就在四人放歌纵酒、交谈正欢的时候,陈鹏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喧闹的包厢,顿时安静了下来。

  陈鹏拿出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耳旁。

  “喂,是义色吧?”电话那边,出现低沉的男声。

  “你是,钱小楼?”陈鹏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错!”电话那边,突然轻笑了声。

  “什么事?”陈鹏的面色阴寒,问道。

  酷z匠《\网√:正s3版;*首zJ发

  “永平铜矿,你莫碰。我就放过天宝。”电话那边陷入了一阵沉默之后,说道。

  “好!”陈鹏答道。

  “另外,我想和你做一个交易。你先别这么快拒绝我,听我说完。”电话那边的声音,略显急促道。

  “你说。”陈鹏顿时起了心眼。

  “我在东城区,新开了个大盘子(赌场)。我想请你挂注(入伙)拿码(放高利贷)。四六开。我四你六。”电话那边的声音缓缓说道。

  “可以。”陈鹏略一思索,答应道。

  “最后,祝贺你出狱。”

  “谢谢。”

  陈鹏挂断了电话。

  在刹那间,他的心中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怅然若失。

  他的眼中空洞无神,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在监狱里,在那张冰冷简陋的木板床上,在无数个漆黑如墨、张牙舞爪的夜里。

  陈鹏不止一次的,在梦中重复的梦到。在未来的某一天,钱小楼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跪在自己的面前苦苦哀求,声泪俱下。而自己则疯狂畅快的笑着,然后毫不留情的将钱小楼的左手,给一刀一刀的剁了下来。

  把曾今钱小楼给予他的屈辱,痛苦和绝望。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而当他接到钱小楼电话的时候。

  他本以为自己会疯狂的发泄,会毫不客气的对他发起挑战,会不留余地的挂断电话,然后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但是,他没有!

  他很平静,极有耐心,理智的近乎于冷血。

  陈鹏突然想起了一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原来,这些年来,在不知不觉之中,陈鹏已经变成了义色。

  那个曾今为了骄傲,可以提刀砍人的陈鹏。已经变成了个精于阴谋算计、权衡利弊的义色。

  从一个热血沸腾、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变成了一个暮气沉沉、老谋深算的薄命江湖人。

  从和钱小楼的电话中,陈鹏得到了三点重要的信息。首先,钱小楼希望和他和解,各退一步,各取所需。接着,又向他抛出橄榄枝,隐晦的提出分享东城区这块蛋糕的意愿。最后,他清楚的知道,一旦他和钱小楼在东城区横插一脚,一定会引发西江市黑道的一场毁灭性的大风暴。

  因为,现在的东城区不属于钱小楼,也不属于陈鹏!

  而属于,陈鹏的敌人,钱小楼以前的朋友!势力盘根错节,只手遮天的一位老家伙!

  群体效益最大化,是一个最大的欺诈!

  整个西江市就那么大,新生代罗汉的欲望得不到满足,以及旧势力力量的多年盘剥压制下,矛盾冲突不断的激化,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

  所以,各方博弈的力量,所取得均衡的结果,终将被打破!

  一代旧人将走向迟暮、衰亡、毁灭,新一代人将在烈火和血泪的锤炼之中不断崛起!

  因为颠狗的横空出世,让钱小楼改变了策略。这无疑是钱小楼的阴谋。陈鹏明白,钱小楼也知道陈鹏明白。但是,他知道陈鹏不会拒绝。因为,在他眼里,利益高于一切。

  但是,利益,并不完全是陈鹏会答应钱小楼的原因。

  这其中牵扯到一个秘密,一个只有陈鹏才知道的秘密!

  陷入了沉思的陈鹏,神情呆若木鸡。

  恍惚间,他听见高升几人正喊着自己的名字。

  “义色?义色!”

  “你怎么了?”

  “大哥,你说话啊?”

  徐道凌抓住他的肩膀,紧张的摇晃着他的身体。

  陈鹏为掩饰片刻的失态,干笑了声,说道:“没事,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

  “钱小楼刚才和你说了什么?”高升一脸紧张的问道。

  陈鹏的眼神注视着高升三人,缓缓的说道:“他想和我合作。”

  “哼!钱小楼那个老杂种想的倒好,而今老子不提刀办他,已经不错了。他还妄想和我们合作!简直是做梦!”徐道凌满脸通红,也许是酒精刺激了肾上腺素的分泌,他的话也显得越发的轻狂不可一世。

  颠狗的脸色变得郑重,眉宇中露出深思的神色。

  高升思索了片刻,脸色的表情略显诧异,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难道和他在东城区新开的赌场有关?”

  陈鹏点头说道:“不错!”

  颠狗的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眼神中透着奇异的光,说道:“这个钱小楼,打得真是好算盘啊!自己的身上的虱子抓不完,还想拉我们下水。他个人胆肥了,要和老家伙他们掐架,怕打不过,这才想到要找老大帮忙!”

  “颠狗,你觉得怎么样?”陈鹏虽然心中早有对策,但是却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

  “大哥,我觉得,我们不能搀和这摊浑水!几个老家伙可不是泥塑的,我们等他们狗咬狗一嘴毛的时候,再出手,平白得巧,才来着稳当!啊,对了,那句成语叫什么来着,什么相争,打渔的得利!”颠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高升笑着提醒道。

  “哦!对,没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颠狗对高升报以善意的笑容。

  陈鹏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意味深长的看向高升。

  高升紧皱的眉头,缓缓的舒展开来,眯起狭长的眸子,微笑着说道:“我觉得隔岸观火,虽然看似稳妥,但是实际上却埋祸匪浅,贻害很深!其实说白了,出来打罗汉(混社会),为的是什么,利!他们会为了利,会相互博弈,但绝对不会以死相博。所以,最后的结果,只有三个。第一是,钱小楼干掉老家伙。第二,就是老家伙干掉钱小楼。第三,也是最有可能发生的,就是钱小楼和老家伙再联手对付义色一次!不管哪种情况,都对我们不利!”

  陈鹏的嘴角浮现出笑意。的确,无利不起早,没有足够的利益。无论是钱小楼,还是老家伙们,都不会以死相拼!

  何况,卧榻之侧,还有我义色安睡!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他们联手搞死自己!

  颠狗和徐道凌听了高升的话,都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陈鹏笑着对众人道:“狐狸说的不错!刚才在电话里,我已经答应了钱小楼!而今,他想要我个纳个投名状,把东城区的赌场给我放高利贷。这样,就把我摆在明面上了,要拿我当枪使。哈哈哈,这个钱小楼,真是个老狐狸啊!”

  “义色,你想要怎么搞?我们听你的。”高升问道。

  陈鹏的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淡淡的说道:“首先,颠狗你安心的发展城南的生意,永平铜矿,先放放!估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有很多人会跳出来,对付我们!然后,熊牛你派几个利索能干的弟兄,去看这个赌场。最后,我想我需要韬光养晦,失踪一段时间了!”

  颠狗和徐道凌呆滞的点了点头,但是脸上的神色却甚是疑惑不解。

  “妙!好一个金蝉脱壳!”高升狭长的眼睛猛地张开,兴奋的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