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鹏脸色微变,突然抬起左手,制止了正欲争辩的徐道凌!

  徐道凌的脑门青筋暴跳,手缓缓的伸向背后,想要拔枪。却被其中一个李默的手下,用枪狠狠的顶了顶脑门。

  他冷声对徐道凌道:“你再动下哒,老子打死你!”

  高升的眉头皱起,心脏狂跳,手心都止不住的冒出冷汗来。

  “李二哥,你要想好啊,这里是市区,离这里不到五百米,就是市区公安局!你要是真想搞大,我想我们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高升对着李默说道!

  “哈哈哈!小鬼,你算老几?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话!给我滚到一边去!”李默冷笑道。

  他其中的一个手下,立刻冲过去,一脚踢翻了高升。

  “李默,你而今莫不是以为吃定我了!想要踩死我吧?”陈鹏的眉头微皱,看了一眼被踢翻在地的高升!心中隐忍着怒气。

  “难道不是吗?”李默拍了拍手,整理着西装的衣领,随意道。

  “哦?是吗?”陈鹏的眼神锐利,口中冷冷的道。

  突然,包厢外面,发出一阵急促而又剧烈响动。

  “哪个敢动我大哥,试试看噻!”门外一声巨吼,震耳欲聋。

  人未到,刀先至。

  只见,那两个拿枪的钱小楼手下,瞬间被几个壮汉砍翻在地!

  一位穿着黑色汗衫的青年,率先出现在了包厢!他的身后,密密麻麻的跟着十几个壮硕的青年!

  陈鹏笑了,笑得那般舒心!

  颠狗到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默的身体巨震,神情变得暴戾起来。他瞥了一眼颠狗,然后移开目光看向陈鹏,他的眼神像极了毒蛇,嘴上露出了狠厉的笑容!

  “我说呢!义色大哥,你不可能就是这么两下子!是我个人蠢,我以为我已经是最大限度的高看你了。没想到,我还是低估你了!颠狗,原来是你的人!”

  徐道凌都看傻眼了,颠狗竟然是陈鹏的人!高升眯起狭长的眼睛,撑着手爬起身来,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大哥。”颠狗大大咧咧的朝着陈鹏,快步走来,一脸的狂喜。

  陈鹏冲颠狗笑着点点头,然后望向李默,也不说话。

  “大哥,先让我把这狗日的手都给剁下来,给你下酒喝!”颠狗一脸猖狂的叫嚣道。

  李默的脸上毫无惧意,甚至在喉咙里发出一声冷哼。他一动不动的盯着颠狗,微笑着慢慢说道:“有种,你来剁!老子的手,就在这里!不过你要想好,你要是今晚剁了我的手,我保管你永远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颠狗!你莫动!”陈鹏站起身来,横出一只手臂,拦在跃跃欲试的颠狗胸前!

  然后,他站起身,缓缓的踱步,一直走到了李默的跟前。

  李默同时站了起来,他神色自若的拍了拍袖口。然后,慢条斯理的提起手腕,看了一眼劳力士。

  “义色,二爷今天交代我来,是要给你带一句话!”李默鹰鹫一般的眼神,停留在陈鹏的脸上,冷冷的说道。

  “哦。钱二爷有什么吩咐?”陈鹏在李默的面前坐下,拿起红酒瓶,在手上把玩,嘴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缓缓问道。

  “而今,你最好安安分分在家吃好喝好,没事在家数数钱也要得。但是,二爷今后不想在道上,听到有你义色这号人!”李默的嘴角上翘,缓缓道。

  “哦?这是钱二爷的原话?”陈鹏眯起眼睛问道。

  “不!这是我李默讲给你听的,你要听最好,当做狗屁不听也罢。”李默突然盯着陈鹏的眼睛,继续道:“二爷的原话是,你敢动,你就死!”

  “老子捅你娘!”

  陈鹏瞬间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同时红酒瓶在李默的脑袋上开了花!

  “你个小JB,你TM的又算老几!敢在老子的面前摆谱!你挺牛B啊,啊?老子让你摆谱,让你牛B!”

  陈鹏的胸口起伏不定,双眼血红。右手高高的提起打碎的红酒瓶,对准了李默的脑袋!狠狠的刺了下去!

  E酷W匠f}网%唯一2正t|版,*其)《他R%都是盗版

  “啊!”李默惨叫了一声,下意思的用手捂住脑袋,顿时鲜血从他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义色,你莫动我大哥!”

  “要砍砍我!”

  几乎是在同时,那两个被砍翻在地的李默手下,出声吼道!

  陈鹏瞥了那两个人一眼,见那两个人浑身是血,眼中爆射出仇恨的眼神。

  陈鹏缓缓的回过头来,笑着对着李默继续道:“小鬼,你给我听清楚哈!第一,在老子面前,还轮不到你来充老大。第二,老子的兄弟,今后你敢碰一下,老子就要你死!第三,回去让钱小楼懂事点,放我兄弟天宝回来,我和他的事就一笔勾销!而今,我刚出来,也不想惹事。今后井水不犯河水最好!他要是敢越界,老子就拿他的头当球踢!”

  “哈哈哈!”李默怒极反笑,他抬起血淋淋的手,指着陈鹏说道:“义色,你有种!我倒要看看,到时候,有没有人给你收尸!”

  他狠狠在地上吐了一口痰,对着他两个手下说道:“走!”

  陈鹏的脑门上青筋暴起,怒火直冲头顶!差一点就失控了!

  “走?你TM的还想走!”颠狗暴怒着吼道!

  于此同时,他一刀狠狠的甩在李默身上!

  “你TM的很硬气啊?!我大哥的话,你没听清啊!摆你MLGB的谱啊!”颠狗狂怒的正要砍上第二刀,却被陈鹏拉住!

  李默被那一刀巨大的力道,劈得倒在地上,鲜血爆射而出!

  那一刀砍在他的胸口上。幸好这是冬天,衣服也穿得比较厚,而且,李默下意思往后退的动作,减弱了刀的威力,所以那刀伤并不致命。

  他用手捂住血口,脸色狰狞,咬牙切齿的狠声道:“义色,颠狗!要得,你们带狠!而今,你们要么弄死我。不然,我就要弄死你们!”

  陈鹏面色一片血红,一股暴虐的心火,从脚底一直冒到头皮!

  “小鬼!大家都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了。你莫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敢杀人!”陈鹏慢慢的平复下了情绪,对着李默淡淡的说道!

  李默意味深长的盯着陈鹏,没有说话!

  “放他走!”

  陈鹏背对着李默,挥了挥手。

  对于李默,陈鹏既讨厌,又不免有些佩服。李默这个人,有胆气,又有人抬,手下弟兄又讲义道。

  今日纵之,犹如放虎入山林。他日必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不过,此人虽硬,但钢强易折,人强命短!

  而且,他没得选择,现在的局面,他还不想跟钱小楼撕破脸皮!

  待李默三人走后。

  高升就吩咐酒店,换了个包厢。

  席间,陈鹏对着颠狗笑着说道:“来,颠狗,我给你介绍一下两个好朋友。”

  颠狗摆摆手,豪爽的道:“大哥,大哥不用。这两个朋友,我都认识。这位帅哥,就是高升吧,我们省的理科状元。老子虽然读不来书,但是最佩服的就是那些会读书的才子了。这位大哥,就是道上鼎鼎大名的熊牛大哥了吧,铜角坞的封顶。响当当的一条汉子!两位,幸会幸会!”颠狗一脸的笑意的端起酒杯,站了起来,继续说道:“话不多说,都在这酒里了,我先干为敬!能认识两位,是我颠狗的福气!”

  说着,就接连和高升、徐道凌干了两杯白酒。

  颠狗的豪气和洒脱,顿时赢得的高升和徐道凌的好感。

  “今天是大哥出狱的好日子,我提议,我们一起敬大哥一杯。”颠狗站起身,笑着大声道。

  高升和徐道凌也连忙把酒满上。

  三人一起敬了陈鹏一杯。

  “颠狗大哥,很高兴认识你。来,我敬你!”高升对着颠狗举起杯,笑着说道。

  “莫这么喊,莫这么喊!”颠狗的脸上露出惶恐的表情,继续说道:“当我是朋友,喊我一声颠狗就要得了,大哥可真当不起。”

  “来,颠狗,我也敬你一杯!”徐道凌也笑着提起酒杯,说道。

  “别那么客气,都是兄弟!”颠狗连忙倒满酒,笑着和徐道凌碰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