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市区•酒店伏击

  陈鹏面色铁青的站在柏油路前方,也不说话。

  高升率先打破了僵局,笑骂了句:“你们一个个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做雕塑呐!天宝自有天宝他自己的运道。我们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赶紧的,义色,熊牛,我们市区走起。”

  徐道凌一听,也笑着过来推陈鹏,说道:“义色,你就别担心了。走吧,我们先走。今天你出来,该好好的庆祝下!”

  陈鹏巧妙的躲开了徐道凌推他的手,回过头望着徐道凌和高升,眼神深邃如渊。

  高升、徐道凌两人,都被陈鹏盯得不明所以,同时一脸疑惑的回望着他。

  陈鹏的神情淡然,但眼眸中却满是戾气,他缓缓的道:“熊牛,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一定要把天宝给我尽快找回来!而今,我义色出来了,我看哪个敢动他一下试试!”

  徐道凌认真的点了点头,目光笃定。

  “狐狸,熊牛!我们走!”陈鹏斩钉截铁的说道,然后转过头,率先朝前走去。

  三人坐上了高升的路虎揽胜Rangee,开往了市区。

  陈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条,递给了徐道凌。

  “这些人,我要他们每人一只左手!”陈鹏冷冷的说道。

  字条上,足足写了十几个名字,和他们的基本资料。里面有在外面混的罗汉,也有在监狱坐牢的犯人!

  徐道凌看了一眼,看见字条的最尾端,写着“刘启军,男,外号‘刘毛’,36岁。抢劫犯,08年入狱。”

  徐道凌认真的将纸条收好,拍着胸脯说道:“义色,你放心。老子一回去,就立马找人收拾他们!”

  陈鹏点了点头,拍了拍徐道凌的肩膀,说道:“办人的时候,告诉他们,如果心里有什么不舒服,尽管来找我义色!”

  “他们敢?老子要他们的命!”徐道凌怒道。

  高升笑着道:“义色啊,这招实用,大开杀戒,办人立威!让那些老家伙们,也掂量掂量自己是吃几碗饭的!”

  “对了,义色。这三年来,你为什么不肯让我们来看你?还和我们几个说,谁敢来看你,你就和谁绝交!”徐道凌一脸不满的问道。

  陈鹏的嘴角浮现出苦笑。在那种敏感时期,凡事不做到谨小慎微、滴水不漏,第二天就可能会变成冰冷的尸体!

  高升笑着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当初,几个老家伙虎视眈眈,不怀好意。义色被搞了进去。他们就是想一步到位,把义色搞废!那个时候,连你的义父阎王,都帮不了义色!那几个老家伙都癫狂的跟疯狗似的,逮着谁咬谁。义色是为我们着想,怕我们出事!”

  “我却不怕!他们只管来,老子倒是要看看,他们有几个脑袋够老子砍的!”徐道凌面色阴寒,冷声道。

  “你个人是不怕!要是真要这样,搞得鱼死网破,你的义父也得给你害死!”陈鹏的眸子盯着徐道凌,敛容说道。

  徐道凌想了想也对,也就没有再争辩。

  “不过,现在钱小楼的日子似乎也不那么好过。这三年,市区突然出现了一伙疯子。为首的外号叫做‘癫狗’,专门和钱小楼作对!已经抢了钱小楼好几处生意了!”高升笑着对着陈鹏说道。

  徐道凌也幸灾乐祸道:“不错!这个‘颠狗’,他可是个人物!当年,在市区老火车站封顶‘小刀’的手底下混,已经初露锋芒了!而今,单枪匹马就废了金刚的一双腿!成为了城南一片的新封顶,经营着运输和建筑的生意。听说,他最近开始染指钱小楼旗下最大的产业,永平铜矿的生意了!”

  陈鹏的目光悠远,嘴上露出淡淡的笑意,沉默着没有再说话。

  一个多小时候后,他们一行就开到了市区。

  陈鹏按照习俗,先在市里的凯撒大酒店,开了个房间洗澡,去掉监狱里的晦气。然后换上了高升为他准备好的衣服。

  陈鹏站在镜子前,撩起袖口,抬起了左手,仔细的端详了半响。在肘关节下方,有一条环形的疤痕,显得触目惊心。半只前臂是一只橡胶假肢。

  他的嘴角,缓缓露出一丝阴沉的冷笑。

  然后,将高升为他准备好的皮包打开。

  皮包里,只有三样东西,鳄鱼钱包、iphone0手机和一把比利时的FN57式手枪。

  他把手枪插在后腰的皮带上,手机放在口袋。然后提着皮包,走出了房间。

  徐道凌和高升两人,正好在门口等着他。

  g酷wS匠}网●H唯TR一^y正版5,R?其T他都a。是!盗}版,

  “换了身行头,感觉怎么样?”高升笑着问道。

  “嗯。勉强还凑合。”陈鹏挑剔道。

  “我觉得真不错,乍一看和狐狸一样帅!”徐道凌哈哈大笑。

  “那仔细看呢?”陈鹏笑着盯着徐道凌,问道。

  “仔细看啊,应该比狐狸帅多了!”徐道凌肃容,假装认真的道。

  “熊牛,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你义父这么多的义子,却偏偏最喜欢你了。因为,你溜须拍马的功夫,实在是太专业了!”高升对徐道凌无节操的行为呲之以鼻。

  “嘘。你们有没有发现,有两个人,一直在背后跟着我们?”徐道凌脸上带着蔑笑,对着陈鹏、高升轻声说道。

  “嗯!可能是那几个老家伙派来的!”高升略显紧张的看了陈鹏一眼,说道。

  “要不要叫人啊?”徐道凌压低声音,对着陈鹏问道。

  “不用。当做没看见他们!”陈鹏制止了徐道凌掏手机的动作,轻松说道。

  三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高飞预先定好的包厢。

  徐道凌去推包厢的门,门推到了一半,他却楞了半响,没有继续推门的动作。

  陈鹏心中一动,走了过去,刚好从门缝里瞧见,有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包厢的最里面。

  那个人,留着爽利的小平头,五官稀疏平常,唯独一双眼睛戾气十足。用句古语来形容,就是鹰视狼顾。

  李默!

  钱小楼手下头号马仔,李默!

  李默朝着门口的陈鹏三人点头微笑,低下头慢条斯理的倒着红酒。然后,端起高脚杯,轻轻的晃动了下,入神的欣赏着法国“帕图斯”的挂杯。

  陈鹏笑着推开门,快步走过去,在李默的对面坐下。

  “义色大哥,别来无恙啊!这三年,在牢里过的还顺心吗?”李默的眼皮,连抬都没抬,神情居高临下的问道。

  “这句大哥,我可担不起!我可没有另外一只左手,给人砍!”陈鹏眼神阴寒,淡淡的笑道。

  “李矮子!老子貌似没有请你啊!你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别耽误老子喝酒!”徐道凌的双目圆瞪,冷然道。

  “熊牛!你是不知道三大啊,还是四大啊!你的义父‘阎王’,都不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告诉你听好啊,若是你今后还想在道上混,最好嘴上有个把门的!”李默抬起了头,食指点着徐道凌说道,脸上依旧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

  只在李默说话的瞬间,那两个紧跟在陈鹏他们后面的人,快速的掏出了手枪,对准着陈鹏几人!

  “莫动,动一下,打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