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的那天早上,所有的囚犯为陈鹏唱了首歌。

  “歧路身心受创伤,向前难走,后退更难走。还要扛铁在肩膀上,向前难走,后退更难走。满身刀伤,何等惊慌。但愿长出翅膀飞上天,不再关牢笼里,重新做人,不再犯事,我永远不再住牢里!”

  歌声嘹亮而又苍凉,回荡盘旋在西江监狱阴暗的天空中,许久许久。

  陈鹏的眼角泛着泪光,满心踌躇和矛盾。他深深看了一眼西江监狱。然后,快速的转身,大步的走出铁门。

  他的眸子,在刹那间变得凌厉起来。

  在他十八岁入狱的时候,他就该死了。之所以他还活着,是因为,他从没有过上一天的好日子。

  那个时候,陈鹏就告诉自己,我要活着,活得比任何人都好。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再是一个死人该考虑的了。

  陈鹏摸了摸口袋,里面装着一百六十五元七角九分。

  其中一张崭新的一百,是监狱长硬塞给自己的。而另外的六十五元七角九分,大多是毛票子。陈鹏在出监狱办手续的时候,才发现,钱被贴身放在他的内衣口袋里。

  “这老头子,还不知道几分钱的毛票子,在外面早就用不出去了吧?”陈鹏的眼角,像月牙那般的弯起,摇摇头笑着道,认真的将那些零票子贴身收好。

  西江监狱大门前,只有一条改革开放之后,建的老旧柏油路,叫做劳动路。

  在劳动路的尽头,有两个青年,一站一蹲。

  陈鹏朝着那两个青年,缓缓的走去,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笑意。

  是他们!

  其中那个蹲着的青年,叫做徐道凌。

  和他的真名极不相符的是,他有个很奇特的外号,“熊牛”!他的身材魁梧健壮,足足有一米九三,国字脸,卧蚕眉,厚嘴唇。典型的一副憨厚模样。

  看正Ia版章Fc节上8◎酷~匠*I网

  但是,谁又想得到,他竟是以凶狠霸道,闻名于西江市的罗汉!而且,还是一个在市区铜角坞封顶的大罗汉!

  罗汉,是陈鹏家乡的土话。指的是一些不学无术的二流子,逞凶斗狠的混混。

  而所谓的封顶的罗汉,是指在一个地方实力最强、名声最响的罗汉。

  在西江市的道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钱湖小楼,白骨无首,莫问牛头,阎王知否?”

  这句话,讲得就是西江市道上,最威名赫赫的七位封顶!

  而第四句“阎王知否?”中的“阎王”,就是他的老大,同时也是他的义父!

  徐道凌一看见陈鹏出来,身体就像是炮弹似的弹了起来。抑制不住满脸的喜悦,壮硕的身躯,竟似一阵风般的朝着陈鹏跑了过来。

  而那个站着的青年,叫做高升。

  他的个头不高,也就一米七出头,长的极其俊秀,剑眉星目,面白如雪,最有特点的是,他有一双像狐狸一般狭长的眸子。所以,与他相熟的人送了他一个外号,“狐狸”!

  和他那令人发指的“美貌”相称的是,他也有相当不错的头脑!

  在学校的时侯,徐道凌只能勉强考个及格。而高升,却能拿满分,而且是门门满分!每年学校的广播里播放的,几乎都是他在各种竞赛中获奖的报道。

  去年,他以省理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了洪都大学。每个人,都以为他会选择去全国最好的燕京大学,但是令众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选择去在省内的洪都大学。

  高升远远的也瞧见了陈鹏,他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然后,快步朝着陈鹏走来。

  徐道凌率先跑到了陈鹏跟前。他脸上的喜悦尚未褪去,就一拳打向陈鹏胸口,但拳头上却没有什么力道,声如洪钟的道:“义色!你可让老子想死了!”

  义色,是陈鹏的外号。

  徐道凌抓住了陈鹏的后背,就是一个熊抱!

  “快放开老子,老子不是基佬!”陈鹏的眼角湿润,笑骂道。

  高升此刻也走到了他们旁边,笑着道:“喂!熊牛,你抱够了没有啊,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啊!好了,你抱够了,该换我了!”

  说着,就推开雄壮如牛的徐道凌,强行拥抱了陈鹏。

  “好了,好了!老子又不是美女,MD,都来排着队非礼老子!”陈鹏笑着拍了拍高升的后背,说道。

  “兄弟,啥也别说了。我们走,给你接风洗尘去!”

  高升松开了陈鹏,一边说着,一边搂着陈鹏的肩膀,向前面走去。

  “是啊,走吧。我们先回市里!”徐道凌也附和道,他在另一边,也搂住了陈鹏的肩膀。

  三个人,互相搂着肩膀,并排走着,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对了,天宝怎么没来?哎,这个混蛋躲我做什么,我又不怪他!哦,他是不是在市区等着我们啊?”陈鹏笑着问道。

  徐道凌满是笑意的脸,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缓缓说道:“天宝他。”

  高升却突然打断了徐道凌,故作轻松说道:“哈哈!天宝那小子现在牛B了,被他大哥派到了泰国管理军火生意去了。一时半会的回不来。他托我跟你说声,对不起,因为事情紧急,他来不了。下次回国,再找你喝酒赔罪。”

  陈鹏觉察到徐道凌的异样,他的脸色微变,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收住脚步,拿下搭在肩膀上的两只手。他的眼神,在徐道凌和高升的脸上,各逡巡了一遍。果然,在他们的表情中,陈鹏发现了端倪。

  “天宝,他到底怎么了?狐狸,熊牛,你们和我说实话!”陈鹏的声音,瞬间冷冽了起来!他的眼神咄咄的逼视着高升和徐道凌。

  高升叹息了声,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徐道凌躲开了陈鹏的眼神,沉吟了一会,艰难的开口道:“你进号子不久,天宝就说要给你报仇!我们劝了几次,劝不听!后来,他一个人提着刀,就去砍钱小楼了!可惜,被钱小楼躲了,阴差阳错的砍到了老鸭的人。天宝自己中了埋伏,被砍了十几刀。一开始,他还躲在我那里!后来,钱小楼和老鸭满世界的找他!天宝他怕连累我,连夜就逃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钱小楼!又是钱小楼!”陈鹏双拳紧握,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吐出了这句话!

  “你也别太担心,天宝那家伙,就和泥鳅似的,滑不溜秋的。他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而且,他在外面躲灾,也过了那么久了,应该就快回来了!”高升的手,搭在陈鹏肩膀上,慢慢说道!

  “对啊!天宝不会有事的!你还会不知道他,躲了这阵子,就会回来的!”徐道凌也说道。

  “哎!我没有怪他!从来都没有怪他!我自己倒霉,我也认了!他干嘛要怎么傻,去惹钱小楼!钱小楼,不是那么好惹的啊!现在倒好,亡命天涯,音信全无。他以为这样,就对的起我了!”陈鹏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