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子看着狼吞虎咽埋头对付烧鸡腿的陈鹏,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说道:“吃完了把?吃完了,就把我教你的摘星手打一遍,让我瞧瞧。”

  “好!”

  陈鹏点点头,走到靠近铁窗口,那片被月光照亮的空地前。

  他的双手屈伸回环,双腿跳跃翻腾。行云流水般打完了整套的摘星手。

  “行,不错!这套摘星手,你打得动中有静,刚中有柔。也有三四分火候了。”老头子点了点头,笑眯眯的道。

  “我苦练了三年多,也才三四分的火候?”陈鹏疑惑道,神情略显失落。

  “你就知足吧。只花了三年的时间,就能练到这种程度的,屈指可数!要知道,练武讲究的是‘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而且,营养也得跟上。你想,我们在号子里,每天除去外出做工,剩下来也没有多少的闲工夫。而且,吃的东西比猪食好不到哪去!”老头子无奈的说道。

  “那我要把这套摘星手,练到大成境界,需要花多久时间?”陈鹏问道。

  陈鹏想起当年,有一个犯人要抢他的饭菜。老头子看不过去,就出手了。当时老头子,只用了一只手,在瞬息之间就把那个犯人打趴了。之后,陈鹏就求着老头子教他功夫。老头子受不了陈鹏的软磨硬泡,就教了他这套摘星手!

  老头子盯着陈鹏稚嫩年轻的脸,沉默了良久。他脸上的表情带着惋惜、不忍和无奈,显得极其古怪,让陈鹏有些捉摸不透。

  “本来,以你的资质,花个十几二十年,把这套摘星手练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可惜啊,可惜。”老头子唏嘘不已。

  陈鹏的脸色,瞬间变得青白一片,假装轻松道:“可惜,我没有左手!对吗?”

  “你也别泄气,以后出去了,把这套摘星手勤加练习!要是练到了动静兼备、刚柔并济的时候。强身健体不说,同时打趴五六个练家子,也不在话下!”老头子的眼神怪异,他拍了拍陈鹏的肩膀,安慰道。

  陈鹏盯着老头子干瘪的脸,琢磨了半响,突然问道:“老头子,我一直很奇怪。你以前究竟是干什么?”

  对于老头子,陈鹏一直很好奇。

  不论是老头子神秘的来历,还是他出神入化的身手,都让人陈鹏疑惑不已。这种不出世的高手,怎么会出现监狱?在他身上,又发生过什么?他又是因为什么事情才被关进来的?

  那些缠绕在老头子身上的疑问,让陈鹏一直耿耿于怀。

  老头子神秘的笑了,随即认真说道:“我的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

  “你信不过我?”陈鹏的眼睛逼视着老头子,不满道。

  “你这个小子,我还是知道的,人是滑头了点,但本质不坏。我也并不是不信你。而是,我的有些事情,原本就决定要带到棺材里面去的。和你讲,只会给你带来灾祸!”老头子感叹道。

  陈鹏见老头子目光真诚,也没有再逼问。

  “我这一辈子,怕是出不去了。所以,等你出去后,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老头子的目光带着恳求,神情郑重道。

  陈鹏还是第一次看见老头子这种肃然的表情。

  “老头子,你有什么事,只管开口。我陈鹏能办到的,绝对不二话。”陈鹏正色道。

  “我有一个孙女。”

  老头子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温情神色,对着陈鹏缓缓的接着说道:“她叫陈雨晨,比你大两岁。在我们省的师范大学读大四。雨晨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三岁的时候,父母双亡,还有一个弟弟下落不明。其实,我知道,我的孙子陈山虎也死了!雨晨的父母和弟弟,一家三口!都是因为我,因为我这个老不死的,才被人害死的。”

  老头子的神情痛苦,脸上刀割斧刻般的皱纹里,写满了岁月的沧桑。陈鹏奇怪的感觉到,在这一瞬间,老头子仿佛老了十多岁。

  陈鹏看见老头子浑浊老眼中,有着晶莹的液体在闪烁,那是痛彻心扉的泪!

  他不忍打断老头,只是轻轻的扶着老头子坐在床沿。

  老头子长长的叹了口气,突然紧紧的拉住陈鹏的双臂,那巨大的力道,让陈鹏都有些隐隐作痛。只见,老子接着郑重说道:“所以,我想你出去之后,帮我好好的照顾雨晨。别让她再受苦了!”

  “好!我答应你!”陈鹏盯着老头子的眼睛,认真的点头回答道。

  老头子松开了抓紧陈鹏的双手,脸上的表情突然轻松了起来。

  “究竟是什么人,杀了你的儿子儿媳和孙子的?还有,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陈鹏满脸的疑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老头子没有回答陈鹏。

  他伸手将脖子上挂的一块玉牌摘了下来,递给了陈鹏。

  陈鹏接过了玉牌,那是一块正面雕刻了一只鸡的玉牌。

  在玉牌的背面刻着“陈山虎,1993年11月13日8点45分生。”

  最新4章J节¤上J《酷~匠网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孙子,你就陈山虎!”老头子的一只手搭在了陈鹏的肩膀上,对着他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脸上的表情慈祥和蔼。

  陈鹏能够感受的到,老头子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所传来的力道,和他眼神中所传来的温情。

  “你是说,要我假装成你的孙子,去照顾你的孙女陈雨晨?”陈鹏疑惑的问道。

  “也对,也不对。”老头子打了个哈哈,接着说道:“到时候,你把这个玉牌给雨晨看,她就会相信你是她的弟弟。至于你和你‘姐姐’失散后的故事,你就自己看着编吧。另外,你拿好这个纸条,这就算是我送给你的小礼物吧!”

  老头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陈鹏。

  陈鹏接过来一看,发现纸条上写着一个地名。

  西江市南湖县解放街里东弄199号。

  “你出狱了之后,就到这个地方去,找一个叫做余师傅的人。这个余师傅,他的嘴角有颗红痣。你见到他后,告诉他,是陈建国让你来的。”老头子对着一脸迷茫的陈鹏解释道。

  “我见到了那个人之后,要做些什么?”陈鹏看着像是在交代后事的老头子,满心疑惑的问道。

  “你什么都不需要做。他会带给你,我的小礼物!”老头子神秘的笑着说道。

  “老头子,到底是什么礼物?”陈鹏一头雾水,问道。

  老头子没有回答,爬上了床铺,对着陈鹏说道:“在外面,你要多保重。”

  说完,老头子就背对着陈鹏躺在了床上。他不忍让陈鹏看见,他眼角流下的泪。

  “老头子。你也是。保重!”陈鹏认真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