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冬已至,天寒欲雪。

  洪都省,西江监狱。

  一壮一少,两个犯人,他们有着这样一段对话。

  “朋友,今年冬天,要比以往冷的多啊。”壮硕的中年人,紧了紧破旧囚服的领口,皱着眉头说道。

  “是啊。真TM的冷。人冻傻了不说,下面的大雕,都冻成小鸡了。”年轻人的双手,插着口袋,戏虐着道。

  “可不是。我的双手,双脚和耳朵,都长冻疮了。”中年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我的双脚和耳朵也长了冻疮。只有左手,没有长冻疮。”年轻人说道。

  中年人惊奇道:“你有手套?”

  “不!我没有左手!”

  年轻人抬起了“左手”,露出一只假肢,阴沉的笑着道。

  他说完后,转身就走进了牢房。

  t…酷X匠5)网☆首V◎发

  落寞的身影,瞬间被一片黑暗所吞没。

  年轻人名叫陈鹏,二十一岁。

  没有人知道在他十八岁之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无父无母,因为故意伤害罪,被判入狱。

  陈鹏没怎么正经念过书。但是监狱不也是所学校吗?

  他是个学习犯罪的天才。

  虽然,他不知道学这些以后有什么用。但是,在本能的驱使之下,只要是他觉得有用的,他就无所不学。

  他和犯人很亲近,犯人也教给他很多东西。

  他在吃饭的同时,学会了抽烟。在说话的同时,学会了天南地北的骂腔。

  他熟悉各种黑道切口,了解所有纹身所代表的含义。他知道如何配制春药,甚至是鸦片。他知道怎么用刀片行窃,怎么用甘蔗敲诈,怎么用观音土诈骗,怎么用针头杀人,等等。

  没事的时候,他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沉思。单薄的身体,斜靠在阴湿的墙壁上,望着铁窗外,怔怔的出神。

  他的脑子里,像是一潭深不见底的碧绿池水,里面满是罪恶。

  一夜倾城的清辉,照在他瘦弱的身上。露出了他线条明快的面部轮廓。长大之后,越显得英武锐利的脸上,深深的烙印上了,这个年纪所没有的沧桑和深沉。

  牢房的一角,木板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一个人影同时坐了起来。

  “小鹏?”

  从那个人影的口里,发出渗人的苍老音调,虚幻飘渺的不可捉摸。

  陈鹏置若罔闻,依旧出神的盯着铁窗外的璀璨星空,眉眼间露出一丝痛苦挣扎的神情。

  “窗外,又下起雪了!”陈鹏仿佛在喃喃自语,眉头微皱,嘴角上挑,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狰狞之色。

  这三年来,每当阴雨天,或是下雪天,陈鹏左手上的伤口,都会折磨得他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不过,陈鹏也很庆幸,若不是这份痛苦提醒着他,他还不知道,原来,他还活着!原来,活着就是不断的忍受痛苦!

  “小鹏!”

  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比前一次更加急促,也更加的渗人。

  那个人影站了起来。借着牢房里昏黄的白炽灯,依稀能够辨认出,那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子。

  老头子的大名叫做陈建国,他是陈鹏的狱友。从西江监狱建成之后,他就已经在那里了。三十多岁入的狱,判的是无期,在监狱里待了快一辈子了。

  陈鹏转过头来,疑惑的望着老头子,并没有说话。

  “小鹏,你过来,瞧瞧,这是什么?我给你留的。”

  老头子的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像是只偷了腥的猫。干瘦如柴般的手,在身上胡乱的摩挲。

  不一会儿,就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他的动作轻柔缓慢,像是对待情人那般的温柔,将那油纸包展开,露出了一只冒着热气的烧鸡腿。

  顿时,牢房里飘荡着一股沁透心脾的香味,简直美妙绝伦。

  “来,给你吃。”老头子笑眯眯的对着陈鹏说道。

  陈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顿时来了兴致,一扫脸上的阴霾,快步走了过去,惊喜道:“老头子,你可真行,这种好东西怎么搞到的啊?”

  陈鹏接过烧鸡腿的时候,借着牢房里昏暗的灯光,发现老头子的手腕处青黑一片,身上的囚衣也有些脏破。他顿时明白些什么了,手也不去接烧鸡腿了,眼神逼视着老头子,瓮声瓮气的问道:“谁打的?”

  老头子的神色,顿时慌张了起来,干裂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急忙把烧鸡腿推给陈鹏,急忙道:“给你,你就拿起,哪来怎么多废话!没人打我,这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得。”

  陈鹏接过了硬塞过来的烧鸡腿,依旧不依不饶的问道:“我问你,是谁打的?”

  “哎,我说你小子是属驴的啊!怎么就这么犟呢?你明天就要出狱了,少给老子我惹事!有的吃,你就吃噻,管那么多做什么?”老头子嘟嘟囔囔的说道。

  “是刘毛他们打的吧?”陈鹏盯着老头子的眼睛,问道。

  老头子无言,艰难的爬起身,坐在床沿上。他长叹了口气,拍了拍被油纸包弄脏的手。

  然后转过头来,盯着陈鹏。眼神瞬间变得暴戾了起来,一字一顿的说道:“刘毛个杂碎!要是,换了四十年前,老子一只手捏死他,都不费劲!”

  只见,老头子的神色,又恢复了正常,自嘲般的笑了笑。

  “现在身子骨不行了。不过,你别看我老得都掉牙了。但是,收拾个刘毛,还是绰绰有余的。你别看我身上有些伤,刘毛也没讨到什么便宜,他们几个的手骨都被老子我捏碎了!我也不亏!”

  “老头子,你都这把岁数了,就别动手了。小心打死了,都没人给你送葬!”陈鹏说道,虽然嘴上恶毒,但是心里却是为老头子担心。老头子也一把年纪了,要是出了什么事,在这种鬼地方,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瞧你这小子,又不说人话了!我能有什么事!我身子骨硬朗着呢,你死了,我都还没死呢!要不是为了拿烧鸡腿给你送行,我至于和人拼命吗?”老头子气呼呼的说道,话说到最后,声音微弱的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陈鹏的眼角,有些湿润,沉默不语。

  “小鹏,快点吃。等会狱警来了,就麻烦了。”老头子笑着催促道。

  陈鹏点了点头,在烧鸡腿上咬了一小口,递给老头子:“老头子,剩下的,你吃吧。”

  “我就算了。你吃吧。号子里没啥好东西,你就别推来推去的了!”老头子笑着说道,一双昏黄的老眼眯成了一条线,露出了慈爱的表情。

  “我们出来混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烧鸡腿,当然也是你一口,我一口。这鸡腿你不吃,莫不是看我不起?”陈鹏佯装生气道。

  “好!”老头子依言,拿过烧鸡腿,吃了一口。“剩下的你吃掉吧,你们年轻人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

  陈鹏点了点头,也不推辞。为了掩饰眼角的湿润,他低下了头,一口一口的把烧鸡腿吃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