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眼睛,是由黑、白两个部分构成的。可是为什么,人只能通过黑的部分,去看这个世界?

  因为,人生必须透过黑暗,才能看见光明。

  正如,在国道上飞驰的越野车内,这一群永远沉沦在黑暗世界中的亡命罗汉。

  此刻,陈鹏就隐藏在越野车后座里的一片阴影之中。

  在这一团阴霾的模糊中,唯有他雪亮、深邃、锋利的瞳孔,闪烁着耀眼的寒芒。

  他陷入了信仰和生存的苦苦挣扎之中,试图寻找到属于他们的光明。

  半个多小时过后,陈鹏一行就开到了邻市,龙潭市。

  陈鹏拨通了一个电话给尾巴。

  尾巴,他是赵错的线人,曾经也是跟着陈鹏混的弟兄。

  “尾巴,那边情况怎么样?”陈鹏一接通电话,就劈头盖脸的问道。

  电话那边,出现了一个活泼的声音:“大哥,我而今就在龙潭温泉大酒店。李默和小烧饼他们一伙都在。”

  “他们带了多少人?”

  “和李默他们一起的有两拨人。一拨是李默和小烧饼带来的七个人。另外一拨,是龙潭市一个封顶杨老三的人,有十七、八个。”

  “看紧他们。等我过来。”

  “没得问题,大哥。我办事,你放心。”

  陈鹏挂断电话之后,他脸色凝重起来,脸上呈现出思考的神色。

  烧饼不愧是烧饼,他做事一向是如此的滴水不漏、完美无缺。

  虽然,他料不到陈鹏会在那么快的时间,就能找到李默和小烧饼的藏身之处。但是,他也做好了万无一失的准备。

  这一次,陈鹏想要轻松办了李默和小烧饼,简直是痴人说梦,断没有半分的希望。

  该怎么办?

  陈鹏陷入了苦思。

  半响之后,陈鹏对着开车的大眼说道:“去市中心昌盛路,龙潭温泉大酒店。”

  “义色,李默、小烧饼而今就在龙潭温泉大酒店里吗?”徐道凌斜过身子,问道。

  陈鹏点了点头。

  张勇几人一听,立刻就兴奋了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酷p0匠网u永(;久:B免费看s小;W说

  徐道凌望见了陈鹏脸上的愁容,语气担忧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李默他们一伙有二十来个人,而且还躲在酒店里面。不好下手啊。不过,没事,不打紧。我有办法。”陈鹏黝黑的眸子,闪过了一道亮光。

  徐道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安和焦躁。他望了望一脸镇定的陈鹏,情绪随即平复了下来。

  张勇的眉头皱起,神情疑虑的问道:“大哥,我们才六个人,他们有二十多个。搞不搞得过哦?”

  “是啊,大哥。他们要是一直窝在酒店里面,怕是不大好搞啊?”长毛也担忧的问道。

  陈鹏没有回答他们。他眯起了眼睛,嘴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不一会儿,陈鹏一行就赶到了龙潭温泉大酒店附近。他们的车子,就停在酒店拐角的一条街边。

  街边的一家夜宵摊上,一个人站起身,直直的朝着陈鹏的车子,走了过来。

  他敲了敲越野车的车窗,压低声音,说道:“义色大哥,是我。尾巴。”

  靠近车窗的刀疤,在陈鹏的示意之下,摇下了车窗。

  陈鹏望了望车外的尾巴,点了点头。

  “大眼、刀疤,你们两个留在车里。熊牛、小勇、长毛我们下车去说话。”陈鹏说道。

  陈鹏几人下车后,就和尾巴在夜宵摊上,点了一些酒菜。

  尾巴告诉陈鹏,这个龙潭温泉大酒店,是杨老三旗下的产业。

  酒店除了经营室内温泉游泳池、SPA水疗、餐饮、精品客房、运动健身、休闲娱乐等。还是一个一掷千金的销金窟。

  在这家酒店里面,有龙潭市最安全也最豪华的地下赌场,有最妖娆最性感的公关小姐,还有五花八门、应有尽有的毒品。

  也就是说,在这间酒店里,囊括了黄、赌、毒,这三大偏门生意。

  毋庸置疑,这家酒店,是龙潭市封顶杨老三的手底下,非常重要的一块产业。

  既然如此重要,那么负责看这个场子的小弟,一定不会少。

  这也意味着,办李默、小烧饼的这件事,陈鹏还没有开始搞,就已经输了一大半了。

  陈鹏自打出道以来,很少出现现在这样,让他一筹莫展的困局。不得不承认,这一次,他义色失算了。在老奸巨猾的烧饼手底下失算了。

  他紧闭上了眼睛,抿了抿嘴唇,苦涩的说道:“尾巴你的意思是说,在这杨老三的地盘里,我们是办不成这事了?”

  “说实话,很难。”尾巴沉吟了一会,回答道。

  张勇和长毛二人,渐渐变得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两个人的表情怪异,眉宇间尽是担忧、失望之色。他们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陈鹏,望向了他们的大哥,义色。

  沉默了半响,长毛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徐道凌倒是一脸的无所谓。他嬉笑了一声,玩味的眼神,在其余三人的脸上,一扫而过。

  然后,他满不在乎的对着陈鹏说道:“怕个JB啊,你们这三个小罗汉啊,真是没得什么卵用。才区区几十号人,就把你们给吓唬住了。义色,你也莫烦。真正要办事,不需要别人。你加上我,两个人,两条枪。两三下放死李矮子、小烧饼就要得了。”

  “熊牛大哥,你也莫要说这个话讨嫌,哪个怕了啊。你是大哥,你带种。未必我张勇就不如你,是个孬种啊?难道,只有你铁大哥,会办事啊。杀李默、小烧饼这个事,我而今一个人贴命给大哥办好。哪个都莫要和我争。”张勇愤怒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一张脸憋得通红,胸脯不断的起伏着。

  “行了。都TM的给老子我消停点。小勇,你先坐下。”陈鹏的眼睛,猛地睁开。他扫了张勇一眼,淡淡的说道。

  陈鹏在来龙潭市的路上,就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而今,因为没有考虑到杨老三,这个意外情况。导致了整个事情,都变得极为棘手难办。

  “尾巴,我问你,而今李默和小烧饼那边,是什么个情况?酒店里给杨老三看场子的有多少人?保护李默和小烧饼的,又有多少人?”陈鹏问道。

  尾巴拿出了手机,一边拨了个号码出去,一边对着陈鹏说道:“大哥,而今我的一个拜把子兄弟,就在酒店里面玩牌,我让他帮我盯着。我先去问一下他。”

  陈鹏点了点头。

  半分钟后,尾巴挂了电话,说道:“盘子都踩好了。大哥,是这样的。李默和小烧饼,刚刚在三楼做完了SPA水疗,回到了房间,估计他们准备睡觉了。看场子人,林林总总加起来,有四十来个,大部分都在第七、八层楼里。”

  尾巴顿了顿,继续说道:“负责保护李默和小烧饼的,有二十二个。李默、小烧饼他们自己的人,有七个。杨老三派去了十五个。他们包了整个四楼。李默住在401,小烧饼住在402,其他的人,住在其余的八个房间。这栋酒店里,有三部电梯,一个安全通道。”

  陈鹏摸了摸下嘴唇,问道:“尾巴,我来之前,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吧?”

  “带了。有十几升汽油,还有那些办事家伙,我也都一起放在旅行箱里面了。大哥,难道你想要……”尾巴一脸疑惑的说道。

  陈鹏点了点头。他打断了尾巴的话,脸上噙着沉着冷静的笑容,说道:“尾巴,让你的朋友帮我盯好人。你现在就带着这些东西去酒店。然后,在地下停车场,等着我们。”

  “好的,大哥,我这就去。”尾巴答应了一声,就回到了他的车里,朝酒店开去。

  陈鹏和徐道凌他们,也坐回了车里。紧随着尾巴,开向了龙潭温泉大酒店。

  不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尾巴和另外一个陌生年轻人,站在电梯的路口处,等着陈鹏一行。

  陈鹏等人一下车,尾巴和那个陌生人,就朝着他迎了过来。

  “大哥,这个是我的兄弟,林祥。外号大鸟。”尾巴对陈鹏介绍道。

  林祥对着陈鹏一伙点了点头,腼腆的笑着,说道:“义色大哥,久仰大名。”

  “你好,麻烦兄弟了。”陈鹏也笑着望向林祥说道。

  林祥连忙摆摆手,急忙说道:“应该的,应该的。尾巴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这样,弟兄们。话先不多说,我们抓紧点时间。这里到处是摄像头,眼线也多。我们速战速决。”陈鹏望向了众人,继续说道:“大眼、刀疤,还有这位林祥兄弟。你们三个在这里接应我们,帮我把好这三个电梯,不要让电梯往上走,要不要得?”

  “另外,尾巴,你留下三把家伙给他们。”陈鹏顿了顿,继续说道:“其他的人,跟我走。”

  紧接着,陈鹏就领着徐道凌一伙来到了四楼。

  首先,他让长毛在四楼的走廊和墙壁上,洒满了汽油。

  “义色啊,你这小子,真是一肚子的坏水啊。这样搞多省事啊,直接烧死了那群SB,干净利落。”徐道凌一脸佩服的盯着陈鹏,压低声音笑着说道。

  “大哥,早知道你有这样的办法,我们还愁个屁啊。”张勇也一脸开心的说道。

  陈鹏摇了摇头,解释道:“这点汽油,烧是烧不死他们的。我的目的,是逼他们出来。”

  不一会儿,长毛就一脸兴奋的跑了过来,对着陈鹏说道“大哥,汽油都倒好了。”

  “好。”陈鹏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们马上躲到安全通道里去。长毛,你点好火后,把火警的报警器打开,然后大声点喊‘着火了’,等看到里面有人出来,你再跑到安全通道里来。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大哥。”长毛笑着说道。

  “走。”陈鹏对着徐道凌他们点了点头,走回了安全通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