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决心•悍然出刀

  冬夜里,格外的寒冷。

  干燥冰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沉重悲凉的气息,以及死一般的寂静。

  病房外的过道里,长毛、刀疤等几个人。蜷缩着身体,在铁质的长椅上,沉沉睡去。

  在他们青涩年轻的脸上,神情狰狞可怖。眉头紧锁、铜牙紧咬。

  陈鹏摇摇头,轻叹一声。

  想必在他们的梦境里,一定充满了刺目的血腥,无边的恐惧,以及歇斯底里的暴力。

  陈鹏唏嘘不已,这些个半大后生。如果没有出来打罗,如果不是踏上了这条只有无头野鬼,才能走的黄泉路。

  现在的他们,应该睡在各自的家中,温暖舒适的床上。做着憧憬未来的美梦。

  但是,遗憾的是,他们跟了自己。做了一个下三滥、见不得阳光的罗汉。

  他们的这一生,注定永远都拥有不了平凡的幸福。

  唯有手中泛寒的砍刀,怀中黝黑的枪,以及没日没夜的提心吊胆,陪伴着他们。

  陈鹏摇了摇头,嘴上露出无可奈何的苦笑。

  这是他头一次打心底里,对这些跟着他混饭吃的小弟兄们,感到愧疚和不安。

  “义色,过来吃点东西吧。”远远地,徐道凌朝着他喊了一句。

  高升他们几人,刚从外面买了烟酒、槟榔和饭菜回来。

  陈鹏点了点头。

  几个人,把东西放在小椅子上,默不作声的吃着。

  }d酷匠e7网¤Q首$发

  陈鹏盯着高升和徐道凌的脸,眯着眼睛,突然开口问道:“狐狸,熊牛。你们清不清楚,南城区拆迁改建的事情啊?”

  高升点了头,他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眯着眼睛说道:“刚才,我就想和你提这个事情。这次,烧饼和钱小楼联手办了颠狗。我感觉,他们的目的,绝对不单纯。绝对是和这个拆迁工程脱不开干系的。”

  陈鹏点了点头,他用眼神示意高升说下去。

  高升突然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如今的形势,想必义色你自己也清楚。钱小楼一家独大,烧饼、老鬼、贤王等人群雄并起。而今,我们是一定要抢到这个拆迁改造的工程的。要不然,我们在这西江市,就混不下去咯。义色,我想也是时候,你该站出来,主持大局了。”

  “不。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就是钱小楼想要逼我现行做的。我而今已经想好了。狐狸你在西江市的台面上,认识的人也多些。你给我打听打听一下这个拆迁改造的工程。具体该要怎么操作,你尽快给我一个答复。”陈鹏的目光灼热,对着高升说道。

  高升神情郑重的点了点头,认真说道:“我明天回去,就立马去着手办这件事情。”

  接着,陈鹏的目光望向了徐道凌。他的脸上,露出了决绝的神色,斩钉截铁的说道:“熊牛,你而今马上跟我走。”

  他又望了望埋头吃饭的张勇,继续说道:“小勇,你去把长毛、刀疤、大眼叫上。今晚,老子要办事!”

  张勇的眼睛猛然瞪大,一脸的吃惊。他手上的一双筷子“啪嗒啪嗒”,掉在了地上。一双眼睛,定定的望着陈鹏许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大哥,我们要去办谁?”

  “李默,李矮子!”陈鹏的嘴角,弯起残忍的弧度,冷冷的道。

  徐道凌和高升听见了陈鹏的话,都纷纷惊讶的望着陈鹏,脸上写满了震惊。

  “好!”张勇的脸上,露出了这一晚上,唯一一次由衷的笑容。

  他“噌”的一声,立马就站了起来,对着陈鹏高兴的说道:“好的,大哥。我这就去叫醒他们。”

  “义色,你而今找的到李默的人?”高升瞪大了狭长的眼睛,满脸疑惑的问道。

  陈鹏的目光笃定,微微颔首。

  他的目光悠远,望向了窗外的星空,对着高升说道:“狐狸,你而今留在医院里,我比较放心。你跟牛蛙、炉子几个人,给我照顾好颠狗。我和熊牛带小勇、长毛他们几个,办完事明早就回。”

  “好!”徐道凌顿时也兴奋了起来,他笑着拍着手,笑哈哈的道。

  高升点了点头,拍着胸脯说道:“放心,这里一切有我,你放心去办事吧。”

  陈鹏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张勇、长毛、刀疤和大眼四个人,都站在陈鹏的前方不远处,静静的等着陈鹏。

  陈鹏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大声喊了一句:“走!”

  末了,高升的声音,在陈鹏的背后响起。

  “义色,你们万事小心。而今,我就在这里等你回来。我要是明天等你不到,我就杀钱小楼、烧饼全家!”

  陈鹏抬起了左手,冲后面挥了挥。他的嘴角微微弯起,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

  一行人,坐上了一辆越野别克车。

  月黑风高,杀人夜。

  今夜,必定也是个流血的夜晚。

  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陈鹏绞尽脑汁,思虑再三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悍然出刀!

  他要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决这个事情。

  虽然,赵错建议陈鹏,对烧饼、钱小楼他们暂且服小,暗中吞下拆迁工程。

  这是个滴水不露、万无一失,闷声发大财的好办法。但是,这样做,也有诸多的弊端。

  首先,在道义上陈鹏就站不住脚。自己的小弟被人砍了,他连一个屁都不敢放。到时候,会有哪个人跟着他,他在这道上还怎么混的下去?

  况且,这也不是他的风格。他义色,一向是个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报仇不隔夜的亡命之人。

  他自己也清楚,今夜过后,他和烧饼之间的战争,也将不可避免的全面爆发了。

  在这一个漆黑冰冷的深夜,在这茫茫不知其所终、生死未卜的未来。

  陈鹏的目光炙热,他那久违的剧烈心跳声,和那份滔天的野望,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中。

  让他的脑子里,无比的亢奋、激动、狂热。

  要死卵朝天,不死做神仙。

  而今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我义色,本就不是一个怕死的孬种。

  在陈鹏的指示下,越野车开上了国道,直奔邻市,龙潭市。

  在龙潭市的某一个角落。藏着李默,还有和他一同跑路的小烧饼。

  一路上,张勇整个人的情绪,都比较的兴奋。他好奇陈鹏为什么会知道李默的藏身之地。

  陈鹏被他问的烦了,骂了他几句。

  张勇耷拉着个脑袋,眼神有些畏惧的偷瞄着陈鹏。

  陈鹏语重心长的对着张勇说道:“小勇啊,而今这个事,不好办,我要个人好好想哈。你莫要吵我的烦。你而今,安静一点,好生睡下,养足精神。歇会有场硬仗等着你去打。懂吧?”

  张勇点了点头。

  这时,徐道凌一拍脑袋,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他对着陈鹏说道:“义色,你还记得,你之前给了我一张纸条吗?”

  “记得。”陈鹏点了点头,他转过头,望向徐道凌。

  徐道凌正色说道:“纸条上的人,我都一一按照你的吩咐,全部收拾过了。但是,只有一个人,我没有办好。”

  陈鹏调整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坐姿,脸上呈现出聆听的模样,眯着眼睛问道:“是哪个?”

  “刘毛,在监狱里关的那个。”徐道凌回答道。

  “怎么回事?你办他不过?他个人难道还有什么门道?”陈鹏一脸的疑惑,迫不及待的继续问道。

  “不是,我还没有安排人去找他麻烦,他就死了。死在了一个老犯人的手里。”徐道凌的脸上露出了耐人寻味的表情。

  陈鹏的眼睛突然瞪大,他有些不可思议的望着徐道凌盯了半天,一张脸写满了凝重,用一种怪异的口气说道:“那个老犯人,是不是叫陈建国?”

  “你怎么知道?”徐道凌脸上,更添了一重疑惑。

  陈鹏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猛然一跳。他迫不及待的问道:“那个老犯人,而今怎么样了?”

  “他杀了人之后,就逃狱了。整个西江市差不多出动了一千多名的警力,甚至还从军分区调出了特种部队,都没有抓住他。这个老犯人还真是了不起啊。”徐道凌的脸上,露出了钦佩的神情,感慨的道。

  “好。好啊。逃掉了就好。哈哈哈。”陈鹏裂开嘴,哈哈大笑起来。

  徐道凌一脸不解的望着陈鹏,问道:“那个老犯人,你认识?”

  陈鹏点了点头,脸上洋溢着由衷的笑容,说道:“嗯,他是我的狱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