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要有多少的仇恨,才能培育出一颗背叛的种子。又是多少的耻辱的浇灌,多么强烈的愤怒,才能让一个人背叛朋友,出卖兄弟!

  但是,仇恨、耻辱、愤怒……

  这些情感,对于烧饼而言,都无关痛痒。

  因为,他追求的,不是罗汉所崇尚的勇猛,更不是道上所谓的道义。

  他追求的,只有一样东西,钱!很多很多的钱!

  其实,利益所维系的感情很脆弱。正如烧饼和许二龙一样。

  当年,烧饼在许二龙的手底下冲锋陷阵。为人处事的作风义薄云天、悍不畏死。

  他提着脑袋,亲手帮许二龙了断了前一任封顶韩齐玉。为许二龙封顶南城区,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

  但是,由于烧饼功高震主,威名太盛。让当时他的大哥许二龙,都忌惮不已,只欲除之而后快。

  所以,许二龙并没有给予烧饼应有的奖励。他甚至开始刻意的打压烧饼。

  最终,由于一个契机。才导致了烧饼和许二龙决裂。

  在二十一世纪初期,南城区的娱乐休闲事业,正处于蓬勃发展的历史时刻。

  当时,赶在了这个潮流之前,有一个打罗的天才,第一个开办了西江市的首家迪厅。

  那个人,就是烧饼。

  由于迪厅的生意异常非常火爆。所以,烧饼也决定再接再厉,准备再开一家分店。而迪厅丰厚的利润,高额的回报。让无数的罗汉都眼红不已。

  在这些眼红的罗汉里面。有一个人,他决定强行插上一手。

  那个人,是烧饼惹不起,也不想去惹,更不敢惹的人。

  那个人,就是他的大哥。南城区新一代封顶,许二龙。

  他找人带了话给烧饼说,他要拿十万入股。以后的迪厅的收入,他要和烧饼五五分账。

  烧饼左右为难。虽然,他心里面不想答应许二龙。但是,许二龙毕竟是他的大哥,他也不好去驳许二龙的面子。

  而且,许二龙还放出了话来说,烧饼要是不他入股,那么烧饼就不要想在他的地头上开迪厅。开一家,他就砸一家。

  烧饼也不是没有想过忍气吞声,答应许二龙入股。

  但是,麻烦的事情就在这里,一旦许二龙入股他的生意,横插了一腿。那么,他自己少赚一些钱,倒是小事。怕就怕在许二龙会以这些股份,蚕食自己的势力。

  那么到时候,他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愤恨的想到当初,他准备开第一家迪厅的时候。手上也没得多少的余钱,想要找他大哥许二龙借的时候。

  许二龙非但不借,还当众把烧饼奚落了一遍。现在,许二龙看到烧饼生意红火,就想要横插一脚。这难道是一个大哥,该做的事情吗?

  从那一刻起,烧饼就起了办了许二龙的心思。

  O酷匠网c永久免Ny费`Y看%小|说

  于是,他爽快的答应了许二龙的入股。

  紧接着,他做了另外一件事。他让自己的亲弟弟小烧饼,去砍了一个人。

  砍了一个足以和许二龙抗衡,恨透了许二龙的人。那个人就是许二龙的结拜兄弟,小刀。

  事成之后,烧饼就把小烧饼给藏了起来。

  小刀被砍了之后,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他决定去找许二龙要人。

  说心里话,许二龙是非常想要答应小刀,把小烧饼交给他的。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两点。

  第一,他找不到小烧饼的人。

  第二,他是小烧饼的大哥,在江湖道义上,他不可能把他交给小刀。

  虽然,他明知道自己被烧饼阴了一招,但是却毫无办法。

  由于许二龙交不出人来,小刀在那一段时间,频繁的去扫荡许二龙的场子。搞得许二龙日夜不宁、焦头烂额。

  但是,烧饼的计划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再一次用他聪明的头脑,把一代大罗汉,曾经南城区的封顶许二龙,给逼上了死路。

  无利不起早,出来打罗汉的人,求的只有一个字,财。

  所以,烧饼接下来做的就是,断了许二龙的财路。他暗中把许二龙的一些场子的门道,通过一些隐秘的渠道,让小刀知晓。

  小刀心领神会,便在大张旗鼓的扫荡了许二龙的场子之后,接手了许二龙的生意。

  同时,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烧饼又假意被小刀的人砍伤。

  他被砍伤之后,立即躲了起来,消声灭迹了一个星期。在此同时,他交代了一个人去做一了件事。

  那个人的外号,叫做常白。小刀的徒弟。

  当一个人的手中有了锤子,在他看来,所有东西看起来都像是钉子。

  常白,这位年轻的罗汉。刚刚封顶了曲阳街,意气风发的年轻罗汉,也是一样。他叛逆、激进、勇猛。

  所以,他决心要办成一件事,一件轰动西江市黑道的大事。

  于是,机会来了。烧饼找到了他。希望他帮自己,也帮自己的大哥小刀,办了许二龙。

  常白答应了,和他一同前往,办了许二龙的人,正是躲藏多时的小烧饼。

  那是一个静谧到没有一丝虫鸣的寒冬之夜。

  透着阴森、恐怖,宛如魑魅魍魉,百鬼夜行一般的杀人之夜!

  小烧饼和常白二人,提着两把锯了枪管的猎枪。在许二龙回家的路上,三枪放死了许二龙。

  然后,再各方面的压力之下。烧饼将小刀抬上南城区封顶的位置。作为交换,小刀的徒弟常白,放死了前任封顶许二龙的那个罗汉常白,一个人背下了所有的黑锅。

  在某一个晚上,他无声无意的死在一间发廊店里。

  在办许二龙的这件事情上,至始至终,烧饼都没有冒过头。而放死许二龙的小烧饼,又被他刻意的保护和隐藏了起来。

  所以,理所当然的,他名正言顺的接收了许二龙的地盘,得到了在这场血腥的争斗中最大好处。而小刀只得到了一个封顶的虚名,被他狠狠的阴了一把。

  最终,烧饼如愿以偿的摆脱了许二龙这块绊脚石,成为了南城区的无冕之王。

  ……

  在高升讲完了烧饼的故事之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张勇若有所悟,他告诉了陈鹏等人。

  颠狗之所以能够办了小刀,也是因为烧饼。如果没有烧饼的帮助,颠狗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南城区的封顶。

  高升说烧饼这个人,是阴死鬼。一点都没有错,烧饼他这个人面善而心狠,善用诡道,心机深沉。

  在烧饼的阴谋算计下,他作为幕后主使。接连办死了三任南城区封顶,并砍伤了现任封顶颠狗。

  这个人,可以说是南城区场面下的封顶。

  陈鹏听完之后,点了点头。他终于意思到,这个烧饼的可怕了。

  而烧饼的亲弟弟小烧饼,他这个人极度自信,视一切天下间的规则如无物。行事风格嚣张跋扈,心狠手辣。性格狂傲不羁,胆大包天,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干的。

  在我的家乡,形容这种人叫做“短命鬼”!因为,他太过嚣张,太过刚硬,就更容易夭亡。

  他就像是一把吹毛断发、杀敌斩将、一往无前的宝剑,太过锋利,就更容易折断。

  所以,当一个阴死鬼和一个短命鬼加在一起。是怎样一种可怕的组合。

  在陈鹏的这一辈子中,他认识了很多的罗汉,形形色色、林林总总不下几百个。

  他们之中,有的阴狠狡诈,有的心机深沉,有的义薄云天,有的嚣张跋扈,有的无法无天。

  但是,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忌惮到了害怕的地步!

  这个人,不是那几个老家伙,也不是钱小楼、李默。

  那个人是,烧饼!

  而烧饼这打罗的一生,正如词中所云:少时攻读破万卷,今朝亦有权谋。犹似虬龙困泥渊,蛰伏爪牙等待。

  哪堪飘零嗟嘘,不得逍遥自在。他日一朝上青天,血染西江口!

  杀!杀!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