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的病房里。

  陈鹏坐在病床边的一条木椅上。他的神色,阴沉的可怕。气氛压抑的病房里,弥漫着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这种感觉,让站在他身边的高升和徐道凌,都不禁身体发寒、呼吸不畅。

  “义色。而今,你想要怎么搞?”一晚上都沉默着,很少开口说话的高升,突然劈头盖脸的问了一句。

  陈鹏沉默不语,他的眉头紧锁,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高升摇了摇头,拉了条凳子,在陈鹏的身边坐下。

  “还能怎么办!老子而今,就去找钱小楼和烧饼要人。按道上的规矩办事!”徐道凌狠狠的说道。他的胸膛不断的起伏,双目圆凳,神情狰狞。

  “哎。熊牛,我说你是不是脑壳坏掉啦?要人?你要的到吗?而今,这个事情。就是你义父阎王过来,也莫想要从钱小楼和烧饼的手上要到人。”高升的脸上露出一副看白痴的神态,无语的盯着徐道凌。

  “MD。而今,我们先礼后兵。他们如果不按规矩来,我就亲手办了李默和小烧饼!”徐道凌气呼呼说道。

  高升面无表情的抬起头,他翻了翻眼皮,说道:“熊牛,你下次说话的时候,过过脑子,要不要得啊?你想啊,而今他们既然砍了人,难道还会让你找到他们的人啊?未必钱小楼和烧饼,就是个猪啊!”

  徐道凌无言以对,他愤恨的骂了一句:“就算是天涯海角,老子都要办了他们。”

  “好了,你们别吵了。让我静一静。”陈鹏不耐烦的说道。他的右手掩住脸,遮住了那份蚀骨的疲惫。

  徐道凌的脸色微变,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从极品芙蓉王香烟中,抽出了几根,依次递给给陈鹏他们几个。

  “咔嚓”,徐道凌甩开了Zippo的上盖,熟练的用指火速燃,帮陈鹏点好烟。这种速燃,是一种Zippo打火机的玩法。每当徐道凌心绪烦躁的时候,他就总爱玩这种小把戏。

  )酷/M匠#网首&$发t3

  陈鹏深吸了一口烟,顿时一股浓郁、苦涩、干燥的气体,涌入了他的胸腔。然后,他重重的吐出了这口烟。辛辣的烟气,让他整个肺部和喉管,都隐隐的作痛起来。

  接着,他又迫不及待的再吸了一口。由于烟吸得太急,引起了他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高升赶紧扶住陈鹏,拍了拍他的背。

  “我没事。”陈鹏淡淡的说道。

  他的眼睛望向了张勇和长毛二人,目光宁静。弥漫着的淡青色烟气,朦胧了他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庞。他抿了抿嘴唇,声音低沉的问道:“张勇,你把事情再完整详细的给我讲一遍。”

  张勇点了点头。他醒了醒鼻子,然后深吸了口烟,缓缓吐出,道出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那是在今天下午五点钟左右。

  颠狗和往常一样,把车子停在场子附近的地下停车场。当时和他在一起的,还有张勇。他们正准备去场子里面收账。

  当他们把车子停好的时候,附近的几辆面包车,也同时打开了车门。紧接着,一群人就从车上跑了下来。

  颠狗一看,正是李默和小烧饼那两伙人。

  颠狗意识到情况不妙,急忙喊了一句:“小勇,快回车上去!”

  也正是在这同时,另外一个声音,响若惊雷般响起。

  “搞!给老子搞死这个小罗汉!”

  李默。

  颠狗和李默、小烧饼一伙离得很近。颠狗没有能及时的回到自己的车上。

  因为一个人从他的背后,扔了一根铁棍,正好打在颠狗的腿上。几乎是在一秒钟后,颠狗就被人一刀直接砍翻在地。

  砍人的人,正是小烧饼。

  “颠狗,老子而今就替李二哥了你的难。弟兄,给老子搞啊!”小烧饼大吼了一声。顿时一群人,密密麻麻的把颠狗和李默二人,围在了中间。

  这个时候,李默提着一把半米长砍刀,另一只手插着口袋,缓缓的朝颠狗走了过来。

  他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眉毛微微挑起,声音轻柔的说道:“颠狗。而今,老子来要你的命了!”

  张勇当时是想要帮忙的,但是,一群人立即将他撂倒,围在在中间暴打。

  “小JB。今天,老子找的不是你,你最好清白点。莫要寻死路走!”李默抬起拿刀的手,指着张勇,漫不经心的说道。

  接着,李默转过头去,神色阴沉的望向颠狗。他的左边嘴角,微微扯起,露出了一个蔑笑,眼神睥睨。

  “CNM,李默。你个小JB,你来啊,来啊!”颠狗怒吼了一声,快速的把手伸进怀里,准备掏枪。

  李默没有回答颠狗,但是他手中的砍刀,做出了回答。

  “啊!”伴随着颠狗的一声惨叫,李默对着他迎头的一刀,也同时劈了下来。

  也正是这当头的一刀,差点就要了颠狗的命。后来听医生提起,因为那一刀,颠狗就只离阎王隔了一张纸。

  “小烧饼,帮老子按住那小JB的手!”李默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烧饼闻言,正要上前。却被颠狗一拳打中鼻梁。

  当小烧饼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就疯了。他一把就抢过一个小弟的砍刀,怒吼了一句:“马勒戈壁的,你给老子死,死!”

  一边说着,一边就对着颠狗就疯砍了过去。

  李默二话不说,也加入了进去。砍了大约三分钟左右,李默就高喊了一句:“走!走!走!小烧饼,快走!”

  当时,小烧饼已经砍红了眼,理都没理李默。

  李默也不说话,他抬起腿,一脚把小烧饼踢倒,快速的说了句:“赶紧走!”

  小烧饼这才摆摆手,和李默一群人快速的离开了。

  当时,颠狗已经被砍的神志不清了,张勇赶紧开着车,把他送他了医院。

  在颠狗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颠狗意识迷离的抓住张勇的手,对着张勇就说了一句话:“快……快找……找……找我……大哥……义色!”

  ……

  听完了张勇的叙述之后,陈鹏沉默着久久不语。他的眉宇之间,充满了戾气,脑门上青筋暴起。

  高升细长的眉毛,紧皱在一起。他望着陈鹏,狭长的眼睛微眯了起来,问了一句:“义色。你对烧饼和小烧饼这俩兄弟,知道多少?”

  陈鹏疑惑着摇了摇头,认真的注视着高升。

  “烧饼,小烧饼。这兄弟俩,不得了啊。”高升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神色。

  众人都被高升的话所吸引,纷纷把好奇的眼神,望向了他。

  高升的神情郑重,狭长的眼睛,猛然睁开:“那俩兄弟,都不是普通人啊。老大烧饼,阴死鬼一个。老二小烧饼,短命鬼一个。”

  紧接着,陈鹏就从高升的口中,听到了一个故事。一个让他心惊动魄、遍体生寒的血腥故事。

  故事发生在六年前。

  那个时候,南城区的封顶,还是韩齐玉。

  在韩齐玉的手下,有着两员虎将。那两人,一个叫做许二龙,一个叫做小刀。

  而在当时,烧饼和小烧饼两兄弟,自小家里就非常的贫困。所以,当时作为哥哥的烧饼,无奈的选择了放弃学业。毅然的投入了打罗世界。

  当时,他拜的大哥,就是徐二龙。

  烧饼从小学习就很好,很会读书,脑子非常聪明。比之现在的高升,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现实之中,大多数的人,都是右撇子。也有少许的一部分人是左撇子。而我们都是用自己习惯的那只手去写作业。

  但是,烧饼不!

  他能同时用两只手,写两种不同科目的作业。而且,速度比一般的孩子,快上两倍不止。

  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因为,烧饼在家里不光要照顾弟弟妹妹,还要放牛做饭洗衣服。所以时间根本就不够用。

  也许这种传闻,可能是无稽之谈。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烧饼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