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

  陈鹏让其他没事的小弟都回去了,只留下了张勇和长毛几人。

  手术室的过道上,只有他们五六个人或坐或蹲。

  惨白的灯光,打在陈鹏的脸上,露出了他那张阴郁冷峻的脸。

  空气中,除去不时发出的一两声长吁短叹,和打火机“咔嚓咔嚓”的开合声外,寂静的可怕。

  在十几分钟之前,赵错就给陈鹏回了个电话。

  在这个电话里,陈鹏得到了一个地址,一个李默藏身的地址。除此之外,赵错还给了陈鹏一个建议,一个他不得不接受的建议。

  他不由的细细回想起,他和赵错的那番对话来。

  “老大,这件事,我劝你还是慎重一些?而今的情况,也未必就是李默找颠狗报仇,那么简单了啊。道上的人都晓得,李默的背后站着钱小楼,而小烧饼又是跟着他哥烧饼混的。所以,最让我怀疑的一点就是,小烧饼为什么会帮李默了难(注:解决难题)呢?”

  当时,陈鹏沉默了良久,才模棱两可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之间有着秘密的交易?”

  “不错,老大。其实,如果我猜的没有错,这都跟老城区的拆迁改造工程有关。最近,因为工作调动的关系,我到市里面跑的时间,也比往常多些。所以,也听到了一些情况。而今,南城区就是一块肥肉,黑白两道有哪一个人,不是眼巴巴的盯着这一块肥肉呢?”

  赵错顿了顿,继续说道。

  “但是,有这个资格和实力,去吃下这块肥肉的人,就只有三个南城区封顶大哥级别的人物。一个就是明面上,南区的封顶颠狗。另一个就是江湖老一辈的大哥俞大头。最后一个,就是老奸巨猾的烧饼。”

  “嗯,你继续说。”陈鹏思索片刻后,皱眉说道。

  “烧饼这个人很不简单。之前,他在南区的几任封顶,都倒台之后,还能在南区稳住脚跟,占有一席之地。就可见这个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所以,我怀疑,他可能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吞下整块肥肉。所以,他才会退而求其次,和钱小楼合作。办了颠狗,分钱小楼一杯羹。”

  陈鹏是个何其聪明,一点就透的人。接下来的话,也不需要赵错多说什么,陈鹏就立马明白了他的意思。

  而今,只要把李默办了颠狗报仇,这个表面现象膜剥离开来。他就可以看到一张网,一张由钱小楼和烧饼编织的网,一张充满了仇恨、奸诈、阴谋的利益之网。

  而陈鹏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冲破这张网。

  但是,这件事情千头万绪,牵扯到的又是钱小楼和烧饼这样危险的人物,不禁让他犹豫不决。而且,颠狗如今生死不明,命在旦夕,也让陈鹏难以集中精神去细细考虑。

  所以,思考了再三之后,他还是拿不定主意。

  钱小楼不用说,他是陈鹏的头号敌人。对于他过人的手腕,撇开个人情感不谈,陈鹏还是颇为佩服的。因为,他是第一个让陈鹏低头的人。危险程度不用多说,就可想而知了。

  L酷匠"m网●●永W{久WF免费看$"小K说^

  而烧饼这个人,虽然在道上,名声远没有钱小楼来的响。但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比钱小楼都还要危险可怕。

  大家都知道獒这种动物,獒的生性忠诚不二,强壮凶猛。但是,即便是主人,在獒吃东西的时候,都不敢去碰獒。

  碰了獒,獒会咬死人。

  而烧饼也是一样。谁要是碰了他端的饭碗,烧饼就会杀人!

  而今,烧饼捧着的饭碗,就是南城区拆迁改建工程的这碗饭。

  陈鹏若是要碰,烧饼第一个就要跳出来杀人。

  但是,我义色也未必就是一个怕死的人啊。这碗饭,老子抢定了。老子不但要抢,还要你把欠颠狗的那条命,完完整整的要回来。

  烧饼、钱小楼,你们都给老子我等好起。

  正当陈鹏陷入苦思的时候,徐道凌和高升两人,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

  “义色。”徐道凌远远地的喊了一声。

  “你们来啦。”陈鹏站起身,勉强挤出个笑容出来,朝他们迎了过去。

  待二人走近,高升一脸担忧的问道:“而今,颠狗的情况怎么样?”

  陈鹏缓缓的摇了摇头,随即神情悲切的低下头去,目光在自己的脚尖,游移不定。

  徐道凌拍了拍陈鹏的肩膀,沉默不语,扶着他坐回椅子上。

  张勇和长毛几人,也过来和徐道凌、高升打了声招呼,气氛压抑、悲伤、尴尬。

  “吱呀。”微弱却异常清晰的开门声,传入众人的耳中。

  陈鹏“嗖”的一声,迅速站起身来。此时,手术室中的几个医生、护士,三三两两的从里面走出来。

  陈鹏一个箭步就冲了过去,张勇几人也都围了上来。

  “情况怎么样?武臣(颠狗真名),他有没有事啊?”陈鹏迫不及待的问道,一脸的紧张。

  “哎。”那个医生长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扶了扶眼镜,擦拭掉脑门上的汗珠。

  陈鹏的脸色煞白如纸,一把就抓住了医生的肩膀,急切的骂了一句:“武臣他人,现在究竟怎么了?你TM的倒是说句话啊!”

  那个医生望见陈鹏一脸的狰狞,脸上不由的露出惊恐神色,支支吾吾的说道:“病人……病人虽然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由于头顶的伤口太深,估计……估计很难再醒过来了。”

  医生欲言又止,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忍。

  陈鹏惊慌失措的松开了抓紧的手,双目失神,浑身都在止不住的战栗起来。

  突然间,一股巨大的恐惧感,把陈鹏整个人都笼罩了起来。让他手脚冰冷,神情呆滞。他的嘴唇哆嗦着,喉咙里发出一种不似人声的低沉干嚎。那声音,像是野鸦的嘶叫,更像是来自地狱的鬼泣。

  那个医生顿了顿,继续缓缓的说道:“病人刚刚做完了手术,需要休息。你们不要进去太多人了。另外,如果病人有什么紧急情况,立即按呼叫键,值班医生会马上赶过来。”

  陈鹏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狰狞。胸腔郁积着一股滔天的怒火,让他紧握的双拳,都不停的颤抖起来。

  “李默!小烧饼!”陈鹏冷冷的从牙齿中,咬出了这两个名字。

  张勇“哇”的一声,恸哭出声。他失魂落魄的跌倒在地,脑袋深埋进胸膛里,身体像是筛子一样,抖动个不停。

  那歇斯底里的嚎哭声,刺破了恬静安详的夜空,久久的回荡在空落落的走廊里。

  “小勇,安静点。颠狗而今需要休息。”陈鹏拍了怕张勇的肩膀,语气沉重的道。

  渐渐的,张勇止住了痛哭声。他抬起头,露出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在那漆黑的眸子里,闪耀着刻骨的戾气和毫无生气的冷冽。

  他的脸上鼻涕和眼泪,胡乱的混成一团。两行眼泪,顺着坚毅的脸颊,无声的流了下来。

  陈鹏凝视着张勇良久,朝着他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然后,快步的朝着手术室走去。几位医护人员,正好推着颠狗的病床出来。

  陈鹏怔怔的望着病床上的颠狗,身体不由自主的定住了。

  那个人,是颠狗?!

  原本阳刚坚韧的脸上,没有半分的血色。他的头部、双臂、胸前和双脚,都缠上了厚厚的纱布,活像一个木乃伊。

  只能从一小块脸部的皮肤,依稀辨认出,那个人就是颠狗。

  陈鹏突然鼻子一酸,一股难以名状的酸楚袭上心头。让他的呼吸,越发的急促,几欲窒息。

  他急忙跑了过去,右手扶着床沿,认真的凝视着颠狗的脸。

  在场的人,都被颠狗的这番惨状给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