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亭东目露精光地道:“原来那些年闹得沸沸扬扬的神偷鬼盗,就是你们?”

  常乐点头道:“不错。你想不到会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吧?就算同为盗门的人,也只知道是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不知道详情。神偷就是小桃姐。她对于各种建筑的布局和防盗系统了如指掌,可以说没有她进不去的屋子。而且她对金钱和危险有一种异常强大的直觉。好多贪官把钱藏的很隐秘,都能被她找出来。有几次她觉得情况不妙,立刻带我离开,没过几分钟主人就回来了。而鬼盗,就是我。因为我是一个小鬼头。我擅长破解门锁、保险柜等各种防盗设备设施。”

  常乐轻叹了一口气,继续道:“那几年,我们俩着实偷了不少钱。日子越来越好,名气越来越大,心理也越来越膨胀,几乎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我们偷来的钱,有很大一部分用来救济穷人。于是我们就自诩为侠盗。终于有一天,我们惹上了一个惹不起的人物。他是广东省的某高官,跺一跺脚,整个广东省都要震三震,可以说不管黑道白道,都要给他几分面子。从他家里偷出来的钱财,几世也花不完。暴怒的他假公济私,利用手中的职权,以严打为名义,开始对我们两大盗门严厉抓捕。一直以来官匪勾结的平衡局面被打破,失去了保护伞的两大盗门遭到灭顶之灾,几乎全军覆没。幸亏小桃姐发现事情不妙,早早带着我逃出了广东省。一路上突破重重围追堵截,最后我们逃到了贵州。小桃姐说我们两人在一起目标太大,要分头行动。于是在约定了联络暗号以后,她隐姓埋名到贵州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而我则一路北上,来到上海。这里鱼龙混杂,黑白两道势力强硬,谁的账也不卖。广东人的触手很难插手进来。我就携带着巨款,隐姓埋名,在陆家嘴正大广场做服装销售员。其实那只是一个障眼法。我根本不指望那点工资。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想找一个自己喜欢又靠得住的男人结婚,过正常人的生活。通过朋友的介绍,我认识了成云。”

  常乐目光中充满柔情似水,温柔地看着王成云,道:“见到他的第一眼,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要找的男人,这就是我命中那个对的人。他不只英俊,而且老实可靠。了解他的家庭背景以后,更让我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我不在乎他的背景。他没钱,我有。于是我下决心跟定他,并且很快就沉沦爱河无法自拔。而他对我的关爱也是无微不至。所以他说带我回来的时候,我二话不说,就跟他走了。我原打算等订婚或结婚后,就把这些事告诉他。然后我们隐姓埋名,找一个二线城市,买房买车,剩下的钱仍够我们很潇洒的活完一生。我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不会在乎我的过往。对吗?成云?”

  1酷匠3网☆永久免e费;0看小*B说

  王成云故意板起脸,严肃地说道:“你说错了。我很在乎!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常乐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嘴唇哆嗦着,眼神暗淡下去,眼眶中盈满泪水,几乎陷入万念俱灰的状态中。

  只听王成云接着说道:“如果你一认识我的时候,就告诉我,我不就不用继续打工了吗?吃软饭多好。你害我多打了两个月的工,少享受了两个月的美好人生。你得用一辈子来补偿我。”

  常乐立刻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一下子扑入王成云怀中,把头埋进他的胸膛,攥起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肩膀。

  旁边的王成林沉思一会儿,撇撇嘴,故作不屑地说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说了半天,不就是个小偷吗?我们不歧视小偷。现在是人人平等。常乐的特长还能帮我们不少忙呢。”他说这句话,就等于接受了这个弟媳。

  一旁的何向辉、李万峥和陈亭东也纷纷点头。一场小小风波就此结束。

  李万峥故意岔开话题,拍拍手道:“现在房门打开了,咱们还等什么?进去扫荡呗?咱们也享受一次日本鬼子进中国时的三光政策。”

  众人不再理会搂在一起的小情侣,呼啦啦冲进别墅。只是这次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这套别墅尚未卖出,所以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众人失望而归。

  重新集合在院子里,一无所获的众人一起总结经验,下次先透过阳台玻璃看看屋内是否有家具。没有家具的房间肯定没人住,就没必要进去了。

  如此一来,大家的效率果然提高了很多。大部分别墅都是空的,就算不是十室九空,也基本差不多。

  当大家搜索到十五号别墅的时候,敲门之后,里面传来了丧尸嘶吼声。听声音好像还不止一只。常乐把门锁打开以后,就立刻跳到一边。呼啦一声,门被丧尸从里面推开。一只浑身光溜溜且完好的男丧尸出来了。李万铮似乎想要一雪前耻,第一个冲上去,左手掐住丧尸的脖子,右手将匕首插入丧尸的眼窝。丧尸如同烂泥一般,软塌塌的倒下去。

  这时,又一只裸着的女丧尸冲了过来。李万铮吐了口唾沫,低骂一声晦气,又冲上去,一脚把女丧尸踹倒在地,左手按住女丧尸的额头,把它的脑袋抵在地板上,右手中的匕首又立一功。李万铮呼出一口气,直起身来。

  陈亭东拍拍手,鼓励道:“小李子这次干得漂亮!干脆利索!第一次杀丧尸就是双响炮。”

  李万铮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发,笑道:“难道变成丧尸之前,都喜欢来一炮?刚才那一对,和现在这一对都是啥也不穿。呃……这个女丧尸我好像认识。”

  何向辉指着男丧尸说道:“这个男丧尸我也认识。是北边林义县的某局长。我在那边有生意,没少和他打交道。这家伙胃口可不小,简直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李万铮则指着女丧尸道:“这是我一个远房表姐,很远房的那种。她在济南一个小电视节目做主持人。”

  王成林奇怪地问道:“辉哥能认出那只丧尸,我不奇怪。毕竟它保留得比较完好。可是这只女丧尸,脸都已经被咬烂了,根本看不出原来相貌,你竟然也能认出来?”

  李万铮指着女丧尸的尸体道:“看到她奶豆旁边的那个纹身了吗?是英文字母LWZ的花体字,我名字的缩写。还有,她两腿中间的部位有一颗黑痣。我是通过这些特征才认出来的。她大学毕业以后,就进入电视台工作。没过多长时间,给我打电话,让我别再联系她,说是找到了她的真命天子。后来听说其实是被高官包养了。呵呵。可真是好大的官啊!”

  常乐尖叫一声:“啊!!!!!!你这个臭流氓,你这个禽兽,连你表姐都不放过。大家打禽兽啊!”

  大家一拥而上。李万铮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大声讨饶:“真的是很远房的表姐啊……啊……基本没有血缘关系了……嗷……你们饶了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