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阵忙活,换上迷彩服和作战靴,拿上螺纹钢筋,腰间别上砍刀,枪套里插上钢珠枪,背上还挂上反曲弓,可以说是全副武装。

  陈亭东没好气地笑起来,用手一个个的指过去,说道:“对付两个丧尸而已,我自己可以在10秒内解决战斗。你看看你们这熊样子。这是要去打世界大战吗?一人带一把武器就够了。”

  众人一个个低下头,脸羞得通红。纷纷放下武器,挑选自己趁手的冷兵器。

  王成林担心地道:“东哥,不会出问题吧?毕竟是第一次正面和丧尸交手,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陈亭东拍拍自己的胸膛,道:“没事。放心吧。还有我呢。我给你们掠阵。谁出现危险,我来救援。这些蠢笨的丧尸,行动迟缓,动作笨拙又没有技巧。在我看来,就和一根木头差不多。”

  王成林稍微放心地道:“那就好。常乐、万峥和成云你们三个一组,负责对付那只男丧尸。我和辉哥一组,负责对付女丧尸。东哥负责压阵。小组内部要相互配合。但是小组之间不许帮忙,一定要独立完成。任务完成不好的,今晚不许吃饭。还有,两组之间不能距离过远,免得遇到危险时东哥赶不及救援。尽量减小噪音,禁止大声喧哗,以免引来大群丧尸。切记不要被丧尸咬伤,要攻击丧尸的头部。行动!”

  众人纷纷下楼。这是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大家第一次走出这座堡垒。因为现在不是供电时间,电动液压钢闸门无法开启。众人就绕到楼后。

  院墙的外面是一片草坪,一览无余。再往北一百多米,就是温泉度假村的外墙。这道外墙的外面,是一条环绕的小河和一片小树林。一直以来,大家都以为这一面比较安全,所以也没有过多关注。

  王成林率先踩着台阶,爬上墙顶。然后把身体探出墙外,用手指扒住墙沿,整个人挂在墙外侧。然后一松手指,“噗”的一声,轻轻落在地上。只是有些重心不稳,踉跄了两步。就在这时,有两个黑影正好赶到王成林身边,一下子把王成林扑倒在地!

  “我……我草!!!!!!”王成林惊出一身冷汗,仰面朝天,两手本能地推出去。

  原来是两只在墙外游荡的丧尸。这两个家伙一直贴着墙边走动,正好处于众人的视线死角,平时没有注意。见到王成林出来,就立刻围了上来。

  待王成林看清楚,只觉得亡魂皆冒,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脑门,头发根根炸起,浑身鸡皮疙瘩密密麻麻铺了一层。他突然意识到不能大声叫喊,只能压低声音喊到:“东哥!救命!!快救我啊。我草!这里有丧尸……”

  王成林本能推出去的双手,正好顶在这两只丧尸的胸膛,让它们的头无法靠近自己。而他自己却也已经空不出手去捡掉落在一旁的武器。一人二尸,就这样僵持住,谁也奈何不了谁。

  两个丧尸被王成林顶着,死命把头往下压,想要吃掉这眼看就要到口的肥肉。四只肮脏的手掌,也紧紧抓住王成林的衣服,使劲往自己嘴边拉。或许是受到食物的刺激,两张口中的唾液连成哈喇子,流到王成林的头发上、脸上、脖子上。灰白的眼珠,无神地盯着王成林。大张的嘴巴能吞进一个鸡蛋,发出“唔……吼……”的嘶吼声。

  王成林此刻已经顾不上恶心,只是死命地抵住两只丧尸,等待救援。两只丧尸加在一起,少说也有三百斤。压在王成林身上,让他无法翻身。再加上丧尸用双手往上拉扯的力量,王成林只感觉自己的双臂渐渐坚持不住,开始脱力打颤。两只丧尸的大口也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已经能闻到丧尸口中那一股腐烂的恶臭味儿。每一秒,王成林都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离死亡更近一步。

  “快来人啊!我快坚持不住了……”

  /酷、$匠网永久《(免4H费#k看“小)B说☆

  就在这时,只听得“啪……噗!”两声响。两只丧尸拉扯的力量突然消失了,双手无力地垂在王成林身旁。一只丧尸的脑袋扭曲地歪向一边,嘴巴兀自一张一合,发出嘶吼声。另一只丧尸的额头上则贯穿出一根尖头钢筋,蓝黑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爆裂而出,如同豆腐脑一般,溅得王成林满脸都是。钢筋的尖头,距离他的脸只有十几公分。一滴白色的脑浆,顺着钢筋的尖,滴落在王成林的鼻尖上……

  陈亭东出现在王成林眼前。

  在这一刻,王成林觉得陈亭东犹如神兵天降,身影异常高大雄壮。陈亭东帮王成林把两只丧尸推到一旁,随手解决掉那个只有脑袋还能动的丧尸,一把将王成林拉起。王成林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后怕不已,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被人抽走了,瘫软无力。

  原来是陈亭东在墙内听到王成林的呼救声,一把将刚上台阶的何向辉拉下来。他几步跨上墙头,纵身一跃,就直接跳下来,飞起一脚,将一头丧尸的颈椎踢断,两手顺势将螺纹钢筋扎进另一只丧尸的脑袋。

  王成林在地上休息了一会,觉得精神恢复一些,才“呸呸呸”地吐起唾沫,把溅进嘴里的脑浆吐出来。想要站起身,两臂却已经脱力,无法撑起身体。两腿也发软打颤。回想起刚才那一刻,虽然时间短暂,王成林却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转了好几圈,连孟婆都向他招手了……

  这时,众人都已经从墙头上翻过来,围在王成林身边,正要嘘寒问暖,却一眼看到旁边的两只丧尸。

  “呕……呕……”常乐最先忍不住了,转身弯腰就吐起来。

  “呕……呕……”仿佛起了连锁反应,众人也相继转身,以手扶墙,大吐特吐。胃里的食物吐完,就继续吐黄色的胃液,连苦胆都快吐出来了。

  其实这怪不得众人。人们第一次亲身体验到这种场面,或者第一次杀人时,都会出现这种正常的生理和心理反应。虽然是丧尸,可毕竟也是人形的啊。慢慢适应一两次就会好了。

  在场众人中,只有王成林和陈亭东稍微好一些。王成林在医学院学习时,曾解剖过干尸,对这种场面的接受能力稍微强一些。而陈亭东就更不用说了,他可是见过血的人,手上的人命至少也有两位数,对这种场面早就司空见惯,彻底免疫了。

  可是听着众人呕吐的声音,看着他们呕吐的秽物,闻着呕吐物的气味和丧尸身上的腐烂味,王成林和陈亭东也受不了了,“呕……呕……”的相继呕吐起来……

  好不容易众人消停了一些,王成云直起腰,把嘴里含着的东西“咕咚”一声咽下,用手背擦擦嘴说:“好了。我咽下去了。”常乐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众人又是一阵大吐特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