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林等人就静静地呆在三楼,偶尔掀起窗帘的一角,向外面窥视。

  病毒爆发的第一天,外面乱成了一锅粥。第二天,世界安静了很多,只是偶尔有一两声爆炸传来。到了第三天,外面彻底安静下来。

  在这种压抑的安静之下,众人说话都本能的把声音压低。每天吃饭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嗓子眼儿里像是堵了混凝土一般,难以下咽。外面的无边宁静,说明原来的世界已经彻底消失无踪,远离众人而去。这个世界完蛋了!他们无法想象,等他们再出去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将是怎样的一副景象。众人从来不曾想过,彻底的宁静,竟然是如此可怕。曾经讨厌城市的喧嚣,想要找个静谧的小镇度假的想法,现在看来是如此可笑。真的很怀念原来的车水马龙啊。

  王成林决定减少每顿饭的量,让众人接受饥饿的磨练。再说,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出去,尽量节约粮食,总是有好处的。屋里的空气,随着夏季的到来,逐渐变得闷热起来。但众人的心里却是寒冷如冰。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星期。王成林他们心里的压抑,越来越重。几乎每个人都得了轻微的抑郁症。

  王成林提议,自己先去外面的房间,把防毒面具拿下来,试试病毒的空气传播是否已经消失。众人一致反对,觉得这样太冒险了,简直是拿生命在做试验,还是再等等吧。王成林只好无奈地同意。

  又是一周过去,时间已经进入五月下旬。王成林又再次提出这个想法。众人还是一致反对。

  陈亭东说道:“还是我出去吧。我体质比较强,抵抗力也强。”

  王成林摇摇头,说道:“既然我是这个团队的领导,那我就该冲锋陷阵,身先士卒。要是无法起到表率作用,如何服众?”

  王成云说道:“哥,还是我去吧。你对病毒比较了解。如果我发生了什么不测,你带着大家,活下去的希望更大……”

  王成林坚决地一摆手,打断他的话:“不要多说了!我意已决,多说无用。就这么定了!成云,好好照顾乐乐。咱们老王家传宗接代的光荣使命,就交给你了。不管我发生了什么,大家都要坚强的活下去。东哥,如果我没有回来,你就是咱们这个团队的老大了。希望看在我的面子上,照顾好我的兄弟成云。”

  王成林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无从说起,只好用发红的眼眶从众人脸上一一看过去,深深地看着众人,仿佛要把每个人的样貌都记在心里。众人的眼睛也都蕴满泪水。每个人都想去,却拗不过王成林。只好化做一声深深的叹息……

  王成林笑笑,安慰大家道:“别这么悲观。我又不是去送死。病毒爆发超过两周,就不会通过空气传播了。现在都已经三周了,肯定没事了。我去外面呆一天,正好换换新鲜空气。省得整天面对你们这几张脸,烦都烦死了。成云,等会我出去以后,你立刻给房门消毒。”说完,就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坚毅的背影充满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烈。

  众人都勉强挤出一张笑脸,却忍不住眼里打转的泪水。

  “哥!……”王成云一声痛苦的呐喊,一下坐在地上,泪如雨下,打湿了防毒面具的玻璃罩,两手死死握住手中尼泊尔军刀的刀柄。

  其他人或是在默默流泪,或是在低声啜泣。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起居室的房门打开了一瞬间,就立刻被王成林关上。薄薄的一扇门,仿佛隔绝了两个世界。只是起居室里,却少了一个人的身影。

  王成云强迫自己站起身,给房门消毒。起居室外面,传来了王成林开窗户的声音。

  “我现在把外面这间屋的窗户打开了,马上就拿下防毒面具。你们准备好笔和纸,如果有什么不对劲,我会立刻把所有感觉都告诉你们,你们一定要记下来,整理成资料。”屋外传来王成林的声音。随即就安静下来,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起居室里的众人,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默默地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众人却感觉仿佛过了几个世纪,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夜幕渐渐降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兄弟,你还好吧?”何向辉忍不住向屋外问道。

  “唔,我很好。没什么事。都好几个小时了,要是被感染,早就有症状了。看来这次是死不了了。”王成林轻松的声音传来。

  屋内众人立刻发出一声欢呼。李万峥扑向房门,就想把房门打开,让王成林回来。

  这时,王成林却继续说道:“大家先别着急。虽然估计问题不大,但是还要更保险一些才好。你们继续等着。我在外面呆够二十四小时,就回去。”

  虽然不能完全确保王成林已经安全,但是众人毕竟都看到了希望,稍稍安下心来,觉得时间也不那么难熬了。他们一边怀着激动的心情,絮絮叨叨地说着话,一边和屋外的王成林插科打诨。今夜注定无眠。

  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门口传来了敲门声。陈亭东离门口最近,一个箭步窜上去,打开房门。等王成林进屋,关上房门,他狠狠地给了王成林一个大大的熊抱。

  众人眼眶又一次通红,满溢的泪水终于流下。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大家同食同寝,一起训练,一起避过末日的第一波冲击,共同见证外面世界的沦陷。同甘苦共患难的大家,已经亲如一家人。这时候看到亲人回归,激动之情无以言表,无分男女,都紧紧拥抱在一起。

  何向辉激动地拍拍王成林的肩膀,哽咽着说道:“兄弟,你救了我们大家。如果没有你,我们可能早已经死在外面。现在你又救了大家。我们每个人都欠你两条命。没的说,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你到哪,我就到哪。我绝不允许你死在我前面!”众人纷纷点头,赞同何向辉的说法。

  李万峥打趣道:“哎呦?辉哥,你这句话说得基情无限啊?只差以身相许了。是不是这段时间,把你憋坏了,性取向出问题了吧?”

  “滚!”何向辉笑着,一脚踹到李万峥的屁股上。

  “救命啊,基佬杀人灭口啦!……”李万峥捂着屁股,吱呀怪叫着,满屋子乱跑。

  众人一阵大笑。经过这一打岔,大家的心情不再那么激动,反而充满了喜悦。

  王成林笑着对大家说道:“我现在正式宣布一个好消息:你们已经暂时安全了。这就是说,你们可以摘下防毒面具了,可以关掉紫外线灯,换上夏装了,还可以洗澡换衣服了!另外,我们存放在其它房间的储备物资,也可以拿出来用了。”

  大家这才想起来,不由又是一阵欢呼。每个人都是迫不及待地摘下面具,大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

  王成林把窗户打开,把屋内混浊的空气换一下。屋内的馊味立刻减少很多。

  接下来就是一阵忙碌。大家找出自己的干净衣物,准备轮流去卫生间洗澡,然后换上夏装。剃须刀的嗡嗡声也一直在响。这一个来月,把大家折腾得跟野人差不多。

  洗澡之前,李万峥促狭的提议,让王成云和常乐一起洗鸳鸯浴。心情大好的众人也是一阵起哄。常乐倒是很大方,脸红的像个苹果,却是瞪了李万峥一眼,冲着他充满威胁地挥挥小拳头,然后一把拉着王成云进入浴室。

  最c`新*9章节5上`r酷)1匠U网◎

  大家又是一阵大笑。这个常乐还真是很大方很直爽的,不扭捏,不娇气,不装腔作势,像个假小子一样。这样的脾气,很容易跟别人相处。

  至于这个沐浴的时间嘛……咳咳,确实有些长。

  等两人从浴室出来,常乐低着头,湿漉漉的头发遮住羞红的脸颊。王成云也挠着头,一个劲地嘿嘿傻笑。

  李万峥打了个呼哨,促狭地说道:“你们俩完事了?这时间也太长了。我们都等急了。成云,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洗到明天呢。”这厮故意没有说“你们洗完了”,而是说“你们完事了”。

  接下来,众人排队,轮流洗浴更衣。

  等大家都洗漱完毕,每个人都感觉自己仿佛获得了新生。压抑的心情一扫而空。全身上下的爽利,让大家精神振奋起来。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几个菜,还有几瓶好酒。

  王成林笑着说道:“以后我们还是要节省。甚至比以前更节省。今天破个例,咱们好好庆祝庆祝。”

  何向辉也笑着道:“是啊。今天是好几件喜事呢。王成林安全归来,以后我们也不用像以前那么戒严了,还可以洗澡更衣,是该好好庆祝庆祝。”

  众人围着桌子坐下,推杯换盏。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今天是大家最高兴的一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