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乱!!!!

  王成林等人休息了好一会,感觉身体恢复了一点力气,才重新站起来。

  从窗口看出去,城里的方向,有数股浓烟冲天,恐怕是发生了大火灾。这还只是在狭窄的视野中看到的。

  王成林等人无法想象此时城里的情况。如果此时在城里,恐怕他们会吓得连逃跑都忘记。

  ………………………………

  现在的吉阳县,岂能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好多人都是发着高烧开车,开到一半,突然喷出一口鲜血,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了。车辆相撞,造成交通堵塞,还有的车撞碎了路边商店的玻璃橱窗,一头扎了进去。过不了多长时间,这些人又“复活”过来,凶猛的攻击身边所有能动的东西。

  马路上到处是惊慌失措的人们,惊叫着,哭喊着,狂乱地奔逃。有些人跑着跑着,就突然倒地不起,等再起来的时候,七窍流血,眼珠浑浊,大张的口中流下一串口水,嘶吼着,摇摇晃晃地扑向身边的活人。

  到处是汽车喇叭声,丧尸嘶吼声,警笛声,绝望的尖叫声,噼啪的火焰燃烧声,房屋倒塌声,间或偶尔夹杂一两声枪响。那些发出声响的人们不知道,越是这样,就死得越快。

  一个男人抱着自己两岁大的儿子,领着自己的妻子,一路躲闪着丧尸,往城外方向跑去。从一辆车下突然爬出一只丧尸,一把抓住他妻子的脚腕。女人被绊倒,想要爬起身来,丧尸却死死地抓住不松手。从旁边又过来几只丧尸,一下扑上去,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胸膛上,肚子上,大腿上。女人惊恐而绝望地尖叫起来。

  “不!!!!!”男人发出愤怒地吼声,转身跑回来,一脚把一只丧尸踢开,想要拯救自己的妻子。怀里的孩子吓得大哭起来。还没等把丧尸都踢倒,一群丧尸围了过来,把他和孩子紧紧地围在中间。包围圈越来越小。男人绝望之中把孩子高高举过头顶,却于事无补。一家人很快被潮水般的丧尸淹没,变得毫无声息,只剩下丧尸的嘶吼声和咀嚼声。只有从尸体上喷泉一般呲出的鲜血,渐渐汇聚到一起,仿佛见证着这一家三口同走九泉。

  七八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挥舞着刀具,冲进一家珠宝店,把一个躲在柜台后面吓得魂不附体的营业员和一个瑟瑟发抖的老板都揪出来,逼他们交出柜台的钥匙和所有钱财。可是这两人早就被吓傻了,只是愣愣地发呆,没有任何反应。不耐烦的劫匪们一拥而上,刀剑齐下。营业员和老板倒在了血泊之中,抽搐了几下,就了无声息。两个劫匪翻找尸体,找出钥匙,另外几个劫匪把随身携带的麻袋打开,开始把一些值钱的金银首饰往麻袋里塞。

  “吼!……”就在这时,刚刚死去没多久的店员和老板却复活过来,摇摇晃晃朝众人走来。劫匪们楞了一下,又挥舞着刀具朝着两个丧尸扑去。这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又钻出来几个穿着营业员服装的女丧尸,把几个劫匪合围起来。别看这些瘦弱的女孩子平时弱不禁风,变成丧尸后却力气增大好多,不知道疲惫,感觉不到疼痛,悍不畏死。

  即使没有当场变成丧尸,或没有被丧尸咬伤的人,身体里面也已经携带病毒。死亡后也会很快尸变。

  一个十七八岁,打扮时髦,浓妆艳抹,穿金戴银,衣着暴露的女人,一只脚腕被又细又高的高跟鞋崴断了,扭曲地拖在一边,脸上被哭花的眼影和唇彩抹得比丧尸更像丧尸。她紧紧抓住一个四十多岁、大腹便便、西装革履的男人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求道:“求求你了,带我走吧,不要抛下我,救救我吧……”男人面目狰狞地转身,一把夺过她手中装着银行卡和现金的手包,然后一脚把她踹倒在地:“呸!搔货!我给你买了房子,你却偷偷带着别的男人回来偷腥,拿我的钱养小白脸,你以为我不知道?滚远点!老子没空搭理你。我还要去接我老婆和孩子呢。”说完就转身欲走。女人这时却发起疯来,从后面一把紧紧抱住他,死活不撒手,咬着牙道:“我死了,你也别想活!你要陪我一起死!”说完就大喊大叫起来。一群丧尸围了上去……

  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穿着一身跑步的便装,敏捷地向前奔跑。这时,旁边一家商店里面,传来一个微弱的呼救声。一个趴在地上的女人,肩膀上和腰上正被两个丧尸啃咬着,鲜血流淌了一地。女人执着地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往前爬,双手托着一个刚满一岁的婴儿,已经开始涣散的目光努力聚焦,用微弱而沙哑的声音说道:“救救他……”姑娘快跑两步,从她手中接过婴儿,转身就走。妇女带着不舍和希冀的眼神,垂下了头……姑娘路过一家母婴用品店时,趁乱冲进去,把自己背着的登山包里的衣服都扔出来,抄起六罐奶粉装进去,迅速离去……

  一个络腮胡子、满脸恶相的男人,拖着一条骨折的腿,任凭白花花的骨茬子露在外面,对面正有一群丧尸追来。他扭头对身后一个十四五岁的小男孩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记得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你爸爸把你托付给我,对不起,我没法照顾你了……”说完就转过头,用一条腿跳起,扑向面前追来的丧尸,把五六个丧尸扑倒在地。半小时前,他的狱友,这个小男孩的父亲,才刚刚死去……

  一个武警玩命地跑,把帽子都跑丢了,旁边过来一个老人,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哀求道:“警察同志,求求你救救我孙子吧。他就在二楼。我把他从八楼背下来,实在背不动了。就在二楼。耽误不了你很长时间。”警察不耐烦地一掌把老人的手打开:“滚一边去!我没空理你!”老人浑浊的眼睛流下两行热泪,一下跪在地上,死死抱住武警的腿,死活不松开,口中一直哀求道:“求求你了,救救他吧……”武警掏出枪,对着老人头发花白的头颅,扣动了扳机……

  空中,一架直升机正飞过,突然打起旋来,转了几圈,摇晃了几下,一头栽下来,撞在一栋五层小楼的楼顶,“轰”的一声爆炸,一个火球升起。螺旋桨高速旋转着射出,将一辆正在拼命按喇叭的甲壳虫轿车齐腰斩成两截,两股血泉喷涌而出……

  无数的惨叫声在空中回荡,无数的鲜血从街道两旁的建筑里流淌出来,在地上汇聚成河,犹如屠宰场一般。只是这次人类却变成了被屠宰的对象。恐怕传说中的修罗炼狱,也不过如此吧。

  这里正在上演着一副血淋淋的、现实版的浮世绘。人心中的善与恶,在此刻被体现得淋漓尽致。

  原来,鼓吹人之初性本善的人,和主张人之初性本恶的人,都错了。错得如此离谱。世上最难懂的,是人心。一百个人,对同一件事,心里就有一百种看法。在大是大非面前,恶的人可以变成善,善的人也可以变邪恶。又岂是简单一个善字或一个恶字,能以偏概全的?佛家有一个典故,叫做一念之差。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大抵就是如此吧。

  一念起,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v酷…匠网唯C一5正;S版6t,zW其c他都4是i盗版gN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