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最'@新!章/节q#上#酷匠网!

  何向辉欲言又止的看着王成林,纠结好久,终于道:“我公司的员工怎么办?还是给他们一些帮助吧?能救多少算多少。”

  王成林同意后,何向辉立刻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让她通知自己的所有公司:全部员工包括保安,带薪休假。公司内一个人都不留,每人预发2万元工资,恢复工作的时间另行通知,到时候再多退少补。并且严厉警告所有员工,尽量多储备保质期长的食物,和大量纯净水,近期严禁出门,在家里关好门窗,并做好消毒工作。

  时间太紧迫,我能为你们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你们自行保重吧。何向辉终于觉得心里好受了很多。

  从这一天开始,王成林所带领的这支队伍,就全部进入防守警戒状态。训练仍然没有停止。只是项目减少了好多。房间内空间狭小,只允许做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等体能训练。

  这个房间是南向的。东面,南北走向的温泉酒店,阻挡了很多视线,只能从东南方向,看到一点点248省道。时间已经接近五月,众人闷在屋里,还穿着长褂长裤,带着防毒面具,那闷热的滋味,实难言表。

  有好几次,李万峥实在难以忍受,想要除掉衣物洗个澡,或者出去走走,都被王成林劝下了。每天都要做体能训练,浑身是汗,又不能洗澡和更换衣物,每个人身上都有一股馊味。幸好带着防毒面具,平时闻不到。可一到吃饭时间,摘掉防毒面具,这股味道就太明显了。常乐每次都是闻之欲呕。女孩子本来就爱干净,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只能一忍再忍。每个人的衣服的腋下部位,都起了一层白色的汗迹。幸好大家都这样,谁也不用笑话谁。

  “特么的,等警报解除,我一定要好好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李万峥发着牢骚。

  “我好想吃冰淇凌啊。要不然冰镇汽水也行。”常乐带着憧憬的表情,如是说道。

  “唉!失策啊。早知道就不该买这么多茅台,应该多买几箱啤酒。”何向辉苦着脸,总结着教训。

  王成林也浑身上下粘糊糊的,那股腻歪劲,就别提了,可还是开声安抚大家的情绪:“再忍忍吧。与性命比起来,这点苦又算什么?最多再有一个月,应该就可以出去了。病毒应该是只在早期才会通过空气传播,等两周以后,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会失去这个传播能力。”

  这句话,让大家看到了希望。众人也就不再抱怨什么。

  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只有自己创造条件,把纯净水放到冰箱里冻成冰棍,拿出来解馋。

  最初的一个多星期,外面的世界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人们还是每天按时上班下班。248省道上照样车来车往,川流不息。堡垒里没有停电停水,好像关于病毒的一切都只是王成林的幻想。

  直到5月5日这一天早上,王成林正通过窗口向外眺望,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就把大家都叫过来。往东南面看248省道,只见由南往北的车辆明显增多,有宝马、奔驰、兰博基尼、宾利等豪车,也有房车、皮卡、拖挂等,好像车展一样,五花八门。每辆车里都是拖家带口,行色匆匆。一辆接一辆的车,汇聚成一道钢铁洪流,又仿佛一条永远没有尽头的巨龙。拿出望远镜一看,这些车的牌照多数都是外地的,甚至是外省的。

  王成林叹口气,说道:“大家看到那些车了吗?我估计,这些人都是从南面来的难民。南方全部沦陷,这些人就认为往北走比较安全。趋吉避凶本就是所有生物的天性。可惜他们不知道,北方也即将爆发丧尸。就这样无头苍蝇一样乱跑,等他们走到半路或到达目的地,很可能迎头遇上病毒的第一波猛烈传播。如果这些人没有有效的预防措施,他们将注定无法幸免。这是毫无疑问的。”

  何向辉也叹息道:“是啊。能做到我们这样严密预防的,又有几人?关键是他们不了解具体情况,也不知道丧尸的特性。唉!这些可怜的人们!真不忍心看着他们就这样送死。”

  李万峥难得的正色说道:“当全世界都陷入了末日,我突然感觉,人类在大自然和灾难面前,竟是如此的渺小和无力。连野兽都能免疫这种病毒,人类的科技如此发达,竟然无能为力。我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增加了脑容量,却抛弃了尖锐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这是不是进化中的一大败笔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济阳说:

今天就写这么多吧。这个故事到了转折的地方,我感觉真的好难写。好几次写了又改,好几次写写停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