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林把平板电脑的内容,投影到电视上,让大家观看。

  指着大屏幕,王成林严肃地说道:“大家都看到了。现在长江以南已经全部沦陷。政府还在试图掩饰,但是网上已经全部爆出来了。掩饰已经毫无用处,大家都知道真相了。而长江以北,目前也有很多地区爆发。今天早上的最新消息,河南郑州已经沦落为丧尸的乐园。大家有什么看法?”

  众人都沉默无语,心头犹如乌云盖顶,说不出的压抑和沉重。

  思考了一会儿,大家都理不出什么头绪。何向辉问道:“成林,你对丧尸比较了解,你给我们大家分析一下呗?”

  王成林深吸一口气,慢慢分析道:“嗯……那我就先说说我的看法。以前我一直以为,江苏宿迁是离我们这里最近的丧尸爆发地,所以等江苏宿迁爆发,我们再进入警戒也不迟。但是现在看来,可能我低估了这种病毒的传染力。根据我获得的信息推测,丧尸病毒在最初爆发的两周,具有极强的传染力,极有可能通过空气就可以传播。而河南郑州已经离我们这里不远了。所以,我认为,我们不能再等了。从今天起,就必须进入警戒状态。”

  大家都认为,王成林说的在理,一致通过他的提议,以免夜长梦多。

  最近这段时间,他们群力群策,根据可能遇到的实际问题,在训练之余,对别墅又进行了小规模改造。反正病毒还没有扩散到这里,利用剩余的时间,把这个堡垒完善得越安全越好。

  例如,在别墅内外加装了很多摄像头,可以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别墅周边、院落和所有房间;又在三楼那个已经被改成起居室的大会客厅,加装了供电供水一键开关系统和紫外线消毒灯,又购买了几个货架放进去;还把二楼和三楼的窗户全部换成防弹玻璃;楼顶加装了强光照明系统,一旦开启,可以在夜间把别墅周边区域照得亮如白昼;在堡垒背面的院墙内侧,修筑了一层台阶,可以快速登上墙头;所有床铺全部换成上下铺,尽量节省空间。以及其他一些极其细化的改造。

  王成林开始分配任务:“我要把这间屋子,改成我们的隔离室。成云,你负责把所有长短枪都加装消音器。把步枪、手枪和子弹,全部拿到咱们这间屋子。再拿弓、弩各六把,配套的箭支各一千,钢珠枪6把,钢珠50公斤,也拿到这间屋子来。”

  “是!”王成云答应一声,立刻去执行了。

  “辉哥,你负责把食品和桶装纯净水,拿到这里来。至少要备足我们吃一个月的量。”

  “好的。”何向辉也领命而去。

  “常乐,你负责把地图和照明设备,拿来几套。忙完后去给辉哥帮忙。别忘把前几天买来的紫外线灯管,也多备下几根。”常乐点一下头,立即着手去办。

  'n最E^新1_章节|:上酷I匠R网-(

  “万峥,你把84消毒液、防毒面具和医用酒精拿出来,要大量的。忙完后,把我们领出来的所有东西,分门别类,摆放到这些铁架上。”

  “东哥,你的任务比较艰巨一些。你负责检查。包括独立供水系统和独立供电系统是否已经就绪。我要求,一旦发生意外,我们在这间屋里一按总开关,这两套系统就立即开动。”

  然后,王成林又指着墙角的一台电脑说道:“东哥,这台电脑,就是我们所有监控摄像头的电脑终端。你也要检查一下是否运行正常。而我负责把药品和医疗用品准备好。然后就去给你帮忙。”

  大家分头行动,立刻忙碌起来。王成林把自己的事做完,就陪着陈亭东,把院墙、院落、所有房间的设备设施全部检查了一遍,确保无误后,就回到三楼,继续去给别人帮忙。一上午的时间,就在忙碌中匆匆流过。

  午饭,仍然是订餐。随着丰盛的菜品一起送来的,还有六箱茅台,和一箱软中华烟。整个起居室被塞得满满当当。众人都明白,也许这次以后,暂时或永远都无法再吃到这么丰盛的饭菜。一顿大吃大喝,每个人都喝了一些酒,连常乐都不例外。似乎每个人都暂时遗忘了即将爆发的病毒,刻意忽略了将要到来的世界末日,一片欢声笑语,说着自己认为最搞笑的事,直到笑出眼泪。王成林又让大家唱歌,每个人都必须唱一首自己最拿手的歌。

  一顿饭吃了三个小时。终究,天下无不散的宴席。等吃喝结束,把起居室打扫干净,众人陷入了一片沉默,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王成林朝何向辉伸出食指和中指,夹了夹。何向辉递过来一支烟。王成林发现自从学会抽烟以后,最近这段时间的烟量明显见长。何向辉又给每个人发了一支。当发到王成云时,王成云楞了一下,转头看向王成林。当看到王成林微微点头时,才接过去点上。和王成林第一次抽烟的反应一样,王成云被呛得咳嗽不止,涕泪横流。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王成林怕常乐被熏到,对她抱歉的笑了笑,道:“对不起啊。我们以后尽量少抽烟,而且不会同时抽烟。”

  没想到,常乐也熟练的伸出纤细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了夹,说道:“给我也来一支,行吗?好久没抽了,回味一下。”

  众人突然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诧异不已。看来,这个常乐不简单啊?这个表面清纯的女孩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尤其是王成林,心里直犯嘀咕。看着王成云那吃惊的模样,显然他也不知道这件事。但是现在大家都已经上了一条船,说什么都晚了。而且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事的时候。

  这下好了,每人一支烟,也不用怕熏到谁了。六个烟囱凑在一起,开始进行下一步计划。

  王成林道;“我们的消毒措施,共同构成三道消毒防线:第一,从现在开始,这间屋子里的紫外线消毒灯,二十四小时常亮。大家都穿上长褂长裤,带上手套和防毒面具,以免损伤皮肤;第二,这间起居室的门窗全部关闭,直到确认空气安全之前,不得打开。只有这两处,可以使室内接触到外面的空气,每次吃饭喝水之前,用喷雾器往门窗喷洒消毒液,然后才能摘掉面具吃喝。为了节省消毒液,我们要制定统一的吃饭喝水时间。第三,除非吃饭喝水,其余任何时间不得摘掉消毒面具,睡觉的时候也不例外,尽量减少与外界空气的接触。”

  何向辉点点头,道:“这简直比医院里的消毒室还严密。如果这样仍然无法避免被感染,那就怪不得人,只能说是天意了。”

  王成林点点头,道:“现在我们一起用喷雾器,往室内喷洒消毒液,进行一次全面消毒。从今天起,我们就全面退守在这里。记住这个日子,2019年4月25日。”

  说着,王成林拿起一支笔,在墙上记下了这个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