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林上上下下打量了弟弟好久。这一段时间没见,弟弟似乎又成熟了一点。一米七七的个头,虽然比自己略矮,但是也相差不远。长期的劳动,让王成云看起来比较瘦,但是身上的肌肉却很结实。依然是留着一个干练的平头,硬挺的脸部线条,浓密的眉毛,忧郁的眼睛,高而利索的鼻梁,抿着的嘴角,和王成林确实有七分相像。

  王成云在激动过后,又很兴奋地把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女孩拉过来,向着王成林介绍道:“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常乐。我们俩已经谈了两个多月了。她家是河北石家庄的。之前在上海陆家嘴的正大广场服装专柜做销售员。乐乐,这是我哥,王成林,我唯一的亲人。”

  常乐落落大方的叫了一声:“哥。你好,你以后可以叫我乐乐。”

  “哎,你好,你好。常乐这个名字真好听。”王成林有些局促的赶紧伸手,与常乐握了握手。心里不由埋怨自己:你紧张个什么劲?还不如人家姑娘大方呢。唉!毕竟自己的家庭条件在那摆着呢,人家姑娘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的弟弟,不远千里赶回来,看来对王成云真是用情至深。

  仔细打量一下,这姑娘也确实跟王成云很般配。大约一米六八的身高,在女人中算是高个子了,扎了个利索的马尾辫,瓜子脸上没有过多的修饰,画了淡淡的眼线,让那双大眼睛显得更有神,小巧的琼鼻,唇线分明的嘴唇上涂着淡淡的唇彩。整个人看起来很清新很精神,没有过分的浓妆艳抹。虽然不算十分漂亮,却也算中上之姿。最特别的是她透出来的那种灵动。穿着一身得体的衬衣和牛仔裤,踩着一双红色的短筒小皮靴,让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的利索干练。这让王成林不由对自己这个未来弟妹更满意了几分。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王成林笑着向王成云的肩膀上打了一拳,笑道:“好小子,有女朋友了就忘了哥了,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

  王成云尴尬地咳嗽一声,说道:“咳,哥,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最近我确实和常乐联系比较多。再说,你还没女朋友,我怕告诉你以后,你心理受打击。”

  王成林笑道:“打击你妹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走!今晚我请客,给你们接风洗尘。对了,还有几个朋友,也一起叫上,介绍给你们认识。顺便谈谈叫你们回来的目的。”

  王成云不由好奇的道:“对了!哥,你还没说呢,你叫我们这么玩命的赶回来,是为什么呀?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王成林心想,这还叫玩命?恐怕真正玩命的事还在后面呢。也不多说,只是简单说了一句“等会儿人到齐了,一起告诉你们。”就轻轻带过。

  王成林接过弟弟手中的行李箱,一行三人向医院南面的小区走去。先是回到宿舍,王成林说道:“这就是我的宿舍。成云,你都有好几年没回来了,吉阳县最近这几年变化很大,发展速度也比过去提高不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以前的吉阳,如果你是外地人,几年前来走亲戚,几年后还是顺着原来的路,原来的房屋,就肯定能找到你的亲戚,好几年都不变样。现在的吉阳,虽然经济基础差了很多,但是发展速度却提升了。一两年不回来,就会感觉变得陌生,好多道路和房屋都不是原来的样子了。”

  “是啊。我感觉就非常明显。我刚到吉阳车站时,一下车都蒙圈了。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了。打开手机导航,才知道自己的具体位置。”王成云也唏嘘感慨的说道。

  “唉!可惜了这么美好的发展前景。恐怕这个世界不会再留给吉阳发展的时间了。”王成林沉重地说道。

  王成云强忍住好奇心,没有多问。因为他知道,到了合适的时机,王成林会告诉他的。站在他旁边的常乐,好看的眉毛却皱了皱,眼神闪烁着,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王成林掏出手机,给何向辉打去电话:“辉哥,我弟弟回来了。以前跟你说过的,王成云。今晚我请客,去火耕。我刚才就订了包间了。你和万峥也一起来吧。咱们碰个头。”

  电话那头传来何向辉的声音:“真的吗?咱兄弟回来了?太好了。哈哈!没问题。一会就到。难得你小子大方一次。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咱们现在钱都放在一起花,谁请客都一样。对了。还记得今天上午时,给你说过的那个人吧?他现在人就在吉阳。叫他一起去吧?”

  “好。我也对你说的这个人很感兴趣。今晚一起叫过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我马上给李万峥打电话。你忙完手头上的事,直接去火耕5号包间就行。”

  简短的说完,王成林又给李万峥打了同样的电话。然后就带着王成云和常乐来到楼下停车处。

  王成云惊讶地问:“哥,你买车了?啥时候买的?”

  王成林苦笑道:“我哪有钱买车啊?学个驾照都快把我的积蓄掏空了。这不是最近有事吗?今天刚租来一辆车。”

  一边聊天,一边开车,从小区南门往西走,没过多长时间,就到了火耕。火耕是吉阳县比较出名的烧烤店,冬天也做火锅。装修和服务都是比较好的。三人下车,直奔5号包厢而去。

  要了一壶茶,王成林三人坐下来,开始聊起近况。虽然王成林很想了解一下常乐的家庭情况,但是今天毕竟才刚刚认识,也没好意思问。

  少顷,一辆银色的宾利幻影在火耕门口停了下来。在吉阳开这车的,也没谁了。从车上下来三个人,直奔五号包间而来。

  三人进入包间,没有任何客气的意思,直接就坐了下来。王成林笑着对三人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弟弟王成云,这位是他女朋友常乐。今天刚从上海赶回吉阳。”

  何向辉等三人相继跟王成云握手,并点头打招呼。

  王成林又把何向辉和李万峥介绍给王成云和常乐,大家就算是认识了。

  “辉哥,你们怎么和李万峥一起来了?还有,你旁边这位,还是麻烦你介绍一下吧。”王成林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何向辉旁边的中年人。

  此人大约三十多岁。何向辉给李万峥接风的时候,此人也在场,只是基本不说话。当时王成林只以为是何向辉的司机之类的人物,但是却给他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此人身高一米八左右,和他差不多高,但是一身发达的肌肉,高鼓的颧骨,都表明此人身体极其强壮,但是又不像健美选手的肌肉那么发达,反而浑身充满一种流畅的线条和速度感,如果打个比方的话,此人就像李小龙那样的速度型选手,而不是拳击手那样的力量型选手。用网游里的比喻,就是属于敏力形,而不是纯力型。

  H看☆正版章C~节上(酷w9匠{☆网

  尤其给王成林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此人相貌和善,气息平和,总是微微上扬的嘴角,给人一种似乎随时在微笑的感觉,如果说是何向辉的司机,那这司机的修养恐怕相当高吧?但是!当王成林聊到自己一个初中同学在做特警时,目光恰好从他脸上扫过,那一瞬间,他发现此人眼中射出的精光,犹如剃刀一般锋利,竟让王成林有一种面皮被扎得生疼的错觉,好像在面对一头出笼的猛兽。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那种目光就消失,但是王成林相信自己绝不会看错,此人不简单!

  现在此人又来到这里,总要介绍一下了吧?

  “呵呵,我在海棠湾放物资的时候,恰好万峥也在那监督安装发电机的工人,我就一起带他过来了。我身边这位,就让他自我介绍吧。”何向辉呵呵一笑,对那中年人点了点头。

  “我叫陈亭东,是何总的司机兼保镖。”中年人简短的说完,就没有下文了。

  王成林还在等着听,他却不说了。这可真是急死人了。于是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何向辉。

  何向辉只好无奈地对陈亭东说道:“东哥,你还是介绍的全面和详细一些吧。今天咱们聚在这里商量的事,委实重大。咱们都多了解对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再说,今天在座的都不是外人。你就聊聊吧。”

  陈亭东沉默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好吧,既然何总这样说了……”

  何向辉立刻打断了他:“等等,在外面的应酬场合,你叫我何总也就算了,都是一些场面上的事。今天没有外人,你怎么还叫我何总呢?就叫咱们平时的称呼,叫我何老弟就好。”

  陈亭东的面部表情稍微缓和了一点,继续说道:“好。我的家乡在菏泽郓城,我家里是武术世家,向来有重武轻文的传统。在十八岁那年,我应征入伍。一直以来表现出色,在各项大比武中都获得第一名。所以一年以后,我被选调到侦查连,成为一名侦察兵。又过了一年,在我即将退伍的前夕,令人惊喜的消息传来,部队又将我抽调到狼牙特战队,成为一名特种兵,隶属于兰州军区。又参加了半年集训后,我开始参加各种任务,曾经在中缅边境参加过缉毒战斗,在四川的苍茫荒山参加过剿匪,在新疆参加过平暴,在西藏边境参加过营救藏民人质任务,无一失败!那是我最辉煌的岁月。”

  说到这里,陈亭东脸上露出自豪和缅怀的神色,似乎又回到了当年那血与火的年代。虽然我们的社会,大面上一片祥和,歌舞升平,但是在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却存在着这样的战斗,存在着这样一些不为人知的英雄。甚至他们的身份都是谜,默默地在共和国的各个光芒照耀不到的角落,肃清着污浊,发挥着光芒,可歌可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