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林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何向辉说道:“对了!辉哥,你门路广,我需要你想办法,搞一些军用品回来。比如军靴、军用手表、迷彩作战服、军用水壶、军用帐篷等,反正只要是军队上有的,除了武器,别的都要。能弄到什么就弄到什么。最好是成套的。这个能行吗?”

  何向辉鄙视地白了他一眼,说道:“这有什么难的?我就知道一家军需品商店,里面的东西很齐全,基本都是真的。就算有很少数的货是高仿的,也是质量很好的。我以前和驴友出去爬山,买装备的时候他们给推荐的。确实不错。这个问题你不用管了。我让员工采购的时候,顺便把这些一起买回来。”

  王成林不由一拍掌,终于说出了心里话:“辉哥,你可真是我的福星,我的贵人啊。好像所有的难题,到了你那里就迎刃而解了。有钱有地位就是好啊。哈哈。”

  何向辉微微一笑,二话不说站起身来,就要出门。走到门口却突然想起什么,转过身丢过来一串钥匙,向王成林道:“这是我别墅的钥匙,海棠湾8号别墅。兄弟,我觉得咱们的人手还是太少了,要不要再叫一些?毕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而且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王成林皱起眉头思考片刻,回答道:“现在还不宜这样做。这件事要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恐怕还不等病毒爆发,你我就有性命之忧。现在可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的命了。我们三个人,还有我弟弟的性命,可是连在一起了。”

  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你要是有合适的人选,也可以提出来,咱们商量商量。但是我有条件:这个人首先必须绝对忠诚,要能信得过,必须是你的亲信。而且能做到守口如瓶。其次,这个人要身体强健,身手灵活,我可不想带着个病秧子当拖油瓶,会害死大家的。第三,这个人要头脑灵活。如果丧尸爆发,头脑愚钝的人死得最快。第四,这个人要能服从命令,又能创新出自己的想法,具有较强的临场应变能力。第五,这个人不能太厚道太老实。要心狠手辣,当然,这是指对敌人和丧尸。乱世中的盲目仁慈,会害人害己。需要心狠时,必须要能狠下心来。只要你能找到具备这五个条件的人,我倒是不介意让他加入我们的团队。”

  何向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具备你这五个条件的人,我公司里的员工,和我周围的亲戚朋友,还真没有。员工只是为了一份工作,为了混一份工资。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了更好的工作,他们绝对会毫不留恋的跳槽,绝对不存在忠诚不忠诚这一说。至于我的亲戚朋友,都是一些趋炎附势之人。我当年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都是冷眼旁观,没有一个给予帮手。当我挺过来以后,他们又都围上来溜须拍马。这样的人,为了利益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何向辉拧开门把手,挺直脊背,自信地说道:“但是有一个人,一定能达到你的要求,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哦?还真有这样的人?我倒是挺感兴趣的。什么时候叫他来跟大家见个面?”王成林不由好奇的问道。

  “明晚你就会见到他了。”说着话,何向辉已经打开门,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王成林翻了翻白眼,向着何向辉离去的方向,比了个中指:“切!刚夸了你两句,就开始臭屁。我才不信有这样的人呢。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随后,王成林躺在沙发上,凝神思考着自己的计划,反复查找有没有漏洞。然后又再考虑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自己作为一名医生,到时候应该能有些用处。现在自己手头上还有一些钱,那收购药品的事,就自己来做吧。毕竟自己是专业的,交给别人做也不放心。还要买一些医疗用品,比如针筒、输液器、手术刀、止血绷带、缝合伤口用的针和线、止血钳等。

  王成林深深的叹了口气,最近这几天真是折腾的不轻,让他感觉身心俱疲。幸好有了何向辉和李万峥的强势加入,才总算把自己从繁忙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有更多的时间思考。有人有钱的感觉真的好极了。

  王成林强打起精神,站起身来,然后就直奔医院而去。自从几年前,国内开始实行了药品零差价的政策以后,医院里的药品便宜了很多,有些药甚至比外面的诊所或药店都便宜,而且还保真,对一些零售药店造成了一些冲击。

  王成林又重新陷入了繁忙中。把宿舍的床单铺在地上,然后把买来的药都倒在上面。反复跑了几趟以后,就打起一个大包裹。然后又去了租车公司,租了一辆皮卡,把自己已经采购的食物和药品,都装到车后。

  T酷t匠}网永◎久X免F费@看:"小{)说

  坐上驾驶座,点火开车。王成林不禁感叹,有驾照就是好。看来自己前一段时间考出驾照,还是十分正确的。虽然自己没有车,但是这项技能太实用了。这不是现在就用上了吗?

  ………………………………

  海棠湾温泉度假村,距离县城有十几公里,不通公交车,只有从248省道路过的客车,才会途经那里。当王成林开车到达海棠湾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其时,晚霞如火,残阳似血。

  看着在夕阳映衬下,那昏暗的屋影和树影,王成林觉得这景色美得不似人间,同时又静谧的很诡异。不知道这样的美景,这样的安静祥和,还能维持多久。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住进别墅。王成林自嘲地想。

  问了问门口的安保人员,找到8号别墅,当王成林把车开到别墅门口的时候,显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显然,何向辉办事的效率还是极高的。一盏临时安装的镁光灯,把整个院子照得纤毫毕现,别墅原来的木栅栏门已经被拆掉,院墙外面停着五辆混凝土搅拌车。院子里面,很多建筑工人在有说有笑,但是手底下的活却一点都没耽误。或许他们对这份临时工作相当满意,干活不多,但是收入却颇丰。难得有这样痛宰有钱人的机会。

  院子里面的草坪,已经被践踏的不成样子。但是这丝毫无法引起王成林的关注和怜悯。一切以实用为主。以后这些草也会被清理掉,这里说不定会被种上蔬菜。

  打开房门,王成林进入了别墅一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阔的客厅,沙发茶几都是高档货,往右边有一个小阳台,有着落地的大玻璃窗,阳台中央放着一张玻璃制成的小圆茶几,茶几上放着一个茶海和一套茶具。茶几旁边放着两把藤椅。这是个让心灵升华的地方。

  没有心情多打量,王成林直奔二楼,打开一个客房,把所有的物资全部一股脑放进去。只能等以后再慢慢整理了。然后锁上客房的门,就下楼了。看着一楼客厅里的家具,王成林在想,或许该找搬家公司,把华而不实的家具都搬出去。只留下最实用的。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王成林一看,原来是兄弟王成云打来的。

  “哥,我到吉阳了。紧赶慢赶,总算回来了。你现在哪呢?”

  “你在哪呢?还是我去找你吧。”

  “我就在中心医院门口呢。”

  “好,我马上到。”

  王成林怀着激动的心情,发动车子,疾驰而去。王成林和自己的亲弟弟王成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他带着自己勤工俭学攒下来的钱,去了一趟上海,去看望自己的弟弟,自己唯一的亲人。可是上海那地方的消费水平太高了,只在上海和弟弟聚了两天,王成林就回到了吉阳。无奈,再在上海住下去,自己连吃饭的钱都快没有了。那时候弟弟还没有找女朋友呢。一直以来,王成林和弟弟的主要联系方式,就是微信和电话。

  心中想着弟弟的近况,王成林一口气把车子开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区。医院一直没有扩建,停车场太小,无法停车。自己居住的小区,可以随便停车。

  把车停好,王成林大步流星的向医院区域走去。终于到了医院的正门。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远远地,看到医院门口的路灯下,一个熟悉的身影和一个陌生的身影,扶着一个大行李箱,站在大门旁边。

  “成云,你怎么才来啊?”王成林激动地叫道。

  王成云见到自己的亲哥哥,显然也是激动莫名,快步走过来,扑上去给了王成林一个大大的熊抱:“哥,我昨天接到你的电话后,就立刻给老板打电话辞职,又跟乐乐解释好半天,让她也辞职,收拾了一下行李,然后带着乐乐连夜去买了火车票,今天下午才到济南。然后又转车回来。这已经很快了,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