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子,你一定要坚持住。不管面临怎样的困难,都不能失去希望。好好照顾自己和家人。如果到时候失去联系,我会尽力去找你。你要在沿途和所在地周围,留下一个标记,写一个六字,我就知道是你。希望我们兄弟还有再聚会的一天。不管三年五年,还是十年八年,我一定会去找你。坚持住!”说到最后,王成林已经眼眶发红,眼睛湿润,声音干涩。

  小六子沉默了一会,说道:“放心吧,五哥。我们都要好好的,想尽一切办法生存下去。一定会再聚首的。我等着你。在我们兄弟相聚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那我就放心了。说的时间不短了。我要给其他兄弟和亲人打电话了。先挂了吧。兄弟,后会有期。”王成林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接着,电话犹如不要钱一般,从王成林的手机里一个一个飞出去。先是打给远在上海的弟弟王成云。

  ‘最|新H章/节EN上酷X匠网

  “成云,听我说,你马上坐最近的交通工具,赶来我这里!不管是火车还是飞机!越快越好!有大事要发生,性命攸关的大事!赶紧来!工作可以不要,以后可以再找。不要问为什么!等你来了,我会跟你解释。什么?你刚交往的女朋友?嗯……好吧,如果那姑娘愿意跟你一起来的话,也可以一起带过来。记住,越快越好!还有,把所有的积蓄、信用卡什么的,也都带过来!”

  想来想去,家里也没什么关系很近的亲戚了。还有几个远亲,但是当初家庭困难的时候,从来没看得起自己家,都是像躲瘟疫一样,有多远就躲多远,基本也断了联系。真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啊。

  然后,是自己大学的舍友。别人或许不相信自己,以为自己是瞎闹,但是他们总应该相信自己吧?首先给老大打了一个电话:“老大,跟你说件事,没有开玩笑,是这么回事……”

  “老五,你别闹了。明天我还要上班呢。没什么事我先挂了。”大学毕业后在某企业上班的老大,打了个哈欠,带着睡意地如是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老五,你说的这个事,我知道了。我和朋友在KTV呢。等有空我再打给你吧。”老二那边的噪音震天响,也挂断了电话。然后就是杳无音信。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老三手机换号了,问问其他几个舍友,也都不知道。老三犹如马航一般失联了。

  “五儿,我现在没空听你说。天大的事,也不如我现在办的这个事。挂了!”老四那边,气喘吁吁,还有一个女人娇喘低吟的声音……

  王成林深深地叹了口气。这还是自己大学时的舍友和好兄弟吗?人的变化,真的能有这么大,这么快吗?才大学毕业不到一年,现在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当初的兄弟之情和信任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自己活命要紧。如果真的发生了灾难,到时候他们就该相信了。如果到时候还能联系上他们,再想办法救他们吧。王成林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打完电话,已经将近凌晨两点。王成林想了想自己的计划,应该没有什么纰漏。然后就怀着沉重的心情,上了床。因为心中有了计划,稍稍安定了一些,又加上今天一天的体力和精力透支,让几近虚脱的王成林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王成林在闹钟铃声中起床。然后去了单位,跟主任请事假一个月。因为请假时间较长,需要主任在请假条上签字后,还要找人事部主任签字,最后再找院长签字,才能获准休息。等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基本也快到中午了。王成林糊弄着吃了口饭,便开始了物资储备大计。

  秦院长说过,丧尸病毒可能通过空气传播。祥玉县大部分人变为丧尸,还是有幸存者的。所以,王成林根据自己的专业医学知识判断,丧尸病毒在爆发初期,极有可能通过空气,感染大部分人类。然后不知道什么原因,丧尸病毒就会失去空气传播的能力,转为被丧尸撕咬而传播。那么丧尸病毒爆发初期,是非常危险的。只有保证不在一开始的爆发中死去,才有继续生存下去的可能性。如果连第一轮的空气传播都撑不过去,那就万事休矣。

  那就买防毒面具!多买几个。算上王成云和他女朋友的,再加上备用的,十个差不多就够了吧?话说这东西真的不便宜啊。想到就开始做。

  买完防毒面具,已经是下午。王成林又直奔医院西临的好又多超市。这家超市离医院最近,而且东西还算比较便宜。王成林开始疯狂地不计成本地采购。方便面,火腿肠,密封包装的小面包,蔬菜干,肉干……

  王成林感叹着时间的紧迫。如果时间充足,自己就可以做肉干,然后可以省下一大笔钱,买别的东西。曾经每年过年的时候,妈妈就在家自己动手做香肠和肉干,又便宜又好吃。王成林经常给妈妈帮忙,所以也学了一手做肉干的绝活。可惜现在时间紧迫,没有那么多时间制作和晾晒肉干。

  王成林提着大包小包,一趟又一趟地奔波于超市和宿舍之间,却没有注意到,在旁边的一个角落里,一双眼睛在偷偷注意着自己。

  王成林决定先刷信用卡,再用自己的钱购买。终于,两张信用卡都快透支完的时候,王成林已经在超市和宿舍之间,奔波了无数次。就在这时候,一个人拦住了大汗淋漓的王成林。

  这人的突然出现,让王成林楞了一下。这才看到这人是谁——何向辉。这家伙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在整个县城,都是数一数二的富户。因为他和李万峥的父亲在生意上有往来,所以李万峥初到吉阳县的时候,他曾经设宴,为李万峥接风洗尘。而李万峥初来乍到,没什么熟人,就让同宿舍的王成林陪同一起赴宴。王成林和何向辉也就是在那一次酒席上认识的。本来王成林认为,以后两人不会再有什么交集,毕竟所生活的圈子不同。

  后来有一次,何向辉来医院看病,恰巧遇到王成林,于是王成林给他帮了些忙,他就请王成林吃饭。他只比王成林大三岁,没什么代沟,在酒桌上,俩人都喝的有点高,说起身世情况,竟都有些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原来,这何向辉的母亲,也在7年前,因乳腺癌而去世。他父亲是个大富豪,没过多久,就给他找了个和他同岁的、20岁的后妈。从那以后,他和他父亲的关系就陷入了冷战。两年后,他父亲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去世,给他留下了一大笔遗产。当时他那个小后妈已经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并和他父亲领了结婚证。仍然想攀高枝、傍大款的她,又转而勾引何向辉,被何向辉严厉拒绝,并把她逐出家门。再然后,就是因为遗产问题而打官司,在县城里闹的沸沸扬扬。最终,他那个小后妈在分得了一小部分遗产后,卷款而走,不知所踪。大部分的遗产留给了何向辉。22岁的何向辉就自己做起生意来,这些年来在生意场摸爬滚打,有赔有赚,虽然不如他父亲在世时赚钱多,但总体来说,也还是赚了些钱的。

  通过接触,王成林发现何向辉这人很平易近人,很随和,没有什么大款的架子,俩人还是比较聊得来的。

  刚才第一次碰到的时候,王成林还和他打了个招呼。原来何向辉在这好又多超市的一楼,包了个柜台,卖金银首饰,刚才正在调戏自己雇来的小美女营业员,却发现王成林一趟一趟的,不知疲倦地来回奔忙,所买的东西,也都是一些便宜而耐储存的食物之类。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好奇。所以他就拦住了王成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