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如下:第一,时间可能不够。申请护照和签证需要时间。等自己办理齐全,灾难却正好爆发,那么国际航班肯定是要停飞的,到时候自己没出国,在国内也没有任何物资储备,岂不糟糕?假如说,通过旅行社办理,可能会快一些,那么第二个问题:自己没有那么多钱。自己工作还不满一年,第一个月的工资买了收音机,后来又学了驾照,剩下的钱根本无法供自己在国外生存很久。还要租房子,买枪。至于到了美国再找工作,哪有那么容易?第三个问题是,自己到了美国,完全是客场作战,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流畅,临时到哪里去找偏远的小镇子?而且镇子上还要有枪店?天时地利人和,如果连地利都失去的话,没有了辗转腾挪的空间,境况也不一定比在国内强多少。第四个问题,自己还有个弟弟。要怎么样才能带着他一起出国呢?还要想办法解决两人的生活问题。第五个问题,故土难离。如果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就算死,也要落叶归根。

  那么还是老老实实留在国内吧。可是国内对武器管制很严格。这似乎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先考虑其他物资的事情吧。大不了就买几把菜刀,都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的嘛……

  此时已经夜间十一点钟。王成林正在罗列需要采购的物资。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将王成林惊了一跳。怎么这么晚还会有人打电话呢?

  拿出手机一看,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是魏凯。这个魏凯,是王成林的大学舍友,在宿舍里是老小,排名第六,都叫他小六子。也是唯一比王成林小的舍友。这家伙家庭条件也还可以,父母都是在某政府机关任高层领导。大学毕业后,家里直接送他到美国继续深造,美其名曰:留学。其实就是在国外玩几年,镀镀金。

  上大学期间,魏凯没少帮助王成林。了解到王成林的家庭状况以后,他曾给王成林一些钱,王成林没有接受。于是每次就都偷偷地趁王成林不在的时候,把钱塞在他枕头下面,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少则几百,多则几千。可以说,要是没有他帮衬,王成林的大学能不能读完还是个未知数。王成林一开始还有些诧异,但是用心一想,也就明白了。迫于经济确实很困难,王成林只好接受。虽然从不曾对魏凯说过一个“谢”字,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王成林一直将这份恩情放在心中。大学宿舍里,他和魏凯的关系也是最铁的。

  接到魏凯的电话,王成林心中充满了欣喜。

  “喂?小六子,你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大学毕业快一年了,都快想死我了。”

  “哈哈,五哥,我猜你这时候也还没睡觉。你也真吝啬,都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慰问一下我这漂泊异乡的人。”小六子故意充满幽怨地说。

  “你小子在那花花世界,过得不要太逍遥。还需要我慰问?整得自己跟偷渡过去的打工者似的。也就你这种大富豪,才舍得打这么贵的国际长途啊。”王成林心情大好,连日来的心头阴霾被冲散了不少,不禁打趣起来。

  两人又聊了一会,互相了解了一下彼此的近况,又回忆了大学时的一些趣事,不禁都是唏嘘不已。

  王成林突然想到即将爆发的灾难,不禁皱了一下眉头,问道:“小六子,你那边最近有没有关于病毒的传闻啊?”

  “呃?……”小六子明显楞了一下,说道:“五哥,你也太料事如神了吧?还是说,国内的传讯系统已经发展到这么高的水平了?”

  “别扯那些没用的。就说有没有这类的新闻吧?”

  “我这不正想和你说呢吗?我这边是上午十一点多。今天上午九点多,刚刚有一条新闻,说是美国南部有两个州,境内部分地区先后爆发了禽流感,政府正在出动军队,要将这两个地区隔离。说起来,这美国鬼子也真特么的不是人,隔离就隔离吧,还非要说是咱们国家的偷渡者带过去的禽流感。你说这不是扯淡呢么?真是,特么的拉不出屎,就赖地球没吸引力。这才多长时间啊,你在国内就收到消息了?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酷C匠=S网/O唯一h正●◎版$e,其{5他都是;盗。Z版《》

  王成林听到这里,只觉得心急如焚,噌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说道:“小六子,你把爆发禽流感的那两个州的名字,告诉我!”一边说着,王成林一边展开了地图。

  “就是xx州的xx地区,和xx州的xx小镇啊。五哥,你这么激动干嘛?吓我一跳。”小六子奇怪地说道。

  地图上,那两个地点,赫然是曾被王成林标记出来的众多地区之一。至此,王成林再无怀疑。

  王成林用一种急迫而严肃的声音说道:“小六子,你听好,我没有开玩笑!不管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有多么荒唐,多么难以置信,你都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的。其实我并不知道美国也爆发了疫情,而只是猜测。因为国内的贵州省临河市祥玉县,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官方的解释也是禽流感。但是事实根本不是新闻上说的那个样子。就在几天前,我收到了一段广播……”

  王成林将整个事情都和盘托出。

  “五哥,你别闹了。我胆小,你可别吓我。你开的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虽然小六子嘴上这么说,但是那颤抖的声音,却说明他心里还是有些相信了王成林的话。

  “我没有开玩笑!你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咱们兄弟俩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大学四年期间,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开玩笑?什么时候见我捉弄过别人?什么时候见我说过谎?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不会害你的。”

  小六子声音充满苦涩地说道:“五哥,这么说,你说的都是真的了?那我该怎么办?这事怎么办才好?……”小六子显然慌了脚丫子。通过他对王成林的了解,王成林说的这么严肃郑重,一点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那基本就不会是恶作剧。王成林能以这种语气说话,就说明事态真的发展到了不可想像的地步。

  王成林正要继续说下去,提醒小六子该做什么,却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让他毛骨悚然。那就是——时间!

  “喂?喂?五哥,你说话啊?怎么不说话了?……”小六子没有等到王成林的回答,开始着急了。

  “小六子,你先别急,给我一些时间思考一下。半小时后,你再给我打过来。我在思考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会儿我会告诉你怎么办。”王成林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按照王成林原来的计算,从贵州到山东几千公里的路程,丧尸病毒又无法通过动物和飞鸟传播,军队也会尽全力阻挡,那么最起码还有几个月的时间,才会影响到济南市这边。应该还是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的。

  但是接到小六子的电话,让王成林突然明白,自己进入了一个惯性思维的误区。这种病毒是可以在全世界多个地区同时爆发的。目前国内已知的,就只有祥玉县。美国有两个地区。而其他国家,还是个未知数。说不定有一些较落后,或者通讯不发达的国家,也爆发了灾难,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如此说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还会有其他地区爆发。而且目前看来,时间越往后,同时爆发的地区就越多。那么,自己原来预测的时间,根本就不准确。

  如果明天国内就有另一个地区爆发呢?留给自己的时间,肯定不会有几个月那么久了。如果真要计算,就要找离本地最近的,有可能爆发丧尸病毒的地区。那么这个地方是——江苏宿迁?!!!

  江苏宿迁,是上次埃博拉爆发的重灾区,当时也使用过抗体。这个地方,离济南不远,可以说,和济南是唇齿相依,卧榻之侧。如果这个地方爆发了丧尸病毒,那么很快就可以影响到济南地区。也就是说,目前还算安全的时间,只有宿迁爆发之前,以及爆发后还未到达济南的这段时间。现在只有祈祷宿迁不要爆发丧尸病毒。如果不可避免的话,也是越晚越好。

  留给自己做准备的时间,原来竟然是这样紧迫!!!

  那么所有计划都要提前了。

  又过了一会儿,小六子又打来了电话。

  “小六子,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如果你相信你五哥,就听我的。你现在千万不能回国。如果你的父母亲戚等人还有在国内的,一定要想办法说服他们,让他们立刻赶往美国。希望时间还来得及。美国地广人稀,又不缺乏武器,生存下来的几率要远远高于国内。而美国那边,最理想的地方,就是阿拉斯加州。那里上次没有爆发过埃博拉。或许是因为太靠北,温度低,对埃博拉病毒有一定抵制作用。另外,那里东临地域广袤、人烟稀少的加拿大,其他三面都环海,目前看来是最理想的生存地。”

  “另外,你一定要记住丧尸的特性。丧尸的特性有……或许因为地域不同,埃博拉的变异效果也有所区别,所以这些可以作为参考,具体情况和经验还要你们自己去摸索总结。还有就是,如果你们能搞到武器,一定要加装消音器,以免枪声过大,引来丧尸……在生存物资方面,现在不是心疼钱的时候,要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