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就面临另一个问题了。要不要把消息公诸于众?如果要这样做的话,又要通过什么手段?真的公布出去,又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王成林很苦恼,只好通过反向推理,来做结论。

  退一步讲,先不说自己有没有能力把这个消息广而告之,就算真的公布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从人们的心理来说,人们都喜欢好的消息,对坏的消息听而不闻。甚至就算事实摆在眼前,有些人仍然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更何况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的确凿证据,来支撑自己的说法。新闻媒体都是政府的喉舌,政府让说什么就说什么。到时候,只要政府一出面,随便找个借口,人们就会一面倒的倾向于政府那边。毕竟自己人微言轻,一个人的力量怎么能够和政府作对呢?政府是权威,自己又能算个什么?人们凭什么相信自己,而不相信政府的说法?而且这个消息太天方夜谭了,人们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只会嘲笑我是个精神病,妄想症患者,科幻片看多了。

  再从政府的反应来看,政府方面并不希望事态扩大化,所以才一直在极力掩饰。如果这个时候自己顶风而上,会有什么效果?恐怕自己的消息还没有推广出去,就被政府知道了,然后是抓捕。现在的刑侦手段这么高超,估计自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最大的可能是,政府一边封杀消息,对外作出另一番解释,一边把自己收押在监。那么自己还会不会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可就难说了。轻则说自己妖言惑众,扰乱社会秩序;重则说自己发表反政府言论,给自己扣上个政/治/犯的帽子,那可就永无天日了。如果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就算自己在监狱里被悄无声息地灭口,冤死狱中,也是有可能的。从自己的安全方面着想,反而是越少人知道自己已经掌握这个秘密,就对自己越安全。

  所以,把消息公布出去的结果,应该不会太理想,甚至还有可能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再退一步讲,就算自己不怕死,政府也不会制止自己,人们也愿意相信自己,那自己能有什么手段,把消息发出去呢?新闻媒体方面,自己没有熟人,这样的消息,除非导演是傻子,才会播出。从网络上发布消息?网络上信息量太大。把消息一发到网上,立马就会被埋没在成千上万的信息当中,无法引起足够的重视。这两条路都被堵死了。其他的路子,自己更不了解,也更无能为力。

  推理来,推理去,结论竟然是,不对外公布,严守这个秘密?从理性上来说,这才是最明智,最有利于自己的做法。

  可是,难道就眼睁睁看着全世界60多亿人,就这样蒙着眼睛一步一步走向悬崖?难道就眼看着全国16亿人口,一无所知地走向危险而袖手旁观?那自己的感情如何能接受?自己的良心如何能安?自己如何能对得起秦院长以性命相托的希望?自己又和那些没有人性的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u酷☆匠ZI网,l唯Cq一Y正版),d☆其*☆他》…都是y盗~~版

  唉!真是纠结啊!王成林就这样在矛盾和纠结之中,陷入两难境地,竟一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就这样皱着眉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方面是身家性命,另一方面是几乎没有希望实现的大义,自己该如何取舍?

  沉思半晌,终于下定决心,狠狠心、咬咬牙、跺跺脚!老子拼了!王成林不断说服自己,给自己打气,嘴里不停地碎碎念:“除死无大事,人死鸟朝天;杀人不过头点地;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人活一世,但求无愧于心;眼睁睁看着世界灭亡,我真的做不到;唇亡齿寒,如果其他人都变成丧尸,那我活下去的希望岂不是更渺茫?横竖都是一死,不管结果如何,总要尽最大努力去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如果连试都没有试过,如果一点努力都不付出,我怎能甘心?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舍生而取义者也……”

  王成林从来不是一个拖拉的人。既然决定去做,就立马制定计划,付诸行动。

  目前最可行、最快速、最简便的方法,就是把消息发到网上去。至于有多少人会看到,有多少人会当真,就不是王成林所能左右的了。至少他真的已经尽力了。

  用自己的网络发信息?当然不行!警方可以通过域名而定位到自己。那就只有使用公共IP地址,最简单的方法——网吧。网吧都有监控,警方可以按照IP地址找到网吧,然后根据发布信息的时间,调取监控录像,从而找到自己。所以白天或晚上发,都是没有差别的。那么就要想办法伪装自己的身份,尽量利用反侦查手段,拖延警方找到自己的时间。

  口罩,帽子,眼镜都是必不可少的。衣服要换,里面还要填充东西,让自己的身材改变。鞋子要换成内增高的,让自己的身高改变。为了不留下指纹,手套也要戴。上网卡也不能用自己的,因为上面有自己的身份证资料。要借用网吧公用的上网卡。

  等计划制定完毕,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半。因为有些道具还需要采购,所以王成林决定第二天上午去把道具置办齐全。为了尽量安全起见,还是趁白天网吧人多的时候再去发布消息吧。

  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休息了。今天这一天的忙碌,让王成林精疲力竭,疲惫不堪。虽然没有体力上的消耗,但是精神上的损耗却委实巨大。王成林却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烙烧饼,不断完善自己的计划,不断思考以后可能遇到的问题,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繁无序的信息和想法。他又时而怀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质了?是不是杞人忧天了?会不会一觉醒来,发现这只是个梦?会不会明天早上发现丧尸病毒已经被解决了?

  终于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王成林才迷迷糊糊睡去。天知道他这一夜睡的有多糟糕,做了多少稀奇古怪的梦。

  短短的几个小时过去,不知不觉中,东方的天际泛起一抹鱼肚白。

  天亮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济阳说:

有人可能觉得,这部小说没有意思,没有让人刺激的情节。我想说的是,前面这几章都是铺垫,是为了让读者能够了解故事的起源,了解主角的性格,然后才是一步一步渐入佳境。花费几章的内容,来把事情交代明白,过分吗?要刺激是吧?刺激会有的,搞潮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我只是不想把这部小说,弄的像是某岛国的爱情动作片,不管是不小心碰着哪了,就从头到尾都叫得刺激,一路搞潮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