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万峥所指的这家饭店,叫做筋头巴脑刘一锅,是一家比较实惠且小有名气的连锁饭店,就位于小区南门往东的第一个十字路口。王成林以前跟同事来过一次,对这家饭店印象还不错。于是两人雄赳赳气昂昂地向着这家饭店开进。

  等酒菜都上来以后,李万峥给王成林倒上一杯啤酒,问道:“王哥,怎么从来也没听你提起你的父母啊?叔叔阿姨都是做什么工作的?平时也很少见你回家。歇班都不回去。”

  王成林本来也没打算隐瞒什么。家庭背景不是什么秘密。毕竟这小县城就这么大点的地方,要是有心人要打听,还真没什么难度。再说,对这个兄弟,王成林也不想隐瞒:“要说起我的家庭,那可真是小孩没了娘,说来话就长。来来来,你先喝了这杯,我就给你讲讲我的传奇经历。保证你听了不赔本。”

  “这这这,王哥,你也太……”李万峥目瞪口呆,但终究还是没能拗过自己心里的好奇和八卦,咕咚一口喝干。

  “我的故事,应该从我16岁那年开始说起……”

  “话越说越多,就越来越假。酒越喝越多,就越来越傻。钱越来越少,就越来越怕。社会越来越进步,唉!人就越来越复杂……”酒店里响起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一首老歌……

  ………………………………

  等两人从酒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

  “王哥,我佩……佩服你,你真是太特么的不容易了,以……以后你……你就是我哥,我亲哥!有啥难处跟兄弟说,你的事就……就特么的是我的事……”李万峥喝的舌头都大了。

  8酷匠-网{唯一“g正,:版`,/'其;他“都是盗x版_

  “兄……弟,我有时候真羡慕……羡慕你。对了,你今天怎么没上班啊?也休班了吗?”王成林也说话不利索了。

  “我今天……呃……请假了……从昨天……下了班,就一直在……在……在准备这个礼物。逛……了所有的……商店,才把材料凑齐,又……又特么的忙了一……嗝……一晚上,才把这个假人头做好,我自己看着……都瘆得起鸡皮疙瘩。准备给……你个惊喜。哈哈哈哈哈……”李万峥想起王成林受惊吓的表情,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特么的,那是……惊喜吗?那是惊吓好……好不好?”王成林心里想:谁知道你昨晚是不是和小姑娘一起忙了一晚上?

  随着说出心里的压抑,王成林直觉得一阵轻松,和李万峥的关系也更加融洽,在酒力的推动下,竟然也开始说起口头禅。两人随说随走,摇摇晃晃地走了没几分钟,就回到了宿舍。俩人二话不说,推开自己卧室的门,倒头就睡。

  ………………………………

  等王成林睡醒的时候,外面的天都黑了。只感觉头痛欲裂,口干舌燥,王成林揉了揉太阳穴,起来倒了杯水一口喝干。看了看隔壁屋的李万峥,这货还在呼呼大睡。王成林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多。看来这货要一直睡到明天早上了。

  因为已经睡了一下午,头又痛的厉害,所以王成林现在是睡意全无。回到卧室,打开收音机,继续躺在床上听起音乐。

  有人说,现在这社会,谁还用收音机这么老土旧的东西?这却要从王成林的生活经历说起。王成林考上大学的那年,母亲已经去世,家里负债累累。但是父亲还是非常高兴。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晚上,父亲打回一斤散酒,买回一包五香花生米,炒了一盘土豆丝,王成林就和父亲沉默地喝起酒来。父亲向来是一个沉默的人。虽然谁都不曾多说,但是王成林能够感受到父亲心中的喜悦。喝到最后,父亲从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到王成林手中,说道:“这是给你的奖励品。别人家的孩子上大学,家里都给配笔记本,还有那个什么Pad,或者是什么苹果手机。我买不起。”王成林打开包装盒,里面是一部收音机,顿时眼睛都湿润起来。

  大学期间,王成林就养成了每天晚上听收音机的习惯。父亲去世以后,这个习惯更是变成了雷打不动的每天必修课,就算再忙再累,也从未间断。每天晚上躺在床上,听着收音机,就好像看到父母在自己面前,母亲在收拾家务,父亲坐在板凳上抽着闷烟,弟弟坐在桌前写着作业。那个收音机一直陪伴了王成林三年半。直到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学期,才终告报废。

  参加工作以后,王成林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时,没有用来买新衣服,也没用来换新手机,而是买了一台最新款的、最高科技的收音机。这个收音机可以超长距离接收信号。王成林就曾经在一次无意之中,收到了来自某岛国的爱情动作广播,那里面的叫声,直听得王成林兽血沸腾,鼻血长流。李万峥经常拿收音机取笑他,他也曾自嘲说自己有“收音机情节”。

  躺在床上听着音乐,静静地想着过去的事,王成林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今天和李万峥的聊天,又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一直到凌晨两点左右,电台节目播放完毕,王成林习惯性的把所有频道都调了一遍,就准备睡觉了。就在这时,频道调到一个平时没收听过的频道上。

  “嗞……吱……请注意……一定……嗞嗞……现在……隔离……埃博拉……嗞……”

  收音机里一个急促而刻意压低的声音,在说着南方腔的普通话。听到这个断断续续的广播,王成林顿时感觉有趣。这么晚了还在广播,而且还是这么业余的一个广播员,连普通话都讲不好,也能出来做电台主持人?还什么埃博拉,都几年前的事了。这特么的不会是个有声小说吧?信号这么差,真不知道是从哪个犄角旮旯发出来的。或许是某个地方电台也说不定。自从买了这个收音机以后,就经常收到一些这样的小电台。

  “……互相转告……吱吱……怀疑……死亡率……丧尸……嗞……院长……”

  听了一会,这好像是个循环播报的节目。其中一些词,引起了王成林的兴趣。作为一名医生,对这些词天生就比较敏感。反正现在也不是很困,就听听都是怎么忽悠人的吧。王成林微调了一下频道旋钮,这次终于听的清楚一些了。

  “……所有收听的人们请注意!这不是愚人节恶搞!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请一定将以下信息互相转告!再重复一次,这不是愚人节恶搞!这是一件真实而非常重要的事情!请务必将以下信息转告其他人……”

  又是愚人节的恶搞节目。一般这类的节目,一开始都搞得很神秘很真实,到最后才揭开谜底。王成林不屑的撇撇嘴。不过这广播员的语气中,带着的急迫、焦躁、慌张和绝望,确实很真实。或许这是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了吧。要是普通话能再标准一些,绝对能成为出色的配音演员。

  “……我是贵州省临河市祥玉县的医院院长!我在几名保安和医护人员的保护下,潜入本地电台,对外发布这个消息!一周前,我县爆发了埃博拉疫情!起初的几名感染者,都是曾经注射过埃博拉抗体的患者,前期症状极其类似于埃博拉病毒!但是我们已经试过,埃博拉疫苗对其无效,反而会加速患者的死亡和尸变。我怀疑这是一种新型的变异埃博拉!!!”

  “本次爆发的疫情不同于以往,新型变异埃博拉只对人类感染,目前尚未发现可以感染动物。这种病毒一旦感染,潜伏期不到一天,发病非常迅速!死亡率高达百分之百!!而且患者死亡后,短则几分钟,长则几个小时,就会发生尸变,变成丧尸。尸变率也高达百分之百!!!而且这种变异埃博拉传染性极强,只要被丧尸咬伤,就会被传染。也不排除空气传播的可能性!我预计,用不了很长时间,这种病毒就有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全面爆发。尤其是曾经的埃博拉重灾区,一定要注意那些曾经注射过疫苗的人!”

  “从疫情爆发开始,短短五天时间,整个县城20万人大部分被感染,变为丧尸。只有极少数幸存者,藏在隐秘的地方,从而幸免于难。我县武装部曾与这些丧尸交火,发现这些丧尸相当难对付,全身几乎没有弱点。任何针对躯干和肢体的攻击无效。最终我县武装战士全部壮烈牺牲。我抓到了一个落单的丧尸,研究后发现,这些丧尸的视力几乎完全退化,嗅觉方面,说不上是进化还是退化,因为对其它所有气味都没有任何反应,却唯独对血液有较强的嗅探能力,可以在周围几米内,闻到鲜血的气味,从而追击目标。听力方面,相比于正常人类更加灵敏,能敏锐地捕捉和定位到声音讯号。实验证明,只有直接破坏丧尸的大脑中枢系统,才能杀死。一定要记住!!如果遇到这类丧尸,一定要第一时间攻击其头部,才能杀死它。”

  “我县现在已经被全部戒严,隔离。县城周边全是武装部队。所有人员禁止进出。所有的网线、电话线都被掐断,所有的手机信号全被屏蔽。我只能试试用这种方式,把消息传递出去。希望有人能收到这则消息,把这个重要消息发布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