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停下脚步,将金钱剑拿在手中,那小哥见我不动了于是问我“你要干什么,不要命啦?”

  我说“你先走我来拖住他”

  他却用一种跟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要走一起走,大不了我陪你留下来做殊死一搏”我心中那个感动啊。这才认识多久,关系都堪比生死兄弟了。只是后来我们两个熟的不得了的时候我问他,当时为什么会想要陪我一起留下来,他的回答却是「我当时要是走了,你拦的住还好说,拦不住我只是比你晚死一会,索性不如陪你留下来,说不定还有条活路」。

  于是我收敛收敛了心神,手上拿着金钱剑,捏住剑柄尾端的那条线,用力一扯,铜钱全部飞了出去。见此我又一狠心咬破舌尖,一口舌尖血喷了上去大喊“敕令——诛邪”每个人身上的舌尖血,中指血都是驱邪避煞的利器,对付一般小鬼简直是虐菜,要不然为什么鄙视人的时候要竖中指。咳咳,说跑偏了。当舌尖学喷在铜钱上的时候,铜钱上仿佛有一道金光一闪而过。铜钱打在女鬼身上一道道青烟瞬间冒起,是时候了,我拉起那位小哥的手一路狂奔,总算是跑出了危险范围之内。

  “哎呦!我去,要累死小爷我了”我感叹道。

  这时那位小哥对我躬身,双手环抱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兄台舍命相救,敢问兄台尊姓大名”我一听就乐了,分明是他对我出手相救怎么还向我道谢,感情这人是一小白啊!那我可有的玩了。

  看正vW版4章t节上~。酷RY匠Fa网

  “道友不必多礼,在下姓张名天道,四川古城人士”

  我才说完那人就惊讶起来“我听闻古城张家的人尽都道法高超,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我客气道“哪里哪里,道友谬赞了,敢问兄台姓甚名谁,师承何处”我心说和这小子说话太费劲了。

  那人连忙回答道“在下姓唐名昊儒,师承吴瀚海先生”

  我听后不禁惊讶道“what.the.fuck.你再说一遍”虽然我已经大致猜到了,可是我还是想在确认一遍,唐昊儒好像被我刚刚那么大的声音给吓到了。

  小心翼翼的又说了一遍“在下姓唐名昊儒,师承吴瀚海先生,敢问有什么不对吗?”

  我意识着刚才有些失态于是用略带歉意的语气说“你师父真是上代道尊,吴瀚海先生”

  我看见他有些自豪的说“如假包换,别无二家”我心想,我滴个乖乖,这可了不得感情是道尊的得意弟子啊!怪不得剑法如此犀利。

  我问道“你刚才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说道“我听闻那里有妖邪作祟,故此前往那里打探,然后就发生了刚才的一幕”他的回答干净利落不卑不亢很有礼貌,但无形中却给人一种距离感。我们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意识到已经不早了,应该会酒店休息了。

  于是起身说道“我先走了,我们有缘再见”

  可是他却说到“在下有一事相求不知兄台可否应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