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幽族人想了一会儿,道:“您三百万年前毫无抵抗的被锁紧进了棺中,是以除了古八族的人,没人知道您,而且······”

  那幽族人说到这突然闭了嘴,只是用他那双幽绿色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个红衣人。

  红衣人并未回应他,反而是离落道:“嗤嗤,我看你们悠哉了三百万年,也该退场了!”

  那幽族人一听,幽绿色的眸子一闪道:“族中如今剩下的皆是年轻一辈,您若是不嫌弃,我便叫他们来。”

  这次,并无人理他,他尴尬的呵呵两声,起身离开了。

  不一会儿,那人身后便跟来十个人,皆是黑袍绿眼,至于长相,实在是分不清。

  红衣人打量了他们一眼,突的指着其中一人,道:“过来。”

  那人一愣,而后便大步上前跪在红衣人的面前,道:“幽生拜见大人。”

  “咯咯,倒是个有见识的。”

  红衣人拖着下巴又仔细打量了他一遍,突然对身后的离落道:“去跟他比一比。”

  d.酷…匠%(网ZC唯一i正/b版…Z,其x¤他都是N盗#版√f

  离落闻此一怔,眯起那双碧瞳盯着跪在地上的那人道:“离落早就想跟幽族的人比一比,但奈何没有机会,如今,就请赐教了。”

  那幽族人站起身,对着离落一拱手,然后二人便寻了处空旷的地方,开始比武。

  只见离落缓缓从袖中拿出一把木质扇子,两手沿着扇形往外一拉,那扇子就直接变成了一把长刀,在月光下反射着粼粼的幽光。

  那幽族人见此,面部表情不变,而是直接伸出了双手,那手上,竟长着绿绿的长指甲,很是锋利。

  二者战斗一触皆发,只见离落挥着那柄刀一个横冲劈刺,那幽族人脚下一用力,直接腾到空中,然后就是铿锵一声,那个幽族人单手打在那柄刀上,借力又是往空中一翻,双脚直接向离落踢来,离落见此,碧眸一眯,猛一矮身,而刚才的那柄刀直接换成了反手,直向空中那个幽族人刺去,那幽族人见此,突然自手中喷出一道墨绿色的火焰,同时双手一挡,落地,再猛一用力,那尖尖的利爪便化为五道寒锋向着离落袭去。

  那红衣人依旧是盘坐在那里,动也未动,只是一双冰蓝色的眼睛毫无温度的注视着打斗的二人,而其余的幽族人也如他一般,因为那个正在打斗的幽族人,是他们几个中最强的,不想那红衣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离落见此也丝毫不慌乱,而是再一撤刀,直接将那团幽炎打飞了出去,同时猛力一抬脚,对的正是那人的胸口处,那人赶忙又是一个漂亮的空翻身,再次一躲,直接从口中吐出一大团墨绿色的火焰。

  离落的手与此同时一挥,便是有青绿的火从他的指缝间露出,直接将那团墨绿色的火焰划散,然后又是铿锵几声,两人直接缠斗起来,竟不分上下。

  幽族的其余几人面色皆有震惊,族长挑选的都是族中最厉害的,那个白发男人竟能与他不分上下?

  红衣人见此却是一挑眉,淡淡道:“回来吧!”

  打斗二人闻此,动作皆是一顿,然后同时收手往后撤去。

  “不知您可满意?”这时,那个一直在旁旁观的幽族族长问道。

  红衣人点了点头,道:“可以,现在跟我走吧。”然后起身,率先往他来时的路走去,离落也忙跟在他的后面。

  那几个幽族人闻言看了看那个幽族族长,见他点头,便也跟了上去。

  红衣人离开了幽族,便又重新回到了那片石林中,但是走到一半他却站住不动了,然后走到那个断裂的石柱旁,皱着眉打量着,离落也是同样如此,因为,这里应是有具干尸,但现在,那干尸竟然不见了?

  “幽生,你们杀的那些人尸体可还在?”红衣人淡淡的问道。

  那个叫幽生的忙上前回道:“在。”

  红衣人点了点头,不再问了,再次往石林外走去,此时那幽生突然叫道:“大人,幽族有幽灵鸟,我们可以乘坐它们到龙族。”

  却不想红衣人闻此脚步微顿,而后道:“我不喜欢它们。”接着就再次往龙谷行去。

  身后那几个幽族人互看了一眼,也只好跟着去了。

  一行人连续赶路,在上空化为一道道弧形,只用了两天时间便赶到了龙族如今所在的聚居地,南域的最南部。

  单单是从远处几百里便听到涛涛河水汹涌澎湃的声音,几人从空中落下,便见郁郁葱葱的树木,突然,有树叶发出哗啦一声,接着便从一棵参天大树上跳下一个人来,那人红衣红发黄金瞳,正是龙炎。

  可是他的脸上,却不知何故竟是布满了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一个大大的青黑眼圈。

  几人见此皆是一愣,可龙炎却不似之前那般傲气,并未在意几人的打量,甚至也没有问红衣人身后为何跟着几个幽族人,而只是淡淡道:“龙谷的入口加了禁制,你们找不到。”接着便转身走进繁茂的树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