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惊,试探的问道:“夫人?”

  那女子淡淡的点了点头,“他总是如此,却以为我从不知。”

  黄衫女子一愣,而后道:“主人是为了您······”

  “恩······”

  静谧的夜,正是各种邪恶东西的滋生时间,只听夜中传来刺啦刺啦的声音,这是噬血藤生长的声音,还有咝咝的声音时断时续,这是暗夜蛇出来觅食的声音。

  南域东部虽然靠近灵脉山,但是,以如今人族的实力来说,却是像是守着一块肥肉而不知从何下口。

  一青袍蟒纹的男子连续翻过几个屋子,向着灵脉山深处而行,密密的树丛遮住了他的视线,可是他却好似根本不受阻碍,未有一丝迟疑的穿过那密密的树丛。

  显然,此路,他早已走过数次。

  到了一个山谷里,他停了下来,却是皱了皱眉,四下张望了一下,而后面色一变,突然就往后退去。

  却听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传来:“不用逃,这没有危险。”

  他一顿,停了下来,回身望去,就见身后出现了一个人,一身如血的红衣,可却是看不清面孔。

  他一愣,暗暗警惕起来,问道:“不知阁下是?”

  那人道:“主人。”

  “你是他的主人?”

  那人不答,他又问:“你为何要帮我们?”

  那人依旧不答,抬手甩给了他个瓶子,道:“一百万年,我要人族兴盛起来,她的眼睛,我会替她治好。”

  他一愣,接过那瓶子,还想问什么,就见面前的人不见了,而是出现了一个有着一双血红色的眸子的黑衣人,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紫衣少女,正是白天送给他东西的那个少女。

  那个少女见他直接说道:“我是阿玲,会帮你。”

  “你也是人族?为·······”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那个瓶子里有着一味药,给她敷上,保她眼睛不烂。”那少女打断他的话直接道。

  蓝枫雨泽闻此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如今,萱儿是他的命,两年来,经历的太多,他也是变了·······

  蓝枫雨泽踏着夜色极为熟练的翻过几道屋檐,很是顺利的回到了他白天去的那个小院,却见一个紫衣女子正如白日那般坐在那个石凳上,及其温柔的抚摸着自己鼓起的肚子。

  他脚步一顿,慢慢走到那女子身旁,轻声叫了一声“萱儿。”

  那女子听到声音,忙转头望向他,绽放出了一个极其温柔的笑容。

  蓝枫雨泽一愣,忽的抱住她,然后在她的脸上落下极其细密的吻,那凉凉的唇瓣吻过那玉白额头,吻过那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突的停了下来。

  一股很苦很苦的味道从舌尖传来,听说心苦的人,眼泪总是苦的。

  他忙把那人搂进怀里轻叹:“萱儿,是我的错。”

  那女子轻轻摇头,渐渐哭出声来。

  两年前,他们好不容易逃了出去,本该是令人庆幸,却不想,当他们历尽千难万险回到自己的家族,面对的是长老们毫不留情的大笔一挥,将他们逐出了族谱。

  若是仅仅逐出族谱也就算了,但是族里的人却是贪图紫衣女子身上的族令和男子身上的血,两家竟然联合起来追杀他们。

  其它灵族不能去,又是面对人族的追杀,两人只好相携着往东域跑去。

  然而,最后,在南域边缘,他们还是被人追上了。

  而且那人很强,他们二人根本不敌,最后紫衣女子拼着自断灵脉将蓝枫雨泽送了出去,自己却是被抓。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蓝枫雨泽遇到了那个有着血红色的眸子的黑影,未失去萱儿时,他从不觉得她如此重要,失去了她时,才感觉撕心裂肺的疼。

  所以他与那人作了交易,萱儿被救回来了,却是浑身伤痕,灵力被废,一身紫衣被撕扯的不成样子,身上全是青青紫紫的吻痕。

  她只是呆呆的看着前方,不说一句话。

  见此,他一把抱住她,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是他无用,是那些该死的人,他们该死!而最后,他也做到了!

  女子渐渐哭累了,她灵力全失,此时已是近午夜,早已撑不住,终于睡了过去。

  酷匠@s网o唯一V正+n版《,其◇他y"都是?盗i版$/

  蓝枫雨泽见此幽幽一叹抱紧她的身躯,喃喃道:“萱儿,我会护好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