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池的血很冰,红衣人潜进池中便觉一阵冰冷刺骨,可是很快,他就用力一扑,而后哗啦的钻出了水面。

  一身红衣被血浸的更加红艳,那银色的头发也被血染红,那张脸依旧的是面无表情,他环顾一下周围。

  果然,虽然周围的环境依然与他来之前一样,但却没有了那些细线,血池不过是个转换站而已。

  他抬腿迈向池沿,走到他来时的那个石道里,这个石道并没有骨头,但是,石道的壁顶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的蛇,它们的眼闪着幽幽的绿光。

  红衣人脚步微顿,继而又向着那个石道走去,随着他走近,那些蛇便逐个的往下掉落,有的甚至掉到了红衣人身上,可是,它们一触及到红衣人便哧的一声化为了黑色的灰烬。

  但红衣人却并未因此而放轻松,反而是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连他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很快便走出了石道,来到了下一个石室中。

  这个石室很是空旷,却坐着一个人,那人一头花白的头发,一身暗红色的袍子,见他来,突然笑道:“混沌之胎,老夫等你很久了。”

  红衣人看着他,忽然道:“葬仪呢?”

  那人看着红衣人笑了笑道:“当年灵王都在他手上所伤,又有谁能动的了他呢。”

  红衣人闻此,不答了,而是站在原地不动,用那双死气沉沉的冰蓝色眸子紧紧的盯着他。

  :T酷_匠,N网6…正V版首●发(

  “老朋友见面,却是如此防备,唉······如今我已入幽冥,出不的黄泉。”那人叹道。

  红衣人不答,那人又继续说道:“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自己曾经的气息,龙炼找过你了。”

  “的确。”

  “龙族已成罪人,但却能再次繁荣三百万年,是龙炼之功,老夫不悔自己所做,但混沌界永远不会承认龙族了。”那人又叹道。

  “你想让龙族重回混沌界?”

  “混沌之胎,你能做到。”那人忽的热切的望着红衣人。

  “龙天,始灵已绝迹了,你的主人已不存在了。”红衣人淡淡的道。

  “不!不!主人不会死,主人是万能的!”那人忽的尖叫。

  红衣人皱了皱眉,绕过他继续走,却不料,那人忽然对他动手,口中叫道:“混沌之胎,主人死了,你还有什么用!”

  红衣人侧身一躲,那双冰蓝色的眸子突的溢出了杀气,一个翻身,从那人身上滚过,而后一下子抽出鞭子,把它勒在了那人的脖子上,用力一拉,随即把那人吊起。

  那人脖子被勒,可却浑不在意,双手直直的向红衣人抓去。

  红衣人见此,面色冷淡,然后一下提起手,就把自己的手插入了那人的咽喉,而后,那人便是剧烈抖动抽搐起来,再然后,便是阵阵黑烟从他的口中溢出,再然后,就是熊熊的火焰。

  地火,能烧万物。红衣人处理完那人,便是头也不回的往下一处而去,龙族死后虽有灵,却是不全,不足为俱。

  而在这黄泉洞的深处,却正在发生一场大战,那个地方实在太暗,仅能看到一双幽绿色瞳孔,和一把锋利的刀子碰在坚硬物体上迸出的火花。

  有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他怒吼道:“我们千万年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你是要在幽冥界掀起动乱吗!”

  “你死了,幽冥自不会乱!”

  “哼!葬仪,你也太小看我了。”

  黄泉深处有结界,红衣人并不能感觉出那里是否有什么事情发生,此时的他正陷在一群影子的包围里。

  那群影子皆是成黄褐色,眼睛发着粼粼绿光,除了那双眼睛,它们的身形皆是忽而显现而又忽的不见,很是诡异。

  只见它们长长的尾部一扫,红衣人就一下子单膝触地,脸色煞白,那群影子只是围着他,并不发动攻击。

  接着洞内又传来什么东西的吱吱声,数量很多,它们移动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显现了身形,竟然是长着白毛类似猴子的东西。

  它们并不管什么先来后到,见到红衣人就一只只兴奋的扑了过去,红衣人想起身,可身前飘着的影子一扫,他便又一次无力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那群白毛猴子见此叫的更加兴奋,张牙舞爪的就向着跪地那人扑去。

  可未及它们近身,就有一株白色的藤蔓一下子缠住了它们的身躯,那藤蔓一用力,那些个白毛猴子就直接被拧成了团,还夹杂着骨头碎裂的声音,之后,那白毛团就迅速的枯萎。

  红衣人依旧是无力的单膝跪在那里,一双冰蓝色的眼竟浮现出一丝焦急,但无论他怎么想站起来,都是无济于事。

  白藤守在他周围,防止那些个白毛猴子的攻击,白毛猴子惧怕那白藤,绕着圈打转,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声音,此起彼伏,在这洞中来回传响极似鬼哭。

  但是,白藤似也拿那些个褐色的影子毫无办法,它们时虚时实,根本触及不到,还间或的用那虚幻的尾部扫一下红衣人,一时间,红衣人的脸色更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