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原本是抱着希望的,可看到连蓝枫家长老的头都被挂在了城墙,他们便绝望了。

  南城封城第十天,不知从南城何处传来叮铃叮铃的铃音,有人寻声找去,就见那些曾经消失的人出现在了南城。

  但是,他们都死了,可是身上却环着诡异的花纹,随着似在眼前,又似在天边的铃音传来,那尸体竟开始攻击城内的人有人见此又叫:“傀儡族!巫族!”

  还有人叫道:“父亲!”

  顿时乱作一团。

  远处,一红衣人站在高高的楼阁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的混乱,风吹起他的衣袍,看起来却像是飘着的红云一般。

  一黑衣男子突然在他身后显现,也同样看着下方,“樱,这次,距幽冥界洞开还有多少年?”

  “三百年,主人,只要不是被幽火烧死的人,总能被引渡去幽冥。”

  “恩。”红衣人淡淡道,“快些结束就放他们回去吧。”

  “是因为龙炼?”

  “恩,彼此各取所需罢了,既我没死,那么,交易是该继续了,他,也试探够了。”

  黑衣人眉毛一皱道:“他为何如此。”

  “大抵是他老了吧。”

  “······”

  很快南城乱了,死去的人如行尸走肉般不停地攻击活着的人,或是曾经的亲人,或是曾经的敌人各个家族也不管曾经的恩怨了,而是共同合作,他们曾想在这南城抓住捣鬼的人,却没有成功,因为他们连那幕后之人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每一天,都会有人大吼,或是爷爷,或是长老,或是自己爱人的名字,但都有一个共同的主题。

  ‘y酷匠网正版√y首发

  那就是:“幽族,傀儡族,巫族,我与你们的仇不共戴天!”

  这日,一紫衣女子双目染血呆呆的坐在一个小巷里,身下是大片大片的鲜血,还有一个老人的尸体,老人的身旁有一拄杖。

  那紫衣女子的脸很美,可是,那双曾经布满寒意的双眼已成了两个血窟窿,她只是呆呆的坐着,眼里不住的流出血泪。

  今日,她本与躺在地上的那个老人,也就是她的爷爷,在这南城中寻找失踪的族人,却不想在这遇到了一个灰衣人。

  他蒙着脸,看不清面容,可那人手中却有一个血色的铃铛,还有一双冰到极致的灰色眼睛。

  当时老人就感不妙,忙拖住灰衣人想让她趁机逃,可是,他们都太低估那个人的实力了。

  很快,老人败下阵来被杀,其实她本可以逃走,但那人是他的亲人,是以她没有走,即使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她还是冲向了那个人。

  一招,那个灰衣人仅是摇了摇铃,自己就倒在了地上然后那个灰衣人便桀桀的阴笑着向她走来,一把揪起她的头发。

  用那双灰色的冷到极致的眼睛打量着她,而后好似看到了什么好东西似得的啧啧叹道:“好眼睛!”

  她一惊,就见那人那双枯瘦如柴的手向她伸来,她想反抗,她想喊叫,可是全身发软的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只得看着那双手越来越近,而后挖走了她的眼睛,她却也只能是张大嘴而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同时,她也听到那人自言自语的说:“这次,有了这么多人族强者的尸体,桀桀,龙族你能奈我何?”

  接着那人一把把她像垃圾似的丢开,而后阴笑着走了。

  她突然明白了,原来,他们这些人,只不过是说用就用的工具,他们辛辛苦苦修炼了这么多年,呵呵,不过是为他人作了嫁衣!

  她恨,她好恨,若她能出去,幽族,巫族,傀儡族,你们不得好死!!

  而与此同时,这样的场景也在南城的各个地方上演着。

  很快,南城乱了,却并不是因为恐惧,因为哀伤,而是他们突然意识到了自己不过是别人养起来准备待宰的羔羊,他们这么多年的努力就如此的一文不值。

  所以,他们怒了,而同时,他们也恨死了那些人。

  “啧啧,若是让他们知道,是我们做的这件事,那岂不是要遭受这些人的围堵?”离落站在千面客栈的二楼淡淡的看着远处的人。

  “他们的手也未必干净!”犴冷冷的答道“哼!龙族的人不愿亲自动手,这个,早晚要找回来!”离落第一次面上不带他那招牌式的微笑而是面色阴沉道。

  犴却并未答话,离落一愣,忽的又挂起了那妖娆的笑脸,眯着那双碧色的狐狸眼看着身旁的那人道:“哦呀!阿狸倒是忘了,你也是条龙呢。”说着,转了身,朝楼下走去。

  犴皱了皱眉,依旧是未答话,他不否认自己是龙,但他绝对不是那个龙族的一员,他自小无父无母,而与他最亲近的,却是梦里那人。

  那个有着一双银灰色眸子的人,每一场梦,他都能看见他,或是就这么一直远远的看着他,或是有时走到他的面前抽他的血,或是有时掰下他的一根手指。

  他一直看不清那人的脸,是以也看不清那人究竟是不是痛苦,但,想来,那人也是一直面无表情的,他一直就是如此。

  所以,他不想回到那个什么都没有的地下,而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一直跟着他。

  或许,是因为他是这世上自己唯一熟悉的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