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人族真的很聪明,第二天,整个气氛紧张的南城就流传出这样一件事。

  听说南城的各位长老们昨夜抓了一个黑袍人,而本来应是将这黑袍人好好的审问一番,可是当长老们看到他的脸时,脸色骤然一变,而后却将其秘密看押起来,不让任何人靠近。

  这件事本不会被大多数人知晓,却偏偏闹得如今是满城皆知,令人不由得不起疑,但却是最好的方法。

  若真的是古八族,那么这一招就叫敲山震虎,震不震的动还另说,但总能起个提醒。

  若,不是古八族,那么这一招就叫引蛇出洞,无论有人被抓的消息是真是假,那些人指定会来查看,若那被抓之人不小心吐露了消息,那么那些人将会受到人族和古八族的共同追杀。

  前者是因为自己被人困在了城中,后者,那么,就是尊严的问题了。

  但是很可惜,若是一个庞大的组织,或许真的会中计,而若是换了其他人的几个人,可能也会中计,错就错在人族对自己有些过于自信,以为自己只是被困而已,他们显然不会想到,会有人,早已把握了南城,而他们,只是待宰的肉。

  “主人,他们想引蛇出洞,我们,是不是让他们引?”

  离落站在窗边看着那个坐在窗棂上的红衣人道,红衣人淡淡的点了点头,“南城,你可以练练。”

  离落一愣,而后眯起那双碧眸道:“主人也太看的起阿狸了,阿狸受宠若惊呢。”

  红衣人并未理会他的抱怨,淡淡道:“以后,总要习惯,这次,等八天后吧。”

  离落一愣,随即皱了皱眉道:“阿狸知道了。”

  “恩,去吧。”

  离落还想说什么,听闻此,也就闭了嘴,转身离开了房间,主人不愿自己多问也无妨,自己总会知道。

  待离落退出屋子后,红衣人才叫道:“樱。”一黑衣男子凭空出现,静立在红衣人面前,等待着吩咐,“蓝枫家的那个老头,把他的头,挂在城墙上,用幽族人的样子。”黑衣人答了声是,便隐去了身形。

  却不想,那红衣人突然皱眉“回来!”

  黑衣人并未走很远,闻此再次现身,很是奇怪的望向那人,略有些疑惑的道:“主人?”

  “你不问问我为何让你去杀那个老头。”黑衣人闻此,忙单膝跪地道:“樱自该遵守主人的命令。”

  红衣人沉默了一会才说:“那人,与幽族有关,先去龙族,你亲自去给龙炼送个东西,不要让任何人发现。”黑衣人答了声是,便再次消失。

  “你为什么不告诉那只狐狸龙炼已知道你没死?”这时,屋檐上传来一道冷冰冰的声音,正是犴。

  “我从未想瞒过他,只是,现在,却也是无妨。”红衣人头也不抬的道,“哦?因为混沌之胎没有了心。”

  “咯咯,你这么说也是不错,况且,龙炼如今正忙着下一届界主的事,暂时不会有空来管我。”“可是,他送来了一只手,那手是谁的?”

  这次红衣人不再答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

  犴等了一会,不见他答话,也就不再问了,这人,从来都是说一半留一半,不过想来,那手的主人也不算重要。

  否则,从那人脸上的神色就可看的出来,虽然,他从来都是面无表情,但接触久了,总能发现端倪。

  人族的人苦苦等了数日,也不见有人来打探消息亦或者是直接摊牌,南城依旧是被隔绝着,一直持续了八日,有的人开始惶惶不安,有的人,直接三三两两的结伴想把结界轰开,却不想,被烧得连渣都不剩。

  其实,早在封城的第三日,便有人族的十几个强者联手破界,可依旧未成功。

  实力强的能很快躲过结界的反噬,实力弱一些的便直接被火反噬,即使扑灭了火,也再也用不了灵力了。

  第九日,连一直沉稳的蓝枫羽也有些坐不住了,而他正是那个将这份引蛇出洞的计划发扬光大的人。

  “爷爷,您说,这次幕后的究竟有没有古八族的人?”一个身穿青衣纹莽的男子道。

  蓝枫羽摇了摇头:“应当并不是古八族,以他们的实力,没必要如此。”

  蓝枫雨泽一愣皱眉又问道:“难不成幽族的人反水了?”

  酷)匠网◇¤首:%发

  蓝枫羽闻此刚想说什么,就听一声桀桀的怪笑传来,他一惊,看向那声音来源,就见一黑袍人瞪着一双幽绿色的眼看着他们。

  “阁下是······”他迟疑道,那幽族人又是一声桀桀的怪笑。

  “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蓝枫羽眉毛一皱,看见那个人又将视线移向自己身旁。

  于是,他忙把蓝枫雨泽护到身后,那幽族人见此又是一阵怪笑:“桀桀,你倒是有个好孙子。”

  蓝枫羽又是一皱眉,问道:“幽暗?”

  “桀桀,我倒还以为你与我们幽族三十年前进行交易后又反悔了,哼!”

  “果真是你,你想······”

  未及他说完,他身后那人突然大叫:“爷爷,你怎么能跟幽族做交易,你忘了我的父母是怎么死的了吗,你······”

  说到这,他又好似突然发现了什么,一脸震惊的看着蓝枫羽,喃喃道:“难道是你·····”

  蓝枫羽不答,而是很不客气的对着那幽族人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幽族人桀桀一笑,而后伸出一只手指指着蓝枫雨泽,蓝枫雨泽身子一僵。

  但很快,那幽族人又将那只手指转到了蓝枫羽身上道:“龙族近来与我幽族不和,桀桀,那个秘密······”

  说着,就嗖的化为一道绿焰向着蓝枫羽袭去。

  二人很快打斗起来,却并未引来其他人,显然这里已被封了。

  蓝枫雨泽面露复杂的看着打斗的那个蓝色身影,自己的爷爷。

  其实,他并非自己的爷爷,而是在自己的父母死后收养的他,他的父母很强,是幽族人杀了他们。

  他查了很多年,都不知幽族为何要杀他们,而他的父母死的时候距今刚好三十年,他不愿意去想是眼前这人,即使,他早有怀疑。

  那个幽族人显然实力很强,蓝枫羽根本不敌,只听噗的一声,就见蓝枫羽吐出了一口鲜血,而后被一掌击飞倒在地上。

  眼看着那个幽族人就要向自己走来,就听他突然的说道:“他的血,可以帮助人提高灵力。”

  闻及此,蓝枫雨泽一怔,继而脸色更加复杂起来,的确,自己的血是有这样的功能。

  但,这就能是他恩将仇报杀了自己父母的理由?

  这就是他强行霸占了自己姐姐美其名曰为了替她保住命的理由?

  呵呵,那么,这么多年,他对自己的好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血?

  “哈哈哈!”他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双目欲裂,握着拳头一步一步的走到那人面前,叫道:“呵呵,爷爷,蓝枫羽!”

  蓝枫羽看着他如此,也是有些惊愕,可惜,他受了伤,动不了,“雨泽,你听····”说着,他突然换上了一副震惊的神色,低下头看着自己腹部插入的一只手,很是不可思议。

  蓝枫雨泽看也不看他,双手猛一用力,就听一声惨叫,然后就是一股热的鲜血喷到了他的脸上,他竟把那人的肠子给拉了出来!

  “桀桀,倒是个心狠的。”那幽族人始终未动看着眼前这一幕,蓝枫雨泽没有说话,而是突的向那幽族人袭去,父母之仇,他也有一份!

  幽族那人再次桀桀一笑,一拂袖就把那个发疯般的蓝枫雨泽打的倒飞出去,直撞塌了一间屋子。

  “桀桀,你再修炼一千年吧。”说着就往蓝枫羽躺的地方走去,蓝枫羽满目恐惧的望着他,那人蹲下身,看着面前那人惊恐的面容,桀桀的笑,而后手上出现了一束碧绿的幽炎·····蓝枫雨泽醒来时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边坐着个紫衣蒙着紫纱的人,那人见他醒了,只是冷冷的说道:“他的头被钉在了城墙上。”

  蓝枫雨泽一愣,并未有何表情,而是说:“你都看到了?”

  那紫衣女人犹豫了会,点了点头,那时,她正好有事去找蓝枫家的长老,却不料,被结界封在了里面。

  不过,好在,并未有人想要杀人灭口。

  “恩。”蓝枫雨泽淡淡的嗯了声,不再说话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