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落自是能听出红衣人心情很是不错,也就不再跪着,而是恢复了他那副妖娆的样子道:“主人若是吓跑了阿狸的客人,阿狸可是会伤心的。”

  接着不待红衣人回话,他又道:“不过若是主人能够回来,就算所有的客人都走了,阿狸也不会拦的。”这一句却是实实在在的真心话。

  千面狐族,曾为妖族最为昌盛的族群之一,可是,盛极必衰,千面狐族的昌盛持续了太久,早该枯竭,然而,千面狐族却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最后被其它族的人扣上了一顶违反妖族族规的帽子。

  之后便被驱逐出了妖族,而那个冒犯族规的人,正是离落的母亲,她爱上了一只野狐,而后生下了离落。

  其实,这根本轮不到妖族一起来管,可是妖族的其它族贪图千面狐族万年来积攒的底蕴,硬是把这件事与族规挂上了勾。

  但,妖族的人并未下令处死离落的父母,杀死他们的,却是千面狐族的族人,他们不肯接受自己被妖族除名的真相。

  是以,他们怨恨离落一家人,离落的父亲被剥了皮,挂在狐族长老门前整整一个月。

  离落的母亲是个美人,有狐族的人看她长得貌美,束缚了她的灵力,想要凌辱她,她不愿,一头撞死在墙上,脑浆四溅。

  然后,便是离落,他绝对的遗传了他母亲的面容,又加了父亲的英俊。

  但,所幸,离落的母亲是个聪明的人,她早早的察觉到不妙,用自己的毕生的灵力封了离落的颜,敛了他的形。

  狐族的人却依旧是对他施以各种酷刑,让年龄幼小的他干尽所有的杂事。

  是以,他在这种环境下逐渐学会了看人脸色,学会了弯腰,学会了笑,更学会了如何讨好别人,如何隐藏自己,如何去报仇。

  而这一切,都在他三万岁的时候完成了,三万年,对于人族来说,很长,对于妖族来说,却不过是眨眼之间。

  那一天,很平静,平静到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只不过是一代族长的辞世。

  那一天,很多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离落与虎王一起走进,族长的屋子,再然后,就是虎王一脸阴沉的出来,而离落,也成为了族长。

  有人不服,要去挑战,却只是一招就败在了离落手下,狐族颓废太久了······离落是个很聪明也很有实力的人,短短三百年,就让千面狐族的人重现世人眼前,虎族和蛇族原本打算在老族长死后瓜分狐族,却被离落横插了一脚,这才有了古墓中的那一幕。

  自是,蛇族的人和虎族的人对上鬼蚁族族长都没回来,鬼蚁族族长追杀离落一直追到了墓外,然而却是对上了与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他不敌,死了,在死前大叫:“为什么,为什么我永远不如你?”可等来的,却是那人冰冷的嗤笑。

  一个人,若是不为自己着想,那么,往往就是死路一条。

  真正的鬼蚁族族长自不会让家族的丑事流出,是以,他也开始了对离落的追杀,而且,是倾全族之力,离落虽不是善人,也绝非恶人,他并未动用狐族的力量,但也知道,他若完了,接下来,便是狐族。

  所以,他愿用自己的命换狐族此后安康,少了鬼蚁族,也就是前进的路上少了块绊脚石,之后,便随他们吧。

  一个种族的强大,并非仅仅靠他这个族长而已,他把那些人引到了黑泉。

  黑泉,便是通往幽冥界的路,妖族的人进去,绝对活不了,而他也一样。

  他从未想过,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竟会有人来救他,那人面无表情,连眼神都如一汪死水般,但他却救了他。

  然后,便是持续三天三夜的天雷,一丝一毫也未曾间断。

  其实,他答应那人只是权宜之计,他不确定,若是自己拒绝,会发生什么,他不愿赌,却不想,这人当了真。

  那日天雷停了,那人也只是淡淡的起身,脸色有些白,并未问为什么,只是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随我去南域。”

  “恩。”

  想到这,离落笑的更加妖媚了,他抬眼打量着红衣人身后的两个人,视线在转到犴的时候略微停顿了一下。

  而后若无其事的道:“主人,阿狸已经按您的吩咐做的丝毫不起眼,只选了家客栈,可是阿狸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一不小心,就成了这样,您可别怪我啊。”

  红衣人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而是负手向着二楼而去,离落也赶忙跟着去了。

  犴本想跟着去,却被那个刚刚醒过神的伙计拦住了,“二位贵客,掌柜的要与人谈事,请莫要为难。”

  犴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说说南城的情况。”二楼的一个雅间里,红衣人斜坐在椅子上问,“南城虽说是古域最大的交易市场,可南城的水却并不是很深,阿狸想,古八族的人不会任由人族壮大,这怕是他们暗中推动的,但,一年里,阿狸从未见过古八族的人,是以,阿狸想,动手的应是人族自己。”

  “恩。”红衣人淡淡回道,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南城其实并非真正的南区,真正的南区是在一面镜子里,镜子里面好像封着什么东西。”离落想了想又道。

  “恩,我已去看过了,至于那东西,是生命之火。”

  “生命之火,怪不得这里有个幽冥入口,却依旧如此繁荣。”离落想了想而后答道。

  1酷$匠…D网正版首b?发p“

  “我要设立一个组织。”红衣人头也不抬的道。

  “组织?”离落微微思索了一下就道:“主人想要用此来对抗古八族?”

  哪知红衣人摇了摇头道:“古八族不需要对付,很快,他们就会自己斗起来。”

  “那主人是····”离落不解的问。

  红衣人起身,推开窗,望着外面如墨般的夜色沉默半晌,淡淡道:“起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