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千面

  柳岩在南源家遭受围捕之时,红衣人早已带着一行人离开了镜中。

  这只是第一天,夜晚,古镜内是很少有人的。

  此刻已是黄昏,虽然古域没有太阳,但依然能感受到那类似夕阳西下的感觉。

  此刻,南城的各个大街已是人满为患,来自古域不同地方的不同人或乘着狮兽车来,或步行而至。

  但,他们如今都有一个共同目的,那就是找个落脚点。

  在南城的夜晚,如果一个人没有落脚处,那也就便是他已经一只脚迈进了黄泉,倒不是指南城有什么可怕的夜行者,最可怕的,不过是人心而已。

  红衣人带着月与犴两人依旧是在那青石坂路上慢慢的走着。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原是因为一间客栈仅剩了一间房,但却有两个人抢着要住。

  虽然路过的人大多都很忙,但还是有不少人驻足观看。

  究其原因,大抵是因为这间客栈了,千面客栈。

  至于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按照他们那个妖艳的掌柜的话来说那就是:“哦呀!一千个人有一千张面,一个人也同样可以有一千张面,但,不论是哪一张面,总要来住栈。”

  千面客栈的掌柜的叫千面,是一只长相妖艳,实力强大的妖狐,没人知道它从何而来,但他就是这么出现了。

  而且能在短短一年内在南城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将这间客栈给撑起来,而且,还是如此的风风火火。

  也怪不得,南源家那个心狠手辣的南源衣对他如此青睐。

  而今天,南源衣不知被什么人给烧死了,千面作为一个经常被南源衣骚扰的人,却至今没有南源家的人来找,这也是件怪事。

  是以,无论是想把千面踩下去的还是纯粹看热闹的,都聚集在千面客栈前想看看这个掌柜的,会如何处置这件事。

  很明显,闹事的这两人绝非普通灵者,从那周身的气质就能看的出来,伙计是绝对劝不下的。

  果然,不一会,那两人竟然动起手来,一位是个男子,一身青袍,绣着一只巨大青莽的花纹,一头墨发高高的扎起,显得格外精神。

  另一个,则是一位女子,手提一只乌金鸟,一身紫袍穿的极为妖娆,脸上蒙着紫纱,一双眼睛却是溢满杀气。

  红衣人看着面前如此多的人,脚步一顿,而后转身向着千面客栈对面的一个茶楼走去,上了二楼,叫来壶茶,斜倚在窗棂上看着下方,样子极尽风流。犴和月也寻了个位置坐下。

  犴说道:“千面就是你的另一个使灵?”

  红衣人不答,瞥了犴一眼,又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的打斗。

  青袍男子招招狠辣,且每一招都快的唬人眼,而紫衣女子也不逊色,同样是招招致命,不一样的是,青袍男子用的是爪,而那女子却用的是鞭。

  二人未尽实力,但打斗带来的灵波已足以威胁到周围的一切人或物。

  伙计见此赶忙转身向着栈内跑去,看样子是去找他掌柜的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就有一个人从栈内走了出来,而刚才那伙计也战战兢兢的跟在他身后。

  那人白发,黑衣,眯着一双极其迷人的狐狸眼,见此情况也不慌而是淡笑道:“哦呀!二位,来者是客,切莫伤了和气啊。”

  那打斗的二人明显没将他放在眼里,依旧是我行我素,那人也不恼,仍是淡笑道:“若是二位继续打下去······”

  更^R新最B}快Ym上酷LN匠4网Q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那么天马上就是要黑了呢,到时,可不要怪千面没有提醒二位了!”

  众人抬头看天,果然,天色已渐渐变暗了,估计再有一个时辰,这里将完全被黑夜笼罩。

  那二人很明显的一愣,纷纷住了手,那男子注视着千面问道:“你,什么意思。”

  千面依旧是淡笑,“呵呵,是千面管教伙计不利,明明客栈早已一间房也不剩,可偏偏,这伙计却记露了一位客人,白白害的两位在此动怒,千面在此向二位致歉了。”

  说着,竟弯腰一躬,虽幅度不大,但礼却是够了,他身后那伙计却连忙跪下朝着二人砰砰的磕头。

  那紫衣女子眉毛一挑,而那青衣男子却是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有人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这是不是条蛇也还未能确定,若是,也是条美丽的毒蛇。

  这场闹剧就在千面的几句话下轻轻松松的搞定了,而后他看也不看围观众人,一拂袖,转身进了客栈内。

  而那伙计,哪还有刚才诚惶诚恐的样子,很淡定的站起身,走到客栈里,关了门,阻了众人的视线。

  众人见此,也不再看,一哄而散。

  红衣人见此,满意的点了点头,纵身一跃,便从二楼的窗户下跳了下去,施施然走到千面客栈的门前,示意身后而来的月去敲门。

  伙计原本已打算打烊关门了,却不料又有人来敲门,于是他喊道:“千面客栈人已满,请到别家吧。”

  话音落,未听到门外有声,他心想人估计也就走了,所以没在意,正准备回房,却不想嘭的一声,门竟然直接被人踹开。

  伙计一惊,忙看向门外,只见一人一身白衣,一头白发,琉璃色紫的眸子透着咝咝煞气,而他身后,则是一个红衣人,银发蓝眸,周身散发着诡异的气息,红衣人的身旁还站着一个人,金衣金发宝蓝眸,看起来分外精明。

  而更主要的是,这几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皆与自己的掌柜不相上下,更有甚者,那红衣人更为出众些。

  他一时看愣了神,反应过来时,那几人已进入了店中,为首的正是那个红衣人,红衣人淡淡的瞥他一眼,毫无感情,但他却不知为何不敢动了,冷汗也在不住的往外冒。

  这时,他余光发现自家掌柜的正从二楼上慢慢而下,还是那么的从容不迫,但却在看到那红衣人时脸色刷的一变,而后快步走到红衣人身边,扑通一声跪下。

  沉默许久才沙哑的叫了声主人,红衣人眉毛一挑,很是奇怪的看着面前跪着的那人,然后那双桃花眼突的一眯,道:“那日走的急,忘了告诉你,阿狸。”

  虽然他的语气很淡,但在场的除了那小伙计都能听的出来,这人现在心情很不错。

  犴诧异的看了那个红衣人一眼,这是同行几日以来这人第二次情绪外漏。

  而每一次都是因为他的使灵,倒也不失为一个好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