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上方正在进行着一场战斗,犴正对战一个身形是少年的黑衣人。

  那个黑衣人虽然总体实力不及犴,但是,他很灵活,且控的一手好火,能把火控的像缎带一样扭来扭去,也能把火使得很是威武。

  犴虽未出全力,但七分还是有的,两者僵持不下,而另一面则是月和一个成年人身量的黑衣人在和和气气的谈话,当然,那是月认为的。

  月道:“你家公子打不过他。”黑衣人:“········”

  月又道:“刚才是你们想要买那只乌金鸟,应是给你家公子用的吧。”黑衣人:“········”

  月再道:“听闻百年前,古八族有人封了一束灵火,你家公子想要,怕是难啊。”黑衣人:“·······”

  月还道:“而且,如果你们拿走了这灵火,这南城就要成为死城了!”

  这次有人回话了:“那束火是生命之火,自会衍生出多个火种,用不着你来操心!”

  却是那个与犴对战的少年。

  少年又喊:“你们进去了,也一样拿不到,倒不如我们联手!”

  月:“······”

  黑衣人:“······”

  远处的一楼阁上慵懒的躺了个红衣人,那人看着下方的战斗,皱了皱眉。

  而后道:“你去那入口里挖个坑,再设个传送阵,传送地点,恩·······就南源家吧。”

  一黑影听此迅速隐在了黑暗中。

  红衣人等了一会然后啪的打了个响指,月一愣,犴住了手,彼此对望一眼,突然同时发动攻击。

  两黑衣人不敌,被打飞出去,等他们爬起来,两人已是不见了踪影。

  然后又是一阵咔嚓声,一黑衣人听此立即道:“公子,结界碎了,怕是会有人察觉到。”

  那个少年迟疑了一会狠狠道:“下次就没机会了,走,先进去再说。”

  u最@e新t?章节上酷匠FN网…#

  “公子,您不怕有诈?”那少年嘿嘿一笑,拿出了条银纹蛇,这条银纹蛇是两年前他正好在灵脉山救的,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那银纹蛇钻进入口后过了会就回来了,示意并无危险。

  于是少年二人就走了进去,却不想,才走几步,便是轰隆一声,石台塌了。

  而后脚下突然亮起了血红色的环纹,只听啊的一声叫,这里便再无生灵。

  有人闻见这轰隆声赶来冷哼一声:“又是个不自量力的,古八族的封印,你们能破吗?”

  同时又颇为苦恼道,“看来,又待修石台了。”

  而此刻,南源家的族长南源冥坐在南源家祠堂的首座,面露阴沉之色。

  只听他大声怒吼道:“废物,你们这群废物,南源家的人当街被杀,你们到现在还查不出来,我南源家的脸面何存?”

  下方跪着的那几人见家主发火,皆是战战兢兢的不敢接话,直到看着家主的面色越来越冷才道:“族长,您看是不是千面那个妖狐····?”

  南源冥闻此,沉思了一会,未曾答话,接着,他突然站起身,说道:“走,去找千······”

  未及他说完,就听啊的一声,然后就有两人一蛇从天而降,正好砸在了祠堂上,而后穿破屋顶砸到南源家的地面上。

  其中一个少年叫道:“妈的,摔死老子了,不要让老子再见到你们,否则·····”

  他刚一抬头,就见一个黑脸大叔面色不善的看着他,他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意识到自己摔到别人家里来了,忙拱手道:“在下柳岩,因受贼····”

  “把这两人抓起来!”南源冥看着两人气的大吼,柳岩眉毛一皱,还想解释。

  可南源冥连解释的机会也不给他,于是他面色也冷了。

  双手泛出红色的火焰,一时之间,南源家的整个祠堂内温度都拔高了起来,而南源冥见此突然大叫:“原来是你!”

  柳岩“······”

  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如何又招惹这大叔了,不过,既然来了,就打吧他从北域流浪到这,还没怕过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