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古域最大的交易市场,然而这里的主宰却是人族。

  自混沌之初,便是各种灵物初现之际,而人族却是被作为最下等的奴隶而创造出来,直到三百万年前,人族才算真正的作为人来存在。

  古八族都是上古大族,他们想要的,谁敢不从,因此他们并不会插手这里的事。

  因为,压迫久了造成的反弹才更具有杀伤力,是以南城就在这么一个环境下存活了下来,至今,已是百万年。

  人族是个很有意思的种族,人族喜爱风雅,他们讲究门面,是以南城此地的风格与南域那种磅礴自然之气不同,南城的一切透着高雅端庄,华贵夺目,亭台楼阁,飞檐翘角,很是古香古色。

  但,人族又爱算计,不似灵物的那般阳谋,而是喜欢耍些小阴谋,是以,南城的每一块青石地板,每一处古色小院,每一张桌椅,甚至于每一根顶梁木柱,都无一例外的染过不知多少的鲜血,而强大的人族死后又有灵,是以,每千年,幽冥界的大门会在此洞开,引亡灵入界。

  咔哒咔哒的阵阵声响自南城大门外传来,又是每百年一次的交易盛会,四面八方的人皆朝南域的这座中心城市南城而来,有北域的,东域的,各个灵族的,更多的是人族的。

  人多易杂,容易生出事端,有人拿着宝物来拍卖,卖了宝物,留下了自己的头,有人拿着灵币而来,买了宝物,丢了手。

  如果你没有自保的实力,亦或没有显盛的家族,那么就不要来南城,因为空手而来的,很少有能出的去的。

  “犴,这是怎么回事?”一辆排在队伍中准备进城的不起眼的狮兽车里,一红衣人问道。

  他对面那个白发白衣的男子瞥了一眼红衣人,又将眼睛转向车窗外,冷冷道:“不知道。”

  “月,你说呢?”那红衣人又问道。

  同样是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穿金袍的男子淡淡道:“是百年一度的交易盛会,届时整个古域的人都会来。”

  想了想他又道,“当然,古八族的那些大佬估计看不上。”

  “咯咯,有趣。”

  “你为什么到这来?”那个叫犴的男人问道。

  那红衣人把玩着手中一株白色的藤蔓,不疾不徐道:“我丢了一只白毛狐狸,还有·······一个影子,他们,应当是在这吧。”

  犴闻此,就不再说了,反而是那个叫月的想了一下道:“南城一年前的确是出了个白毛狐狸,听说·······”

  他看了看那红衣人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才无趣的接下去,“那白毛狐狸生的一副好面孔,迷倒了南源家的大小姐南源衣,可那白毛狐狸却不愿,这可闹得南城是人尽皆知啊!”

  “唔,那大抵应是他了。”红衣人依旧是淡淡道。

  “·······”

  很快,队伍就排到了他们,守门的人请车里的人出示凭证,可等了很久,也不见车内有人回应。

  他暗自纳闷,走上前去,挑开车帘,可却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空如也,他心里奇怪,就听到后方有人不耐烦的的催他,也就不再管了。

  aF酷:匠网`:唯j一正/8版,◇%其他v都是"¤盗r版

  而刚才那三人,正悠哉悠哉的走在南城的大街上,南城的大街全是青石版铺成的,板缝间长着青青的小草,走在上面,别有一番风味。

  那红人负手走在最前方,一身的气质似仙又似魔,极为抢眼。

  而他后方,则并排跟着一白一金两道身影,穿白衣的那个有着一双紫琉璃般的眼,周身气质很是冷冽,穿金衣的那人眼眸则是幽幽的宝石蓝,看起来极为精明。

  有见识的即使不是火眼金睛也能认出这几人的不好惹,却偏偏有人不长眼。

  一声嘹亮的鸟叫从三人后方传来,三人一起转头,就见一粉衫少女骑着一只青色大鸟自天上俯冲而来。

  犴的眼眸一眯,就要动手,却被红衣拦住,三人往侧方一躲,那个青色大鸟才擦着地面向远处飞去。

  而那红衣人,施施然的甩了甩袖子,再次淡定的往前方走去。

  犴看了看那人不想追究,也就跟了上去,月也一脸的淡然,重新挪动步子。

  却不想,此时有一人从地上爬起来对着那粉衫少女离去的方向呸道:“妈的,南源家算个屁!还大小姐呢,懂不懂礼节,待老子功成,放火烧死你!”

  周围也有因躲闪不及而被波及到的人,虽是面色有异,但却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南城里南源家也是赫赫有名的,他们还不敢惹。

  红衣人本来淡定的往前走着,听闻此话,脚步微微一顿,而后又继续往前慢慢的走,却不想突然啊的一声惨叫从远方传来,众人一惊,纷纷看去。

  就见那个大鸟周身竟燃起了火焰,连带着那粉衫少女也被波及,不及一会的功夫,他们竟变成了灰!

  众人惊讶的长大了嘴,一时惊恐之色遍布每个人的脸上,而后似想到了什么纷纷看向那个刚才骂人的男人,却发现,那个男人早已溜走。

  他们一愣,反应过来,也纷纷散去,死的这位,可是南源家的大小姐,他们可不想惹事。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在起火的那一瞬,那红衣一行三人就不见了。

  犴与月默默跟着身前的那个红衣人,彼此对望一眼,而后“······”

  “······”

  红衣人沿着青石路,七拐八拐的走到一栋木楼前,那楼很高,足有八层,红漆金瓦,很是华丽。

  月见他至此,想说我们没有进此的玉牌,哪知红衣人看也不看那楼一眼,而是绕过楼层走到其后方,在一个巷角停了下来,向远方看去。

  那里有个很矮很破的小木屋,他们等了一会,便陆陆续续的见有黑袍人走进那木屋。

  他们的脸都被遮着,看不清面容,可却有个特点,那就是他们走进了那个木屋就没有再出来。

  红衣人想了想,也变出一身黑袍,往那木屋行去,犴和月不解。

  但这人,做事从不与人商量,他们甚至不知这人如何找到这的,但还是学着红衣人的样子,走向木屋。

  木屋很破,至少从外观上看,走进里去,才发现木屋的里面其实也很破,整个屋子布满了灰尘,可却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如此破的屋子里有一个比它还破的镜子。

  三人走到前去,细细的打量着那个镜子,不一会,那红衣人就转过头来,视线在身后二人身上转来转去。

  而后,突然一把揪住犴,割破了他的手,往镜子上一拍,接着犴就觉得手下一空,而后自己就跌进了镜子里。

  而镜面在起伏一瞬后又恢复了平静,那红衣人等了一会见没有动静,就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淡然的走了进去。

  月:“······”

  月进入镜子里发现这原来是一片空间,面前很是幽暗,不时有幽幽的绿火照亮。

  但还是可以看的出面前是一座破破烂烂的吊桥,桥下是奔涌的黑色河水。

  桥边还站着个黑衣人,即使看不清面容,但月还是能认出那是犴,只不过,他现在的气势却更冷了些。

  待他想着这些时,就见身旁那人已向桥边走去,他赶忙跟了上去。

  那人走到桥边,打量了一番,率先走了上去,桥虽然很破,但好在坚固,三人走的不急不慢,也正好让月能仔细观察下方。

  早听说南城有条黑水河,存千年一度的亡灵,不想,竟是在这······河里不时有枯骨露出,耳畔也能听到人幽幽的哭泣声。

  月皱了皱眉,他是月灵,生来便是在黑暗中,那些亡灵的哭泣,哀怨,恨意,他都能一一感受到,不论是在睡觉时,亦或者是醒着。

  所以,他不喜黑暗,但是,他不得不接触黑暗。

  因为月灵便是作为引渡者存在的,若不去引渡,他便会消失,永远的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