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地方就有争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特别是在南域,若没有一身本领以及一把趁手的灵器,便无异于砧板上的肉,是以,灵器师的存在变的极为重要。

  一个好的灵器大师,是不会参与任何势力之争的,这是公认的法则。

  南月便是这么个灵器师,他长着一头金色的短发,一双宝石蓝的眼睛带着精明之色,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月灵,但却像个绝佳的灵器师,今天,已是暮时,该是他准备关门的时刻了,却不想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其实灵器师一般都很富有,像南月这样的大师却依旧住着个仅有木板的小破屋的人几乎没有,而且,他身边也无旁人。

  他还有个身份,那便是月灵,古域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但却有白天与黑夜,夜色的掩盖下,通常是各类猛兽邪物或者是心思不正的出行的绝佳时刻,而月灵则是在这墨色的夜里形成的灵物,为那些无灵体的灵物照亮去往幽冥界的路。

  他收拾了下衣服,便叫道:“进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有两人逆着光走来,看不清面容,但南月凭着二人身上的气势也知绝非常人,他不喜麻烦,于是冷冷道:“本店很快要关门了,若是铸器,请明日再来。”

  “哦,你确定?”为首一个穿红衣的人淡淡道,南月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一身红衣,一头银白发,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竟让人辨不清男女,一双冰蓝色的眸子如一汪死水般。

  这人身上的气势太冷太迫人,南月不喜,皱了皱眉道:“我要看看你打造的是什么。”

  那人看了看他身处的小木屋,又问:“你确定在这?”

  南月眉毛皱的更紧了,“确定!”

  那人咯咯一笑,然后变出了个火红色的绳子放在南月的木桌前,突然,一阵熊熊大火从桌子上喷薄而起,继而整座木屋都烧了起来。

  南月见此便怒了,这人,摆明在耍他,可当他的目光触及那红绳时,便再也移不动了,而是目光炯炯的看着那绳子,丝毫不顾它发出的灼热气息,旁人或许不知,但他却知道,这根本不是绳子,而是龙筋!

  “你可做的了?”那红衣人问,南月再次皱了皱眉,做是能做,但龙族可是古八族之首,他怕惹麻烦。

  那人好似知道他在想什么,直接说道:“你也看的出来,这不是条小龙,我既能把它拿来,就有办法让你惹不到龙族。”

  南月看着他沉思良久,这人说的如此信誓旦旦不像是假而且龙筋这东西,真的是很难再遇到了,最后南月还是一咬牙说道:“好!”

  那红衣人闻此淡淡的点了点头。

  南月是个说干就干的人,他刚准备大干一场,却发现自己的木屋竟被烧的连渣都不剩,他就懵了,好一会才道:“我没有材料。”

  “你要什么?”

  “我需要坚硬的铁器和适合这龙筋的灵火,这两样都很难找,你······”

  未及他说完,那红衣人手上已出现了一束冰蓝色的火焰和十几片黑黝黝的鳞甲。

  南月看了看那人手手中的东西一愣而后喃喃的说道:“这是······龙鳞?”

  酷Q%匠☆网:0首发zl

  接着就直接把那几片龙鳞拿在手里,细细的端详起来,而后只留下了一半点了点头说:“这就够了。”

  说完这话,他就察觉到红衣人身后的那人身躯一震,他诧异的瞥了那人一眼就听到红衣人说“几天?”

  他回过神来皱了皱眉道“一个月之后来取吧。”

  红衣人淡淡的嗯了一声就带着身后的白衣白发男子扬长而去,南月看着那根龙筋露出满意的笑容,又看了看面前的废墟,嫌弃的撇了撇嘴,到废墟里翻找一番,而后也扬长而去。

  第二天,就有人发现南月大师的房子被烧了,里面什么都不剩,南月也不见了,听闻这个消息,有人喜,喜得自是终于无人再来抢饭碗了。

  有人忧,忧的是少了个灵器大师,灵器铸造又要涨钱了,但总体来说,也并未起多大风浪,因为,没个人,在南域,太普通了。

  而南月此时正盘腿坐在一个山洞中,脸上露出思索的神色,周围不时传来风吹过石洞的呼啸声,外面正是一片黄沙漫天,这片位于南域西北部的地区可以说是南域唯一的荒原地带,鲜有人至。

  他之所以到这来,那是因为他不信那个红衣人,应该说是在南域不能信任何人。

  这可是古八族之首龙族的龙筋,而且看这条龙筋所蕴含的威压,少说也是两百万年的老龙。

  他不想管那人究竟是如何弄到这条龙筋的,但他也绝不会等在那个木屋旁傻傻的坐在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把灵器铸出来,最后再送回去。

  南月皱着眉头细细打量着这条龙筋还有那灵火,拇指和食指不停的摩挲着。

  他要好好想想,这个该如何着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