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落一行人离开南宫家后便往西南方而去,而西南方,正是龙谷的入口所在,离落早知自家主人与龙谷有旧,也就没有在意,但,走了三天,他们才走了一半的路程,按他们的速度,一天便可到达龙谷,可主人偏偏让他弄了辆狮兽拉着的车悠哉悠哉的走。

  他敛了敛眸,斜着眼睛看着那人,还是红衣小公子的样,正慵懒的靠着车窗把玩着手上的那株白色藤蔓,藤蔓有生命,似不喜欢小公子把他拧来拧去的,微微用力挣扎着。

  小公子见此眼睛一眯,手上一用力,藤蔓就不挣扎了,乖乖的任他玩了。

  他无聊的抖了抖耳朵,不再看了,没成想小公子却突然道:“阿影,”

  接着便有一个黑影出现在车内,正是先前的影族族长,“听说南域中心的南城里,有着古域最大的交易市场?”

  黑影想了想答道:“是的,但要进那里需要凭证。”

  小公子斜了他一眼,黑影犹豫下,道:“我这就去办。”

  接着就不见了身影。离落看着那人离开显得若有所思,然后,他就感觉自己的尾巴被人踹了一脚,于是哀怨的回头看着小公子道:“主人,阿狸是狐族人,狐狸的尾巴是不能随便踹的·····”

  小公子无视了他的话淡淡道:“等下进了南城,你去混混交易市场。”

  离落一听这话,立刻恢复了正经神色,想了想道:“主人是想把南域的交易权揽到自己手上?”

  小公子却瞥他一眼道:“不是,只是让你练练,不要让其他族的注意到你”,“·····”

  很快,黑影便回来了,将一块血红色的玉牌递到了小公子手里,小公子看了看玉牌就把他扔给了趴着的那白毛狐狸,然后站起身来,对着黑影说:“我们走!”

  黑影抱起小公子,接着两人一闪就不见了踪影,看着两人离开后,白毛狐狸才化作一个黑衣白发的男人,脸上闪过浓浓的担忧。

  那人把自己留在这,就足以说明,这次龙谷之行将会很不顺。

  龙族,曾为始灵最为得意的坐骑就如影族曾为他们最为信任的守护者一般,当年,龙族和影族若不反水,那么,始灵或许也不会全部灭亡。

  龙族实力很强,有得天独厚的鳞甲又喜争强好胜,是以在古八族中排名第一,影族从不参加排名,是以是最后一名。

  龙族的族长名龙炼,是一只炎龙,昔日曾是混沌王灵的手下,一生经历两次域界更替却依旧是活的风风火火,而今就要迎来第三次。

  这一次,他却不如前两次有信心了,因为前两次,都有界主,而这一次,却没有。

  龙炎,也就是龙炼的后辈正沉着脸看着下方那群不听指挥的龙,龙族很傲,即使是知道了混沌之胎还有其余七族中人马上就要来到龙谷,他们也依旧不以为意。

  按照他们的话来讲那就是“老子既然能封他一次,就能封第二次,何况这次他能出来,还不是龙族在古八族会议上提议的,要不是龙族,即使是他能出来,也得不到如此的自由,哼,还敢跟老子摆谱。至于其它族人,哼,老子一直是老大,尊敬个屁啊。”

  龙炎很头疼,即使是龙族信服强者,他比那些龙要强,但毕竟辈分摆在那,老不死的和几大长老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凭他,根本压不下这群龙。

  距离龙谷百米远的一座山峰下,地底深处,一男子正赤裸着上身躺在裸露的岩石上,眼睛紧闭,眉毛些许颤动,突然,他猛地睁开眸子,一下子坐了起来,而后用手捂住额头呆呆的坐在那,一双眸子就像紫琉璃般璀璨,他嘴唇微动,喃喃道:“又是那个梦。”

  黑影的速度很快,不到半天的功夫,就到了龙族百里开外,接着红衣小公子就示意黑影把他放下来,黑影环顾一下四周见到不远处有座小山,于是便落到了山上,山上长着茂密的植被,一落下去,就是一阵青草气息扑面而来。

  小公子从黑衣人身上下来,走到一块山石上坐下,黑影走到他面前半蹲着看着他,小公子道:“把你那层黑影去掉。”

  7看“正n版《~章%节、上酷\匠》b网h。

  黑影顿了顿,接着身上的黑影散去,露出一个穿黑衣的男人,一张很是英俊的脸,一双血红色的眸。

  小公子皱了皱眉,伸手捏住他的下巴,细细打量一番道:“果然是你,怪不得看到这双眸子我就想把它给挖下来。”

  黑衣人微微面色一变,小公子不再难为他就收了手问道:“前任界主死在哪?”

  “北域。”

  “八族现如今如何?”

  “龙族目前实力第一,幽族巫族傀儡族三族结了盟,妖族分裂,目前未决出妖王,中以鬼蚁族实力最强。灵族迁到东域,虫族名存实亡。影族向来不出世。”

  “咯咯,你这弄得连进个南城的牌子都没有,倒可真是不出世。”

  “······”

  “你叫什么?”

  “······樱”。

  听到这小公子就不说话了,而是看着脚下,樱见他如此,便用灵力探查了一番,而后略有些惊讶道:“是罪龙。”

  小公子冷冷的看着他。

  于是他赶忙又道:“罪龙原先也是龙族中很强大的一支,原名黑龙,但当年却不同意龙族的反水政策,所以龙族把他们划了出去,他们世代遭到古八族的追杀,而今,应已是不存在了,没想到,这有一只,若不是成为了主人的使灵,我也发现不了他。”

  “恩”,小公子面无表情的回了声就又闭上了眼,林中空气甚为清凉,直到月上中天两人才离开了这,向着龙谷而去。

  而在他们走后,一男人才在他们待得那个地方出现,同样是雪白色发,只不过离落是那种妖媚的气质,而此人,却是冷峻如寒霜,他一双琉璃紫的眸子看着二人离去的方向闪过疑惑的光,想了想,便跟了上去。

  龙炎盘腿坐在龙谷的入口旁看着远方的黑暗之处露出沉思之色。

  那日,从墓中回来后,他便直接进了龙殿准备问问老不死的到底打算做什么,可是出乎意料的发现老不死的竟然不在,只有几位长老镇守殿中,自上次界主更替后,老不死的便很少再出殿,今日却不在,倒真是怪事一桩。

  他心中诧异,思及老不死之前所说,更为好奇,便蹲坐在龙殿外等老不死的回来,哪知,这一蹲便是一月之久。

  老不死的最终还是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见他在殿外也并不惊讶,只是说很快就会有贵客来到龙谷,让他准备一下,他问是谁,老不死的说是混沌之胎和其余七族的人,他还想问为什么就被老不死的一个喷嚏给打出了龙殿,结果,自是什么也没问成。

  只好着手准备,哪知这一准备,又是一个多月才陆陆续续的有其余七族的人到来,而如今,七族的人差不多都已来齐了,可混沌之胎,却依旧不见其身影。这次,这些人好似淡定的分外诡异。

  正想着,就见前方黑暗中走出两个人来,走在前方的是个红衣小公子,手拿一柄玉白的折扇,虽然他改了装扮和年龄,但龙炎还是一眼认出了这人就是混沌之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