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院门,预料中的尸体遍地的景象并未出现,相反,整个南宫家啊好似空了般寂静。

  那个男人带着俩姐弟信步走着,越走南宫玲就越惊讶,那男人带他们去的好似是老祖闭关的地方。

  事实证明,她并未猜错,只是不想,到了那还有两人,一坐一站,正是那红衣小公子和他们的恩人,红衣小公子坐在那,那张脸,竟比自己的还要苍白。

  南宫留看到两人,一反常态的没有说什么,只是他们身旁这个白发人,却有些紧张的走到那小公子旁,问道:“主人,你怎么了?”

  红衣小公子淡淡看他一眼说道没事,而后又把视线转向南宫玲道:“他们俩各救你们一次,也就算我救了你们两次,而且我还帮你们除了那些想杀你们的人,所以现在我要你们帮我一件事。”

  小公子的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味道,南宫玲心知他说的是实话,问道:“如果,能帮您,南宫玲必不推辞。”

  却没想到那小公子摇了摇头,伸手指向南宫留道:“你帮不了我,他才可以。”

  :{最新、章3节P上{酷#匠_0网

  南宫留看着指向自己的手指,一呆后赶忙答:“好。”

  南宫玲面色有些难看,听身旁那白发人道:“要不了他的命。”这才脸色好看了些,问道:“阿留该如何帮您?”

  小公子很疲惫的摆了摆手,那白发男人就将他抱了起来,而阿留的面前却出现了一块玉牌。

  白发男人道:“拿着它,对着小山默念开门。”

  南宫留看了看眼前莹白的玉牌,缓缓伸出手,触手是一片冰凉,等了一会并未有什么事情发生,这才定了定神,按白发男人所说的默念了声开门。

  果真,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黑洞,白发人抱着小公子,未迟疑的大步跨了进去,影噬也随后面无表情的跟了进去,姐弟俩互看一眼,便也走了进去,之后,那个黑洞便如上次那般消失不见。

  里面很黑,待阿玲适应了眼前的昏暗才看清他们面前,是片狭长的看不到头的甬道,仅有几个灵珠发散着微弱的光芒。

  白发男人看了一会,未动,就见一道黑影闪过进了甬道中,可她却又惊讶的发现甬道里根本没有人影,再看看身旁已不见踪影的恩人,一时有些想不明白。

  南宫留靠在姐姐身上,也是一脸的迷茫。

  过了一会,眼前突然明亮了起来,就见面前的甬道已能看见尽头,再看看身边,那人早已不知何时回来。

  白发人当先一步走入甬道,身后之人也跟着走了进去,很快,他们便进了石室之中,石室不是很大,里面并未有什么杂物,只是石室中间竟然悬浮着一个红色的小环,上面刻着白色的花纹。

  “你,把它取下来。”那白发人突然转头对着南宫留说。

  南宫留犹豫着踱步向前,竟毫无阻力的穿透小环周围的灵环把它取了出来,自己也稍感讶异,接着就见那白发人将小公子放了下来。

  小公子好似很虚弱,竟有些站不稳,但还是晃晃的走到南宫留身旁,用略有些沙哑的声音道:“滴一滴血在上面,然后带在你的中指上。”

  南宫留犹豫的看了眼南宫玲见她未反对就照做了,可刚做完,就发现自己手上的小环竟引出了条血红色的细线,而细线的尽头竟是那个小公子。

  围观的三人也不约而同的露出讶异之色,离落碧瞳微闪,看向那个小环,就见那个环上的白色花纹竟诡异的浮动了起来,细看,却是一只白色的虫子。

  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脸色一变,震惊的看向那个红衣小公子,而影噬,也是同样的表情。

  小公子依旧是那般的面无表情,只是脸色却越发的苍白,“我身体里有个东西,你只要在心里想着把它取出来就可以。”只听他淡淡道。

  南宫留不知道眼前这人到底想干什么,但还是按他的话去做,只感觉自己中指上的小环猛一颤,而后渐渐的发出刺眼的红光。

  那环上的白纹也诡异的游动了起来,接着,便是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细线尽头传来,还有不知什么东西发出的刺耳尖叫。

  突然,一股很不想帮小公子取出东西的想法从脑海深处涌出。

  南宫玲看着那夺目的红光若有所思,相传,他们一族,本来还没有那么强大,但有一天,先祖突然得到了一件宝物,实力猛涨,再加上为人机巧善变,南宫家也就就此强盛了起来。

  而那宝物,也被世代传承了下来,那么,这个指环······突然,她感到脊背一阵发凉,然后就是一只冰凉的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令她透不过气来。

  她一惊,抬头便见那个白发男子对着他笑,一双诡异的碧瞳却冷到了极点,然后她听那白发男人忽然对南宫留喊道:“哦呀南宫小弟弟,你若再胡思乱想,我就杀了她。”

  南宫留本来就已准备撤手,一听这话,忙转头看,就见姐姐被人掐住了脖子,一张脸满是痛苦之色,而那白发男人对他却笑得一脸妖媚,而恩人却是冷冷的看着自己。

  他猛然想到,自己刚才竟有了不该有的心思,心中一阵慌乱,那指环上的波纹却起伏的更快了。

  “你手中拿的那个东西能蛊惑人心,你莫要理它,把东西取出来,你姐姐就不会有事。”

  一道沙哑的声音传来,南宫留看向眼前的人,那人依旧是面无表情,可是从那人的眼中,他却看出了痛苦之色,而那人的嘴角也不断的流着鲜血,身上起伏着与指环同样的花纹。

  他咬了咬牙稳定心神,就听一阵更凄厉的惨叫传入脑中,震得他不由得有些发晕,接着一道噗通声传来,那小公子竟半跪在了地上,那张面无表情的脸竟浮现出痛苦之色。

  他又一用力往外一拉,就见一道诡异的白线从小公子体内被拉了出来。

  再然后,那白线就发出刺耳的尖叫,而后化为一道飞灰,接着自己便瘫倒在地上。

  影噬的身影一闪到了小公子身旁,一双血红色的眸子闪过担忧,怪不得他与南宫家的老祖对战之时感觉他与主人的气息很像,原来竟是巫咒,还是最可恶的引灵咒。

  小公子似觉影噬的表情有趣,一双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打量着他。

  影噬顿感一僵,好在小公子并未多在意他,而是对着那个仍然冷着脸掐着南宫玲的白发男人道:“阿狸。”

  那白发男人看了看小公子,一双碧眸闪了闪,松了手,换上了一张妖异的笑颜道:“啊拉,是离落不好,不小心被吓到了结果忘了松手,南宫妹妹可不要怪离落啊!”

  南宫玲猛烈的咳嗽了一会,复杂的看着那个白发男人,南宫留也跑到姐姐身边,惊恐的望着他,那人刚才的神情,分明是想要掐死姐姐啊。

  不过,南宫玲神色只复杂了一会便道:“阿玲自是不会怪您。”白发男人笑笑,不再言语。

  “走吧。”小公子不再管他们,当先一步走了出去,离落影噬紧跟其后,南宫留看了看姐姐脖子上的掐痕,想说什么,但又咽了下去,南宫玲叹了一口气,二人也跟了上去。

  她大致已猜到了,南宫家的先祖对小公子用了咒术,借以强盛南宫家,小公子上次说的东西,估计就是这个吧。

  但同时,她又很好奇,连南宫家祖先都要靠小公子的灵力的话,那这人,究竟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