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并未再理他,而是双手成爪扭头向着那个始终默不作声的少年袭去,黑影一惊,连忙向着那老人扑去,却是已经来不及,眼看着那人就要抓住少年时,他却突然撤手猛退数十步,只见不知何时,少年身旁竟又出现了一道影子。

  “影族族长?”那黑影答道:“正是。”老人脸色逐渐变的凝重起来。

  黑衣男子见此,一惊,而后赶忙对着那黑影跪下,“影噬拜见族长。”

  那黑影淡淡嗯了声便跟老人对峙起来,那红衣少年自始至终都未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这时,竟站起身来,看也不看他们,径直走开。

  黑衣男子看了看对峙的两人而后也跟着那少年而去,只余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这空旷的草地上显得尤为突兀。

  红衣少年慢慢的走在前面,并未有什么异常,可影噬却觉得他有些不对劲,那红衣少年突然停下来道:“知道你为何跟那人差那么多?。”

  影噬摇了摇头。

  “因为你根本就没想着真正杀死他!”

  影噬一惊,忙跪了下来,可等了很久,也不见少年训斥他,他疑惑的抬起了头,就见少年那张苍白的脸,很是虚弱的样子。

  他刚想问怎么了,就见那少年噗通一下单膝着地,虽仍是面无表情,但嘴角竟然溢出了鲜血。

  他被吓了一跳,忙跪伏着向前,问道:“你怎么了?”

  少年拍了拍他,示意自己没事而后道“带我去南宫家。”

  影噬道了声是就把少年背在身上化作一道黑影一闪而过。

  此刻的南宫家族,却已是一团乱麻,先是族长以及族长的二儿三儿被人发现死在了房中,且是一招毙命。

  再然后,就见两个老祖匆匆忙忙的从闭关处赶来,听到有人被杀,气愤的一拍桌子但却并未追究,而是吩咐族内的直系血脉到祠堂集合而后准备离开南域,而旁系血脉被要求快快离开南宫家以后不要再以南宫家自称。

  有人想要问,却被两位老祖的阴沉脸色给吓得不敢说话,族长二儿三儿的妻子想到老祖这来讨个说法却被老祖不耐烦的拍了出去。

  是以,族里的人慌了,有人想要逃出去,却被人杀死把尸体给丢了回来,两老祖怒了,合力向外闯却被一圈黑影给围了起来,至今还打斗的不相上下,有人远远地路过,又远远地躲开,不是没有想浑水摸鱼的,只是因为他们不敢,再没见识的看到那黑影也已是明白,南宫家不知何故招惹了影族,影族虽向来不爱出风头但也是古八族之一,若没有什么太大的冲突是不会有人去招惹他们的。

  南宫留紧紧的拽着南宫玲的衣服看着外面族人乱作一团有些不知所措,“阿姐,现在我们怎么办?”

  南宫玲沉思一会道,“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e|最新q章Z节上/酷_匠网

  南宫留向来听姐姐的便点了点头,南宫玲看了看他们住的小院皱了皱眉,院里很空旷,实在是不好找地方,正想着,就听到彭的一声,她一惊回头去看,就见南宫迟,他二叔的儿子带着几人一脚把他们的小院门踹开,凶神恶煞的向他们走来。

  她心道不好,赶忙把吓呆了的南宫留拉到身后问道:“堂兄,不知外面········”

  未及她说完,南宫迟就已一脚把她踹翻狠狠的踩着她的一只手骂道:“贱人,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们能惹到影族的人吗?爷爷会死吗,父亲会死吗?贱人,贱人。”

  接着又狠狠的朝她腹部踢去,南宫玲本想说什么,但被这一踹,只得抱着腹部浑身疼的打颤。

  而这时,南宫留好似从呆愣中醒过神来,突然大叫对着南宫迟冲了过去,“坏人,不许你打我阿姐!”

  南宫迟冷笑一声,同时回身一脚把他踹了出去,骂道:“还有你,你这个废物,当真白吃南宫家的饭!”。

  他双目通红,面目扭曲,连跟在他身后那几人都不约而同的离他远了一步,南宫玲见他朝着自己的弟弟走去,不由得急的在地上大叫:“南宫迟!”

  可那人就好似魔怔了般的一步一步朝着南宫留那走去,丝毫不管南宫玲。

  南宫留看着双目泛红的那人一步步的向着他走来,吓得想哭,可又想起那人的话,就生生把眼泪挤了回去,那人走到他面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一遍遍的喊他废物。

  那人力气极大,他挣不开,那人又越掐越紧,很快,他便感到一阵晕眩,那人的声音也好似越飘越远,连着姐姐的那声带着哭腔的阿留。

  突然,他看见了一只有着尖尖指甲的手从南宫迟的胸膛中穿出,而后,掐自己的手猛然一松,自己就被扔在了地上。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忽的听见身旁噗通的倒下了个人,寻声看去就见那人胸口有个血洞,一双眼睛睁得老大,布满血丝,正是南宫迟。

  看到这吓得他忙往后滚去,却听一阵嗤嗤的笑声传来,他回过神来,便见院中那几人早已跑光,只剩姐姐,自己和面前站着的黑衣男人正用一个手绢细细的擦着手指。

  那人长得很好看,在他见过的人中,也就那个令人讨厌的小公子跟他有的一比,那人见他呆呆着看着他,嗤嗤的一笑,一双狐狸眼眯成了一条缝。

  “不知您是······”他听见那人身后传来姐姐的声音,忙看去,就见姐姐捂着腹部向他们走来,一张脸,布满冷汗,他赶忙跑过去扶她。

  “救你们的。”接着那人转向南宫留,说:“扶着你姐姐,跟我走。”

  南宫玲见状还想说什么,那人却已转身向门外走去,“想死还是跟我走,自己定。”

  南宫玲看了看那人,还是示意弟弟扶着自己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