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玲,这是怎么回事,阿大得罪了人被杀,老夫好心收留你们,还派人保护你们,你们竟是这样回报老夫的。”

  虽是深夜,此刻的南宫家的议事厅中,却是灯火通明,南宫傲也就是南宫家的族长正坐在议事厅的首位上,一张脸阴沉的可怕,在座众人看着族长阴沉着脸,也是大气不敢出,下方跪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叫阿玲的那个少女与她的弟弟阿留,南宫傲冷冷的问,见他说话,下方的一个女子也阴阴的说道:“还真是两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又一男子说道:“父亲,阿玲他们还小,况且,大哥他只留了这一儿一女,不懂事,还请父亲从轻发落。”

  “切,二伯,照我说就该把他们赶出南宫家,像这样的吃里扒外的东西,怎配呆在南宫家中,”

  听着上方的谈话,少年忍不住大声辩驳了起来,“我们才不是白眼狼,恩·····”

  话未说完,南宫玲忽然挥手扇了他一巴掌,少年一怔,而后直直的看着南宫玲,眼睛刷的就红了,带着一丝不敢置信。

  南宫玲不再看他,而是对着在座之人狠狠的磕了三个响头,等抬起头来,众人看见,她的额头已被鲜血染红。

  “族长,二叔三叔,各位前辈,是阿玲不好,错信了贼人,被贼人所骗,竟还以为那人是恩人,险些令我南宫家族失了颜面,那人如此贼心,想必与我父亲的死脱不了干系,阿玲愿请命,带着父亲留下的人,亲自诛杀贼人。”

  说完竟变出一把刀,咔的向手臂斩去。

  “阿姐。”身后少年发出一道惊呼,接着,一道红光闪过,少女手中刀彭的一声便被击落在地,“哼,你这是在威胁老夫?”

  “阿玲不敢,阿玲只是心中愧疚,自愿折一臂以来赎罪。”

  少女忙跪在地上砰砰的磕头,少年见此,也砰砰的磕了起来,上方人表情不一,有讥笑的,有少数不忍的,更多是冷漠的,不一会,姐弟俩面前的地板就已被鲜血浸红。

  又过了好一会,南宫傲才又道:“当年你们的爹为了个女子弃老夫而去,是为不忠不孝,但老夫怜你们可怜,将一干人等收进府中,哎····罢了,下去吧,老夫也老了。”

  两姐弟一听,忙感恩的又磕了几个头,才一瘸一拐的相互搀扶走出门外。

  “父亲”刚才说话的女子喊道,南宫傲冷冷的瞥她一眼,那女子便不再说话了,很久的沉默后,南宫傲才道:“查到那两人的消息了吗?”

  他身后突然出现个黑衣人,而后单膝跪下,“属下无能,派去的人无一生还,皆是一招毙命,”

  南宫傲微微皱了皱眉,“身份呢?”

  “那个红衣小公子是第一次出现,但那个黑衣男子好像是影族的人。”

  “影族的人,确定?”

  “那人有双血红色的眸子,应该不会有错”那男子回答。

  南宫傲的眉毛皱的越发紧了,一男子小心翼翼的的问:“父亲,莫非是影族想要得到那个东西?”

  南宫傲并未回他,众人只得凝神以待,过了一会,他忽然叹了口气,摆摆手说“散了吧”。

  接着就不待众人反应,慢慢的走出了议事厅,刚才那个跪着的男子也不见了,留下众人面面相觑,有人想说话,可话到了嘴边,又生生停住了。

  南宫傲不喜有人公共议论族事,这也是家规,至于私下里,也是无妨了。

  南宫家的偏院里,南宫留正抱着南宫玲伤心的哭,他想问阿姐为什么要那样诋毁恩人,为什么要自断一臂,为什么又要向那些人道歉,但看到姐姐苍白的脸和头上的绷带,他又问不出来了,只能是低声的哭泣。

  忽然间,他觉得自己真的好没用。

  南宫玲看着哭泣的弟弟,也想哭,虽然母亲早逝,但在父亲的庇护下她过了十七年的幸福生活,突然遭遇到这些,她也是承受不住。

  但是看了看南宫留,还是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阿留,我们要活着。”

  至于为什么,有太多的理由。

  翌日,向来是晴天的南域却是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南楼好似不记得昨日发生的事情般依旧是开门营业,期间也有不少人往来于南楼门前想探探风向,可是无一不失望而归,一切真的都好似没发生过。

  然而南宫家中,却并非如此,南宫傲七拐八拐的走到南宫家的一处偏僻的小山旁,对着山峰出示了了一块玉牌,然后他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扭曲的黑洞,他施了个礼才走了进去,那个黑洞也消失不见。

  @看Uj正版8e章《节M#上酷匠,6网

  走进黑洞便是一处狭长的甬道里,甬道里仅零星的摆着几个照亮用的明珠,是以环境有些昏暗,但却让南宫傲更能静下心来思考该如何与老祖汇报一下昨日的事。

  想来想去也没有很好的说辞,那人要的东西也不知是什么,唉······算了,还是如实汇报吧,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加快了脚步,便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石室,他走了进去,就见昏暗的石室里坐着三个白发老人,老人都闭着眼,像是在闭关,他毕恭毕敬的站在那,不敢打扰。

  过了一会坐在中间的那人问道:“傲儿,族里可是出了什么事?”

  他赶忙答道:“老祖,昨天我们南楼被二人踢馆,那人扬言要我们族内一件东西,我派人去追踪,却无一人生还,而且,那二人中有个影族的人,另一人身份不知。”

  那个老者原本是闭着眼,可当他听到影族二字时,就猛然张开了眼,一双浑浊的双眼幽幽的,说不出的诡异。

  “可用倒回看过了?”

  “用过了,但不知为何,那日的任何时间的场景都可重现,但惟独那个时候······”

  老者皱了皱眉问:“可说究竟是要什么东西?”

  “并无,只说三日之内必要我们奉上。”

  老者皱眉不语,南宫傲想了想又道:“那个影族人好像称另一人为主人。”

  “什么!”另外两位老者听此竟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一起望向他,南宫傲不由得一惊,想了想又重复了一遍,三个老者听后竟诡异的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中间那个老者才道:“你先下去吧,这件事不要让别人知道。”

  南宫傲回了句是,才默默的退了出去,可心中却不禁的泛起了疑惑,老祖向来不会对外界有太多关注,可是这次竟引得三个老祖同时从闭关状态醒来,那人究竟是何来历?

  石室中,那一左一右的老者同时望向中间那人,一人问道:“大哥,能被影族称为主人的除了始灵就是那个了,始灵早已不存在,莫非·····”

  另一人说道:“难道是那些个古族动了什么手脚?他们又在打什么主意?”

  中间那老人不答,却从怀中拿出了个似戒指的小环,周身通红,印有白色的花纹,可细看去,却是一只白色的虫子,还在不停的蠕动着。

  老人握着小环细细感受了一番,才皱眉说道:“我并未感受到那个的气息,看来,还待亲自去探查一番。”

  接着就把那个环交给了身旁的一个老者,“若我出了什么意外,就把它藏起来”

  然后想了想改口道:“若我一个时辰未回来还是带着几个族人离开南域吧!”

  “大哥!”两个老者不由得惊呼,老人并未理他们,只低低的叹了口气,“如果真是那个出来了,那么,他们,是把我们当见面礼送出去了啊!”

  两老者又是一惊,沉默好一会才道:“大哥放心。”

  老人点了点头,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石室中,余下两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起身向着石室外走去。

  白光在南宫家上方徘徊了一会,才向着远方的灵脉山而去,而在这白光远去许久后,就有十几道黑色身影悄悄的把南宫家给围了起来,身影曲曲折折在光下经好似影子一般。

  白光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就到了灵脉山边缘,化作原先那个老人的形态,老人向下望去,只见在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上坐着一个小少年,少年一身如火的红衣,长得唇红齿白,手上拿着一把折扇,正在闭目养神,似并未察觉得有人到来。

  老人用灵力扫了一下四周,并未发现还有其他人,但他依旧保持着警惕,到离少年十几步的地方落下,问道:“阁下是谁,为何扬言要灭老夫全族?”

  少年听闻身旁突然有人问话,也不吃惊,而是慢慢睁开了眼望向了老人:“你说呢?”

  老人静静地打量了少年一番微微皱眉道:“老夫自认从未见过阁下,不知阁下为何寻我南宫家的麻烦?”

  少年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叹道:“见到我这个衣食父母竟不自知,我是该可怜你呢还是该可怜自己。”

  老人一听这话,脸色刷的变了,瞪圆了眼睛,“是你,真的是你!”

  未及他从震惊中回复过来,一道扭曲的影子突然从老人后方显现,然后便是哧的一声,老者已瞬移到几百到之外,但肩胛处的白衣,已渗出了鲜血,“影族!”

  他咬牙切齿道,那个黑影并未理睬他,便又一次向他袭来,老人并未看他反而是看向了那个红衣小少年:“混沌之胎,你以为就这个小娃娃能杀的了我。”

  说着翻手成掌,向着黑影扇去,黑影赶忙向着旁边一闪,可老人速度更快,一下闪到他身边又是一掌。

  显然,黑影不是他的对手,一下被扇飞出去,倒在地上化作一黑衣男子,血红色的眸子闪过一丝震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