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着这些一愣神的功夫,却发现眼前的那个红衣小公子不见了。

  他略略皱了皱眉,四下寻找起来,那人虽说实力不低,但一朝天子一朝臣,域界也是如此。

  域界换了主,那么之前的主人若是被发现,怕会引来整个古域的震荡,所以,那人决不能露出实力,而且,那狐狸不知道被他打发到哪去了。

  思及此,便有些着急,他暗暗地感觉着那人的气息,却遍寻不到,他不想被自己找到?

  正在这时,他感觉有人在注视着他,他一回头,便见一黑发紫眸身着紫衣的少年向他奔来,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黑发紫眸紫衣的少女,他有些愣,发现自己竟然不小心把这对姐弟给忘了。

  “恩人,太好了,原来您没有死,我和姐姐都以为您······”说着竟落下泪来。

  他却并无什么表示,人已经送到了,而且很安全,那之后便与自己无关了,那人不见了,待快点找到才行。

  于是他道:“你们既已安全到了南宫家,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告辞。”说着抬脚就要走。

  “恩人,你可是在找人,如果允许,我可以帮您。”

  他顿了顿脚步看了看问话的少女,想了想还是尽快找到那人为好,便犹豫了一会才道:“麻烦你了。”

  “帮您是应该的,恩人可否将那人的相貌告知?”

  他想了想道:“红衣,银白发,十三四岁左右,手拿一柄扇子,是个小公子。”默了一会又道:“长得很好看。”

  少女听后,对着周围挥了挥手,便有十几个黑影向四方散去。

  少女浅浅笑着看着他,“恩人放心,这些人最擅长寻找,一定能帮您找到。”

  那少年也插口道:“是啊,是啊,一定能帮您找到的。”

  他淡淡的嗯了声,心想那人脾气那么怪,自己还是去找找比较放心,刚才那么多人都注视着他们,他却没有想去问,南域的水很深,问了便是麻烦事断不了了。

  于是,他思考着那人可能去的地方,却毫无头绪,只得沿着街道慢慢的找。

  那少年与那少女也跟着他,看到他有些急,少女紫色的眼眸一转,问道:“阿玲斗胆问一句,不知恩人所找的那人是·······”

  话未说完,便感觉到身旁的男人面色一冷。

  她一惊,便也识趣的不再问,心中却有些诧异,他带着自己和弟弟逃命一个月,即使是百人围堵,也未见此人有任何表情,看来那个小公子也是个特殊之人。

  正想着,就见身旁的楼里传来砰砰的瓷器碎裂声,她寻声看去发现那个楼上正挂着一个牌子,两个大字南楼映入眼帘,正是南宫家的地方她暗暗皱眉,南宫家在南域也算数的上号的家族,从未有人敢砸南宫家的场子,接着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南宫家算是个什么东西,别他妈拿个破号来糊弄老子,你这叫菜吗,菜不好吃,老子砸你场子就有理了怎么着!”

  她又一次皱了皱眉,她也算南宫家的人,怎容外人如此羞辱,刚想进去,却见身旁那人已快他一步踏进了楼门。

  她一愣,也赶忙跟着进去,少年呆呆的看着两人踱步走了,一时反应不过来,但也知道他们家被砸场子了,于是,他也冲了进去,进门就看见一地狼藉,菜汤,碎瓷什么的洒了一地。

  而一红衣小公子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趾高气昂的骂着“我就说南宫家不是个东西了,你们也算个东西!”

  围着的那几人见有人进来,顿时眼睛一亮,接着就有人喊道:“小姐,小少爷,这小娃娃忒可恶,竟然来砸我们的馆子,士可忍,孰不可忍啊!”

  那少年刚想说话,却被少女拦了下来。

  “小娃娃,你说谁是小娃娃,阿影,揍他。”那个小公子丝毫没觉得自己处境危险就冲着门口几人喊道。

  少女一惊忙看向身旁那人,其实早在她见这人先她一步冲向楼内便起了疑,再见这小公子,便已心中明了,心中有些犯急,怕双方真的打起来。

  而且,楼里的人迟迟不动手就是拿不准那小公子的身份,怕招惹了人,如今,见她与弟弟来了,摆明是要把打人的责任往他们身上推。

  身旁那男子听到那红衣小公子喊他,一时有些犹豫,阿玲心中一喜,刚想开口调和,就见那小公子向他们这边看了一眼,一双银灰色的眸子竟似溢出了杀气,惊得她浑身一僵,而身旁那人身子一颤接着就像鬼魅般的没了身影,再一看,那人已移到了红衣小公子身边,顿时,那几个包围小公子的人就被震飞了出去。

  阿玲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便听啪的一声,红衣小公子已甩手给了那人一巴掌,那人嘭的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只听那小公子怒气冲冲道:“主人的话你也敢不听!哼!”

  接着视线对着周围围观众人冷冷的一扫,人群众人立马散去,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公子见众人走了,才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衣服上的皱褶,对着门口已愣住的姐弟走来,然后咯咯的怪笑着说,“告诉你们族长,三天之内把东西给我拿来,否则,我就灭他全族。”

  而后刷的一下打开折扇,施施然的走了。

  阿玲神色复杂的看着那小公子和跟在那小公子后的黑衣男人,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反而是那少年委屈的叫了声“恩人······”

  可却无人理他,他见状还想叫一声就被少女拉住了,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二人远去。

  等二人消失不见了那少年才愤愤道:“阿姐,你为何不让我叫恩人,他都走了啊,你不是还想感谢他吗,还有那个小公子,他是坏人,他怎么可以打恩人!”

  少女并未回话,只是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弟弟不懂,今天,南宫家这一关怕也是难过啊。

  昏暗的大街,几道影子穿梭在房檐之间,尾随着路上行走的两人,正是那小公子和那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跟在小公子身后,看着他欲言又止,脸上的那个巴掌印在月光下清晰可见,过了一会,他见那小公子微顿了下步子,思索了会,便突然消失不见。

  小公子似并未察觉的慢慢走着,过了一会,男子又重新出现在了他身后,并未言语,一切都好似风平浪静。

  而不久之后在他们后方的一个小巷里,几个黑衣人看着巷中被一招拧断脖子的几十具尸体,互望一眼,其中一人一挥袖,尸体就全部消失不见,然后,几人也慢慢隐在了黑暗里。

  而刚才他们追踪的两人,却也已是不见。

  一间客栈的客房中,身着红衣的小公子正慵懒的靠在榻上,手里把玩着一株莹白色的藤蔓,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人,倒是个好看的,黑黑的头发,以及那血红色双眸,不由的令人想把它给挖出来,哼!

  “你可知今天错在哪?”

  :《更新,o最5快上3酷匠k网

  “未能马上执行您的命令·······”那人冷冷的答道,却说到一半时停了下来,因为他感受到了自己突然被一股杀气所笼罩。

  顿时一股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心里也在一阵阵的发颤,而后是莫名的恐惧。

  他竭力控制住自己身体的颤栗,想抬头看榻上的人,却被汗水糊了双眼,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感到身上一轻,然后就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你错在哪里?”那人又问,他想了想终于是摇了摇头,那人就道:“我不管你是真服我还是假服我,但你要记清我是你的主人,主人的命令你必须服从,否则,咯咯,我有的办法让你生不如死,滚。”

  黑衣人站了起来,鞠了一躬,才低头走了出去。

  走至门外,凉风吹来,他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已被汗水浸湿,看了看天空,才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自己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般长他身影轻轻一闪,出现在客栈楼顶,呆呆的站着,恍惚间发现自己好似已在生与死之间来回了好几次,他不怕死,但是他却发自内心的恐惧。

  影族是古族,他又是骄子,虽生性寡淡,但毕竟未经历过多少风浪,南域他自是混过,但南域却是最低级的踏板。

  以前听长辈的常常如此说:“能在南域混下去的靠的是聪明与实力,可是要去其它几域,这些是远远不够的,还要靠的是你这个人。”

  以前他有些不明白,可现在,他却隐隐的觉得自己正在明白。

  他不是没质疑过族长,但他还想亲自再确定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