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听到这里,身子顿时一僵,控灵术,类似于傀儡一族的傀儡术,但傀儡术仅能控形,而控灵术却能控灵,只因此术对施术者有限制,唯身存混沌灵气者可使用,是以现在世上早已无会此术的人,可偏偏这个怪物是一定会的。

  “咯咯”那怪物见面前的白狐如此,似看到什么有趣的事,再次发出渗人的笑声,连着那双眼也眯成了一条缝,白狐微愣,而后呆呆的看着那个怪物的脸,它长了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可眼底却是灰蒙蒙一片,看的人发寒。

  “我却是不想用此术,你当真我走不出这片墓?”

  白狐再一愣,那双碧色的眸子自进入墓中第一次闪过诧异的光:“那你为何救我?”

  那怪物却并未回它,摇摇晃晃的转头走向黑暗中,一阵风吹来,便又是一阵沙沙的声音,与此同时,风中渐渐隐来那怪物的声音“你既知道这么多事,那你狐族想必也曾是大族,可如今却由你这小娃娃来担任族长,咯咯,你可想复族?”

  白狐又是一愣,站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眼前那个逐渐隐在黑暗中的身影,眼中的光不断地变化着,直到那怪物马上就要消失在它的视线中才似下定了决心般猛地一摇尾巴,向着那个身影跑去。

  很快,两者便一起消失不见。

  而地上那三具尸体,却不知何时,只剩了三件黑衣,被风吹的烈烈作响。

  “千面狐族族长以己身为交换条件,换他们一族此后兴盛繁荣,这也就是为何千面狐族在短短四百年内便成为妖族领袖的原因,我不知道殿主当时为何会选离落作为他的使灵,但,事实证明,离落也就是如今的千面千大人却是担的起殿主的使灵的。”

  男人说完,再次拿起茶盏,想要轻啜一口,却发现,茶水早不知何时凉透了,他蹙起了那双好看的眉毛,看向那个趴在桌子上早已听入迷的灰衣小伙计,邪邪一笑道:“稚儿,茶凉了,还不快去添茶?”

  Y酷*匠1)网首G发…u

  那个伙计似被男人这一声吓到,茫然的看了他好一会,才屁颠屁颠的跑去拿茶壶。

  “不知,斋主可是·······”这时坐在他旁边的一紫衣人说。,男人看着周围的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他身上,便淡笑着点了点头,顿时,周围的几乎所有的人都诧异的看着他,而后忙站起身鞠了一躬,道一声:“域主大人,我等小辈冒犯,万望大人不要怪罪。”

  而原先那个自称老子的人本好好坐着,却被那个跟他争吵之人突然拉着站了起来,待要恼怒,突然听到了域主大人这四个字,一时就呆了,只见那男人向他们摆摆手,自己就被人拉出了五方斋。

  站在茫茫风雪里好一会,才问向那个虽跟他吵架却又帮他的人:“兄弟,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域主的?”

  那人一身紫衣,面如冠玉,很是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才道:“东域有主,木华而成灵,与北域域主乃至交好友,恋一灰鼠,而这些,跟那斋主都一一对上了号,看来你不仅眼睛有病,脑子也病的不轻”,“·····兄台好生聪明,在下却是不及。在下名皓轩,乃九岛之一的五菱岛之人,不知兄台名号?”

  被骂那人竟未恼已是大大出乎紫衣人的意料,却还听他自报名号,一时有些无语才道:“四方阁,棱玉。”

  “呵呵,兄台如此聪慧,不妨给小弟指教一下。”

  说着,不待紫衣人反应,便已抱住了他肩膀道“前方正好有个饭庄,你我边吃边聊可好?”“·······”

  于是,路上的人便看到了这样一个情景,一红衣男子抱着一紫衣男子的肩膀,顶着茫茫风雪向远方走去,大雪纷扬,雪花落在二人乌黑的发上将其尽数染白,当真是般配,如果忽略了紫衣人那一脸臭臭的脸色和那红衣人一直喋喋不休的问题的话“阿玉,为何他不再讲下去了?”

  “·······”

  “阿玉,最后是域主把他们都杀了吗?”

  “······”

  “阿玉,那个小伙计就是那个小灰鼠是不是?”

  “·····”

  “阿玉····”

  “滚,我不想见到你!”

  小伙计屁颠屁颠的拿来了崭新的茶水,却发现店里已是空空荡荡的只余一人,那人正看着他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那张脸如他藻绿般的头发迷人眼,等那男人看着他忽然笑出了声,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竟呆呆的看了他许久,“稚儿,我可好看?”他听那人问,“斋主自是好看。”他呆呆的答,那男人笑意渐深,他又一次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的什么。顿时脸颊泛红,同时,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充斥在他心间。

  他摇摇头,压下这种莫名的情绪,自己从成为五方斋伙计以来,今日是第一次见这个斋主的真容,这绝对不会有错,至于稚儿,这是他的名字,百年前这男人把他从他的天敌猫族手里救下时起的。

  是的,他是一只鼠,却并不是那个实力强大的天妖鼠,而只是一直很普通很普通的小灰鼠,他不知道五方斋斋主这个大人物为何要救他这个普通到再也不能再普通的小小灰鼠,而这也是在他心中百年的困扰。

  但他不敢问,因为他怕问了,生活就乱了。是以他恭恭敬敬的向前,为那男人添了新的茶水便准备退下,男人也未曾再说什么,只是笑着看他退下,却又在他快退出房门时自言自语般的叹了句:“雪又大了。”

  他便向窗外看去,果真,屋外鹅毛般的大雪覆盖了一切,也包括人的视线,这是域主的灵力所致,但却从未有人厌烦过这样的天气,这雪看似厚重,看似寒冷,却并未对北域的人造成困扰。

  相反,正是这大雪,冻结了几百万年来肆虐于这片土地上的炎火,救了几百万生灵,也正是这大雪,让这寸草不生的北域变得如此的繁荣昌盛。

  如果没有域主,那么他们,或许早已死在了千年前的灾祸中,是以,域主,是他们的神。

  回忆篇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