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死寂的古墓突然发生了异状,几百万年来始终如一的挂在天边的圆月不知去了哪里,墓中顿时陷入了一片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死气弥漫的林中竟然刮起了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一阵阵诡异的气息不知从何而来,很近却又似很远。

  离落一行人此时正在墓中东面的一大片黑树林中,因着黑暗,他那双碧瞳发着莹莹绿光,族人不敢直视那双诡异的妖瞳,只得低着头问道:“族长,这天上的月亮怎么突然间不见了,是不是尸灵族它们得手了?”

  可是,过了许久也并未有人回答他,又是一阵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那人见族长并未理他,便只好再轻声试探的问了句“族长?”

  离落瞥了他一眼才终于开口:“自最后一个始灵消失,此界便就成了无主之界,一个没有主宰的世界是不会有生气的,也就不会有风,而刚刚的风声你们也听到了,或许,有什么东西活过来了。”

  狐族众人听到这里,无不面面相觑,有人忍不住问道:“族长,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会不会有危险?”

  离落看着天空中月亮消失的地方很久才不确定的答道:“如果是那个东西,进墓的人可能一个也出不去。”

  “......”

  与此同时,也有不少人发觉到了古墓中的异常,开始纷纷围拢起来,彼此都带着不确定的神情,就例如灵蛇族与玄虎族。

  一棵参天黑树之下,两行人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一穿着红色紧身衣的妖娆女子正站在其中一行人之前,一头暗红色的大波卷发为她更添几分魅力,她红唇轻启道:“尸灵族难不成成功了?可这墓中的气氛却着实不大对,虎王,你怎么看?”

  他对面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冷冷道:“此墓都已存在了几百万年,以前从未发生过这样的事,但如果只是尸灵族收起了月亮,是绝对不会如此诡异的。”

  女子微微一愣,向来说一不二以武力著称的虎王这次竟没有不屑的哼起来,倒真是令她略感意外,她红眸微眯,心想看来这次怕真是遇到麻烦了。

  “不知虎王可猜到究竟是什么原因?”她再次开口问道。

  对面那男人沉思了一会才缓缓摇了摇头,女子眼眸微转道:“那这次,我们除掉离落那贱人的计划是要暂停了?”

  酷匠S*网0正'版首发

  未及她对面那男人反应,一阵轻笑便从远方传来,两人身子一震往声音来源处望去,就见一白发碧瞳的男人领着一群人向他们走来,那双碧绿的妖瞳闪着莹莹的绿光。

  “哦呀!鳞姬姐姐,虎王大人,不知离落是何时惹到了二位,竟惹的二位不惜联起手来对付离落,离落对二位,可从未有不臣之心啊。”他淡淡的笑着说道。

  “哼,妖狐,你自己知道!”

  闻此他并未露出恼怒之意,仍是笑着答道:“哦呀,姐姐可真是冤枉离落了,离落自知身份低下,是以从不敢肖想狐族族长之位,但奈何前任族长厚爱,离落可是不得已才接任族长之位的,虎王大人,您说对吗?”

  那魁梧男人没想到离落会把话题突然推给了他,暗骂这狐狸狡猾,“我是亲眼见到上任狐族族长把族长之权交给你···”

  “虎王,你!”红衣女子突然叫了起来。

  那男人向她摆摆手示意她闭嘴才又道:“但是,幻术可是能干扰人的思维的。”

  “嗤嗤,看来虎王大人对离落意见颇深啊,真真是可惜了我狐族万年前所得的那两颗灵珠啊·····”

  离落依旧不恼,无视了那男人越发阴沉的脸色看着红衣女子疑惑的脸说道:“怎么,姐姐不知?那2颗珠子可是我狐族前辈机缘巧合得来的,吃了不仅修为大增,而且还能重新开拓三条灵脉,对我等灵脉较少的妖族来说,可是至宝啊,只是,离落自幼崇敬虎王大人,早已亲自奉送给了虎王,可是却不想依旧未改变虎王大人对离落的偏见,离落可是很伤心呢。”

  一时之间,竟无人再回他的话,红衣女子面露复杂之色的看着那个魁梧的的男人,而那男人,则一脸杀气的盯着正在伤心的离落。

  突然,有人开口问道:“族长,为何我们不知族中有这么一颗珠子,更不知族长何时给了虎王大人?”

  开口的那人正是先前在黑树林问钟离话的那个千面狐族之人,一时间,几道数不清的目光便已统统射向了离落,离落眯着那双碧色的眸子盯着问话那人,直盯着他双脚发软才又再次展颜一笑。

  那男人冷哼着盯着他对那女人道:“鳞姬,他是在挑拨离间。”

  红衣女子一愣而后反应过来骂道:“好个阴险奸诈的小人,哼!”

  “哦呀,看来是被你们识破了,”离落仍是笑盈盈的说,“鬼蚁族的现任族长其实有个弟弟,但现在,弟弟却成了哥哥。”

  两人听到此话都是一愣,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说这个,待要发问,却见离落已双手成爪向他们抓来,两人连忙去躲,他们所带的人也彼此动起手来,一时间,场面彻底失控。

  红衣女子和男人一起联手对付离落,却只是打个平手。

  待三人混战之时,一个在离落身后的狐族之人突然向他发动了袭击,离落一惊,连忙躲避,却被虎王寻隙打了一掌,猛吐出一口鲜血,倒飞数十丈之远,隐没在了黑暗之中,而正待他们要去追之时,突然,一阵簌簌的响声传来,却见地上密密麻麻的鬼蚁向他们包围开来。

  “鬼蚁族,我妖族向来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为何突然袭击我等!”男人见此突然向着黑暗处大吼,“桀桀,听说虎王身上有宝贝?老夫甚为好奇。”

  一个黑袍人自暗中露出身形来,正是之前与青藤争斗的鬼蚁族族长,“······哼,你也太仗势欺人了吧,当我虎族和蛇族不存在吗?”

  “桀桀”又一声怪笑传来,那个黑袍老人却只是盯着他们,一双鹰眼中说不出的冷意。

  虎王看着一愣,突然想起离落最后说的一句话,弟弟成了哥哥,若是弟弟与哥哥长得一摸一样的话。

  想着,周身不住的泛起冷意,竟是套中套,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眼前此人必不会放过他们。

  他与鳞姬对望一眼,猛一咬牙道:“拼了!”

  同时心中也在发狠,离落,若我能活着,绝对不放过你!

  漆黑无比的墓中,一只身形矫健的白狐正在林中不断的奔跑着,一双眼眸碧的发亮。

  而他的身后三道扭曲的黑色影子正紧跟着他,白狐的腿好似受了伤,整只爪子都被染红了,淋了一路的血,突然,它身形一滞,停了下来,呆呆的站在了那里,后方三道影子见此,同时向前方的那只白狐发动了攻击,但那白狐却好似没什么反应,眼看着攻击就要击中他时一道咯咯的笑声自它前方传来,而那攻击,却已凭空消失。

  三道身影都略带惊讶的看着那个发出笑声的怪物,一头银白色的发,银灰色的眸,长着人的形状,可走起路来却好似无骨的蛇,摇摇晃晃的,身上散发着诡异的气息。

  三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对面那人看了他们一眼,然后,三人眼前便泛起了红色的血,再然后,便是什么也不知道了,原是那三人的脑袋,竟不知怎么的掉了下来。

  那人重新看向眼前的那个白狐,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身前,咯咯的笑了起来,而后伸出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摸向眼前的白狐,“咯咯,这毛皮不错,想必拨下来更好!”

  白狐身子微微一震却很快恢复了平静,那怪物诧异的看了它一眼便听它道:“混沌之胎,你可想出去,虽然你解了封印,但,仅凭现在的你,是出不去混沌界的,即使出去,你也会被外界的大能捉住,而我,可以帮你。”

  “咯咯”那怪物又笑了起来,抓着白狐的耳朵道:“就凭你这只小狐狸?”

  白狐摇了摇头,取出一块牌子,周身泛着碧绿的光。

  “这个,可以遮掩你身上的气息,但,却是认主的!”

  那怪物看着他一愣,再次咯咯的笑了起来。

  “你这狐狸,倒真是聪明,仅凭着蛛丝马迹便能猜到我的身份,倒也是个对自己狠的,但,你可知控灵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