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各位可知十万年前混沌界重现,相传有宝贝出世的的那件事?”

  众人回答:“自是记得,那次,进去的除了几个人之外,其余的都没能出来,难不成......”

  男人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脸上的深情却变得神秘莫测,“话说是这样的,那日恰逢每万年一次的古墓重现日,而这次不知是谁放出了消息,说墓里有百万年难得一见的宝贝,是以有很多强者都纷纷参与了这次的墓中之行,这次的墓门,出现在南域也就是如今的炎域。”

  男人顿了一下,面露回忆之情,众人不敢打扰,只得凝神以待。

  “那日,界门一开,几乎所有人都争先恐后的冲向界门,冲在最前面的是龙族的一个年轻人,名龙炎,乃龙族炎龙的后辈,短短片刻,各界强者便已冲进了墓中,界门外只剩下了一行人,却是千面狐族,一个在短短300年内就兴起的妖族,千面狐族的族长名离落,身着一身黑袍,白发碧瞳,他虽走在最后却并无焦急之色,是以,吸引了不少等候者的目光。”

  众人听着男子的话,渐渐深入其中,脑中似勾勒出了十万年前墓中所发生的事。

  离落带人踏入界门后,便见眼前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黑树林,黑树,墓中的守护者之一,可移动,若是人被困于林中,那他离死也不远了.天上是一轮血红色的圆月,其实,它并非是真正的月亮,而是墓中的灵物之一,对尸灵族可谓是一件至宝,可是他们尝试了几百次都未能把这月亮带走,反而成了它的口粮,也实属是可怜.墓中的每一样东西都经历了几百万年的沉淀,绝非等闲,钟离很聪明,否则,在它遭受族人强烈欺压的情况下也做不成族长,否则,在千面狐族遭受妖族虎视眈眈的情况下也无法壮大他们一族.而今,各路强者纷纷聚于此地,他当然不会笨到与他们夺宝,守不守得住还另说,光是抢夺便也无异于是虎口拔牙了,它没有那么贪心,它要做的,只是借刀杀人罢了。

  此时,一片空旷的地界上,浓雾弥漫,雾中隐约可见坟冢林立,方圆数十里除了几株青藤外便不见任何生物,而这长久的寂静却被一道红焰打破,几道身影也逐渐显现,“你确定宝物在此,守墓者可不是当摆设的,仅凭老夫等人,只能暂抵一时,龙炎,你可别坑我等!”

  “三十万年前我来过一次,不会错,你们愿意帮忙就帮,不愿意就滚蛋,只是这宝物,你们就想都别想了。”

  “你!”周围几人很是愤怒,暗骂这头龙目中无人.正争执间,突然,一人便被什么拖进了黑暗之中发出一声惨叫,这时,谁也不敢说话了,都暗自警惕着四周.龙炎一声冷哼,挥手将几个火球抛向空中,顿时照亮了四周,只见不知何时,他们周围竟密密麻麻布满了青藤,藤条上是数不清的细密小牙正张牙舞爪,而刚才那人,竟已变成了干尸,“该死,这可是领主级别的!”一人暗自唾骂.“这些交给你们了,我去取宝物。”

  “莫忘了与我们之间的约定!”

  “自然。”

  龙炎微笑,一道红影闪过,便不见了踪影,而与此同时,青藤也发动了攻击,对的是那个自称是老夫的人,鬼蚁族族长,不得不说,这鬼蚁族族长长得虽不怎么样,但也是真有两把刷子,他袖手一挥,便有无数只鬼蚁向青藤袭去,青藤虽厉害,但也抵不住这些小东西的撕咬,一时也打成了平手.周围几人也纷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顿时,一场大战爆发开来。

  而龙炎此时正站在一个坟包前不知在想些什么,一双红色眸子在暗夜里红的发亮。

  这是一个奇怪的地方,除了这一个坟包,周围几乎什么也没有,龙炎站在坟包前却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甚至比面对它们族的那条老不死龙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他不愿放弃,因为这正是老不死的交给他的任务,他微微眯了眯眼,对着那个坟包双手一握,顿时,便有一道扭曲的力量袭向那里,可那坟包却依旧纹丝不动.他微愣,便见坟包中冒出了一株白色藤蔓,通体莹白,当真是美丽,可他却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连退数十里,可还未等他站稳,便见一株白色藤蔓缠住了他的脚腕,猛力一扯,随后身上便缠绕了无数的白藤.龙炎感到自己的生气竟逐渐被它吸走,猛一咬牙,化为了一条巨大红龙,口喷火焰,奋力扭动着身躯,而白藤也并未放手,竟是要把它生生耗死。

  那坟包依然在那静立不动,只是不知何时多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咦?王藤亲自守的,难道是它。”那影子扭动着身躯,渐渐化为了一个人形,黑色的袍子遮盖了他的身躯却不难认出他是幽族的人,他缓缓伸出手向那坟包探去.但却在刚要接触到那坟包时猛然感到背后一阵凉意,他快速一闪,只见自己站的那个地方已被白藤穿过,他暗叹可惜,余光瞥向那头蠢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难不成死了!

  待他思索之时,又是几道身影显现,他一扫,心中大致有了数.......于是他开口说道:“诸位,守墓者不好对付,大家不如一起对抗守墓者。”

  另外几人彼此对望一眼,点了点头,几人合成一圈,将那白藤围在中间,隐隐形成僵持之势,终于,一人按捺不住,率先出了手,其余人见此,也纷纷进攻。

  白藤对数人,竟也是绰绰有余,两者专心打斗,都没有注意到那条红龙已是不见。

  而龙炎此时已化成了一条小龙,暗暗向坟包靠近,心里一阵后怕,那白藤可真是厉害,若不是临行前老不死的给了它一道护身符,怕他现在早已是变成了骷髅了吧。

  龙炎趁着他们打斗之际移到了坟边一头扎了进去,用力的往前拱,那白藤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攻势越加凶猛,几人渐渐有些吃力不住。

  龙炎终于是拱到了头,撞上了一块木板,他沿着木板爬了一圈,确认这是一具棺材,周身围绕着一圈铁链,它暗暗惊异这果真是与老不死的说的一致。

  而上方,白藤终是按捺不住,顿时粗大的藤蔓一扫,挡住攻击,不顾自己受伤的往坟包袭去。

  龙炎此时正在找老不死说的可放血的槽口,便感到了一阵地动山摇,上方的争斗还在继续,几人毕竟不是傻子,当看到远方巨大的龙尸不见时便已猜到了什么,龙族虽与他们有争执,但大家目的是一样的,是以,他们并未停止攻击,反而攻势越加凶猛。

  白藤心系其它,不免漏出缝隙,几人寻隙偷袭,顿时白色的汁液溅的满地都是。

  而龙炎此时也找到了放血的槽口,挤了几滴血进去,一刹那间,比刚才更猛烈的震动从棺材里传来,几乎要把它掀飞出去,地面上的人也感受到了震动,却见原先的坟包已塌陷进去,一具棺材从里面露了出来,棺材剧烈颤抖着,周身密布铁链,随着棺材的震动,铁链也寸寸崩开。

  众人微愣,心想这就是那具棺材?

  L●酷匠%网'永¤久免费Sh看小J%说G¤

  而趁他们失神的一瞬间,那株白藤重新缠绕在了棺材之上,像是要把它封起来。

  几人见此,不约而同的出手攻击白藤,终于,白藤支持不住,随着彭的一声巨响,白藤寸断,掉在地上不断地抖动,棺材盖也被一股巨力掀起。

  接着,一只枯瘦如柴的手从棺材伸了出来,而与此同时,几人便感受到一阵威压袭来,竟压的他们无法挪动分毫,他们心中大为诧异,丝丝恐惧在心中蔓延开来,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型的东西坐了起来,一头银发,却周身泛着死气,那怪物呆坐一会,而后才僵硬的把头转向他们,他们这才看清他的脸。

  白的像纸,一双银灰色的眸子如死水般,它看了他们一眼便抬头望着天上那一轮红月,不一会,那红月似受到了惊吓,竟离开了它一直占据的天空,顿时,一切都隐入了黑暗之中。

  但几人都非常人,是以依旧能看清那人仍呆呆的看着天空,而后突然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笑的他们浑身发颤,那人笑了好一会,才慢慢站起来,身上发出阵阵诡异的气息,那双银灰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地上不停抖动的那株断藤。

  接着,几人又再次听到嗖嗖的几声,又有几株白色的藤蔓围拢过来,只是不如原先那株莹白的透彻,它们成围拢之势将那人围了起来,却又好似惧怕着什么而不敢向前。

  那人看也未看它们,径直走到断藤旁,伸手把它拿了起来,拧成一个环缠在自己的手上,便回头走向黑暗深处,而那些围拢的白藤似很不情愿的为他让出了一条路。

  那人嗤笑一声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道:“回去告诉你们家长辈,这份礼,我收了。”接着便不见了踪影。

  余下几人面面相觑,有人低声问道,“这就是那混沌之胎?”

  然而却无一人回他。

  或许从一开始龙炎便一直在疑惑着老不死的为何要他不惜一切代价把棺材里的东西放出来,但现在,或许他明白了。

  相传,自混沌界初成后,混沌之气便不再产生,而那些始灵却都以混沌之气为食,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混沌之气便越来越少,直至强大的始灵不得不以弱小的灵为食才得以生存。

  后来,有强大的始灵想出了一个可以重生混沌之气的方法,虽不知具体的实施情况,但,他们终究是创造出了混沌之胎来生混沌之气,只是不知为何,混沌之胎并不受人控制。

  实力越大,它对始灵的威胁也就越大,是以,始灵以己为媒介,龙族等族的精血封存了混沌之胎,而再之后不久,本该为奴仆的龙族等人反水,始灵彻底于世上绝迹,而混沌之胎也失了踪迹。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刚才的,便是那混沌之胎了,不想,他已是化形了。

  龙炎看了看那些被无数白藤围拢的人,讽刺的撇撇嘴,便也在黑暗中隐去了踪迹,若那人真的是混沌之胎,那么他是该问问老不死的为何要把它放出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