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疑惑的四处张望,这时我的后背被人拍了一下,我第一时间转过头来,看见林泽的脸出现在我面前,卧槽,鬼啊!当下我就结结巴巴说,你……你你怎么上来的,林泽淡淡说道,哦!原来这里有个后门的………

  我们上到五楼把朱威放到他宿舍去,然后大家就各回各宿舍睡觉去了!

   把醉醺醺的朱威放回他宿舍以后,高泽也回宿舍了!而我和林泽,则在宿舍里擦药,今天大家都挺惨的,都挨了不少,不过都是男子汉这点伤算什么?不过还是后背疼,今天几乎全部球棒都落在我后背,脱下衣服时,林泽都下了一跳,我叫他照张相给我,看到时,真是惨不忍睹,后背一片紫黑的伤。

  好在红花油没有被赖志愿拿走,林泽先帮我擦,林泽擦的时候疼的我死去活来的,真他妈疼啊!”林泽问我至于吗?

  我眼睛都疼出眼泪了!你说疼不疼?

  啊………

  噩梦终于结束了!现在轮到我给林泽擦了,嘿嘿,让你知道什么叫杀猪般的惨叫,掀开林泽的衣服,发现他的和我差不多也都是紫黑紫黑,我给手抹上红花油,然后朝林泽背上擦了下去。

  啊………

  现在知道疼了吧!刚才挺会说风凉话,让你也见识一下杀猪般的叫声,林泽又痛苦的喊了出来,我丝毫没有留情继续用力擦着,林泽终于忍不住了!大骂道:王飞有你这样擦药的吗?刚才我也没用那么大力吧!

  难道你不知道越大力,越快好吗?认命吧!兄弟,说完我又一用力,林泽:啊!!

  小时候的我比较野,经常出去玩得脏兮兮回来,也包括受伤,脚崴了一类的,母亲都会拿药酒来给我擦,当时我就问母亲了!为什么要擦那么大力,母亲说:这样才能消肿。

  给林泽擦完了以后,我们就纷纷上到床上准备睡觉,而我睡觉前都会有玩手机的习惯,我刚才给赵亦茹的语音,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回,打开微信一看,果然有一段语言,我带上耳塞,放才点开来看,难免又被林泽下来压我,我点开语音,立刻就传来赵亦茹的声音,她的声音非常甜美,说:我也想你!

  我激动的正要给她回信,手指刚要按到就停住了!现在已经将近一点了!这个时间赵亦茹应该睡了吧!还是不打扰她了!我把手机屏幕一关,埋头大睡。

  睡着睡着就听见,有吃东西的声音,我以为是老鼠就没管他,等等!不对呀!声音在我上铺传来的,也就是林泽的床,我起身然后仰头看林泽床铺,当下我就大喝一声,卧槽,你敢吃独食!!

  没错声音就是林泽吃东西发出来的,而他正在啃着一只烤羊腿,我都郁闷了!刚才也没见到他拿回来呀!真是见鬼了!这小子会变戏法?

  我爬上林泽床铺,朝林泽扑了过去,林泽看到我也是吓了一跳,就像做贼被发现了一样,看见我来了,赶紧把羊腿放好,但是已经迟了!我已经在他面前了!开始抢他的羊腿,林泽把羊腿放在生后,我一点都够不了,没办法林泽比我高,手自然比我长,硬抢不行,可以智取嘛!

  我说:我今晚就在这了!你看着办吧!要不就拿出来,要不就耗着,大不了谁都吃不了,”反正我就是死皮赖脸的不让他吃,”最终林泽终于被我这死皮赖脸征服了,他转过身子然后拿过一个袋子,扔给我,说吃吧!

  我打开一看,是只羊腿,我笑嘻嘻的放到后面去,然后又严肃的说,不要糊弄我,我会数数,羊有四条腿的,赶紧交出来吧!别独吞了!

  林泽看了我一眼,然后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说您数数真厉害,不过还是错了!四只羊腿,三个分,还有两只不在我这,”草,居然把叶豪给忘了,我又问道,你两在上面磨蹭了半天就打包了四只羊腿?

  林泽点点头说:是啊!

  当下我就发飙了!我提高音量,你俩磨蹭了半天就打包了四只羊腿?你大爷的,知不知道当时有多急,全部人就为了等你两个,”我刚说完,林泽比我还火,一掌拍在床板上,愤愤说道,你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我们还有一只一只切下来,然后又得想想该拿什么袋子才不会坏掉,你知不知道,这很重要,林泽说的很大声,几乎我的耳膜都要破了………

  真是哭笑不得,无奈我拿着那只羊腿回到我的床铺,拿出羊腿啃了起来,虽然过了那么久,不过味道还在,还是那么香,迅速吃完以后躺在睡觉,已经很晚了!亏待什么也不要亏待我的眼睛。

  第二天清晨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乒乒乒,当时真有一种冲动,想拿铁管把外面的人打一顿,这大清早的,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睡觉了!我迷迷糊糊走下床,感觉站都站不稳,左右摇晃的走到门口,把门开了!我也没看是谁,直接又扑会床上去了!

  这时门开了,那人走进来坐在我的床上,我背对着他,也不知道是谁,这时那人说,睡醒了没,我有事跟你说,”这声音是朱威的,昨天他喝醉了真是个好安眠的效果,我有气无力说,有事等我睡醒了再说吧!我现在真的很困,”朱威无奈只好退了出去。

  朱威出去了之后,我继续埋头大睡,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下意识就感觉有阳光照射在身上,走廊外面有学生在大闹,但是这也阻止不了我,继续埋头大睡,又过了一会儿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我打开眼睛,然后把手往床下摸索,终于摸到了手机,我拿起来一看,是李诗诗,于是我就接了起来,手机里,李诗诗说:陈峰已经出院了,在他出院的同时,把他手底下人都叫了过来开会,商量怎么对付我。

  看来陈峰是打算动手,这场腥风血雨即将来临,挂了电话以后,现在已经是中午一点了,林泽还在埋头大睡,也不知道他昨晚多少点睡的,洗漱一番过后,我来到朱威的宿舍,朱威的宿舍住的都是他信得过的兄弟,所以我可以直接去找他,正好我进去时,朱威正在吃炒饭,还问我要不要?”要,当然要,早饭都没吃了!都饿死了!

  我俩边吃边商量事情,我的建议是让朱威继续跟陈峰,先不要让他发觉,到时候给他来个里应外合,”朱威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继续说道,陈峰手下有两员猛将,分别是周瑞、高海,这两人分别有二十多号兄弟,也就是说他俩掌握着陈峰一半的力量,要是能把这两人离间一下,那么陈峰的力量就会大大降低,这样对我们大有好处。

  朱威说:需要我这么做?

  我拍拍他的肩说:别急,听我说,周瑞是本地人,你知道的本地人一向瞧不起外地人的,据我所知,周瑞虽然表面和高海关心不错,但是背地里根本瞧不起高海,曾经还不止一次的陷害高海,陈峰觉得高海还有用,所以就没有对高海怎么样,高海也恨得周瑞牙痒痒,但是他是本地人,也不敢表现出太多的不满。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教唆高海,和周瑞干起来,一旦打起来就是两败俱伤,结果无论是谁赢,都是一只没有爪子和牙齿的狮子了,这样陈峰的两员大将就废了,你的担子很重,我严肃的看着朱威。

  朱威拍着胸脯说道,放心有我在没以外,”正好我也吃完了!就跟朱威告辞了!回自己宿舍了,林泽还在睡觉,我也懒得去弄醒他,我想了想就给赵亦茹打了个电话,这个点总不能还睡着交吧!电话很快就通了,里面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我紧锁眉头,这是在干嘛?

  手机里传来赵亦茹的声音,她说道,喂!大懒虫刚起床吧!”卧槽!她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那么准?我笑着说,是啊!你呢?在干嘛?”赵亦茹不满的说道,帮妈妈上街提东西呗,都快累死了,我妈还说我为什么不是男孩子,这样就可以帮她多提东西了!

  嘿嘿,你就这样跟我未来丈母娘说,你把女儿嫁给我,就有儿子啦!我开玩笑道,”刚说完,电话就传来赵亦茹咯咯咯的笑声,说真的,我还还让我找个男朋友呢!”听了我当时就激动了!既然丈母娘发话了,你就把我推荐一下呗。

  P酷匠@网"‘首发

  赵亦茹说:不行不行,我妈要求很高的,没房没车的不让我找,我妈说了,要找就找有钱,所以你先努力一下吧!”现在的人,为什么就那么死板呢?就一定要有房有车有存款在银行才能嫁女儿,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都不知道拆散了多少对鸳鸯。

  我跟赵亦茹说:放心,我一定我努力的,我会让我未来丈母娘认同我这个女婿的,”赵亦茹给我打气说道,恩!老公加油,爱你哟!

  我也爱你!跟赵亦茹含蓄了一会儿后,赵亦茹说,她没时间和我聊了!她妈妈催她快点了!”我只好说,好吧!

  然后就把电话挂了!我把手机放在枕头旁边,把手放在后脑勺后面,然后看着床板,满脑子都是怎么赚钱,怎么给赵亦茹幸福、怎么让未来丈母娘认可我,满脑子都是这个,真是头疼啊!

  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我拿起手机一看,居然是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