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枫城中,一队浩大的队伍正有条不紊的走在街道上,其身上的古苍武院院服也证明了其身份。

  这正是从古苍武院出发的试炼队伍。

  街道两旁,一些路人起初还有些许错愕,但随即便反应过来,毕竟古苍武院的新生试炼在蓝枫城也不是秘密。

  “嘿,张老三,那是你儿子吧。”

  “没错,今年将其送到古苍武院测试,没想到被收了进去。只是古苍武院天才聚集,怕是难以出头。”这人嘴上如此说着,脸上的得意之色却是如何也掩饰不住。

  此刻景浩正跟着人群走在路上,一行人都是武者,行进速度不慢。很快便出了蓝枫城。

  试炼点处于蓝枫城城南,距蓝枫城不过数十里的样子,众人在导师的带领下朝着试炼点丝毫不停的奔去。

  将近一个时辰后,数座高矮不一的房屋出现在众人前方,房屋前隐约站着几个人影。

  待到走到跟前,这才看的真切。房屋前的人乃是一个导师带着数十名玄色服饰的学员。

  主考官陈杰示意大家先行休息,之后走到房前,说道:“多谢韩兄迎接,有劳韩兄驻守这试炼点了。”

  这导师名为韩风,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也是相貌堂堂。

  韩风闻言,淡淡说道,“无妨,为武院出力本就是我等的责任,如今试炼学员都已带到,还请陈兄主持开始吧。”

  陈杰点了点头,再到众学员面前,鼓荡起元气,说道:“全体学员听着。关于此次试炼的规则你们可能有所耳闻,但可能有些学员还不知晓,我便讲一遍……”

  景浩虽听李寻真等人说过此事,但却有些语焉不详,当即凝神听起来。听陈杰说完,景浩才点点头。

  这次试炼为期五天,且每位学员在斩杀岩灵鼠之后须斩下鼠尾,最后的成绩便由每人的鼠尾数量评定名次。

  似是给学员一些消化之前言语的时间,陈杰说完一刻钟后才是开口道:“岩灵鼠大都寄生在其他妖兽身边,但也不乏没有寄生目标的岩灵鼠,所以你们要量力而行。此外,此次试炼准许抢夺其他人的鼠尾,但每次只能取五成,且不许重伤他人,更不准杀人,违者一旦发现,废除修为,逐出武院。”说到最后,陈杰口中大有几分警告之意。

  新生们听得可以互相抢夺,一时之间看向四周学员的目光都是带着几分警惕。还有一些学员面露笑容,不停的打量其他学员。

  景浩默不作声的站在人群中,就在刚才,他已经看到不下十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中冷笑一声,若是这些人来抢夺景浩,景浩也不介意取点利息。

  “现在,每个人按照身份铭牌的顺序,去领你们的包裹,选择你们的武器。做完的直接由房屋后进去试炼点。”陈杰的声音响起。

  不知何时,那些玄色劲装的学员已经从屋中搬出数个大箱子。有几个箱子上还写着朱红色的大字,如“刀,枪,剑,”等,显然箱子中装的乃是兵器。

  很快,便轮到景浩,领完一个包裹之后,再走到写有‘枪’的那个箱子前。只见箱中放置着长短不一的枪,看其色泽,这些枪的材质都是相同的。稍一思量,景浩取了一杆适合自己身高的枪,便不再停留的朝房屋后的森林走去。

  走在森林中,景浩打量了一下周围,四周的树木虽然不如和田山脉中的那般巨大,但也是拔地参天。

  检查了一下包裹,发现包裹中除了一张地图和一把短匕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看来武院是让学员自己解决这五天的饭食,景浩倒是毫不在意,扫视了一眼地图,便叠起来放入怀中。

  试炼点某处,一众玄色劲装的学员正站在一起,而黑袍青年‘丰森’却是站在众人前方,背负双手,淡淡的说道:“现在新生已大多进入,你们即刻到自己负责的妖兽附近,万不可出差错。”

  听其言语,这些人便是在妖兽巢穴附近的守护学员,按照李寻真之言,这些学员最弱的也有凝气境八重,如今却仔细的听着黑袍青年‘丰森’说话。

  话音落下,其余学员齐声道了一声是,便四散开来。黑袍青年‘丰森’看着离去的众人,也是一跺足的朝某个方向掠去。

  森林中,景浩正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数丈的一个有半尺长的老鼠,看其身上岩石般的花纹,便知道这乃是一只岩灵鼠。

  这只岩灵鼠鼻子一蹙一蹙的,仿佛在寻找食物,还没有发现身边的景浩。

  景浩抽出长枪,身体缓缓的弯成弓形,突然一动,朝着这只岩灵鼠跑去,这只岩灵鼠似有所感,扭头看了一眼,一看之下,竟是毛发炸起,朝与景浩相反的方向跑去。

  岩灵鼠虽然速度极快,但也只限于一级妖兽,如何能比得上如今的景浩,两者的距离在迅速的缩短。

  在两者不过一丈时,景浩右手一抖的将长枪送出,丝毫元气不用的情况下,将这只岩灵鼠扎成了透心凉。

  暗道一声罪过,景浩掏出包裹中的短匕割下了尾巴,这只岩灵鼠景浩也不打算浪费,岩灵鼠虽是鼠类,但却肉质鲜美,正好作为吃食。

  而且,提着这只岩灵鼠,说不定可以吸引到其他学员来抢夺。钓鱼正是景浩所擅长的。

  按照地图上,森林的东南方有一个水潭,那里附近有一只嗜血铁牛。而在其巢穴中,可是有不少岩灵鼠。

  右手持着长枪,左手拎着这岩灵鼠,景浩朝着那处水潭走去。

  最Q新)章节上~酷l匠网z

  一路上,景浩也不急于赶路,而是不时的停下出枪,来演练一番《爆裂枪钻》,如此这般,足足一个时辰,景浩方才不疾不徐的走到这水潭旁。

  这水潭成一个不规则的方形,方圆有数丈之长,潭水呈一片淡蓝之色,水潭上方漂浮着一些水草的植株。

  看着这水潭,景浩小心翼翼的走到潭边,取出短匕,将这岩灵鼠剥洗一番,褪掉毛皮,只剩下身上的鼠肉。

  起身走到一个树下,拢聚一些枯枝败叶,催动元气,朝树叶一点之下,这团干燥的树叶便燃烧起来。对于武者来说,用元气点起凡火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用长枪穿起鼠肉,景浩便这般的烤起鼠肉来,听着渍渍的声音,却是有油脂不断的冒出。

  忽然,景浩眉头一皱,朝某个方向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