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和李寻真三人的约定,景浩傍晚时分便回到了住处,先是洗漱了一番,想了想自己唯一一件可以穿出去的衣服便是那件没怎么穿过的长袍式样的院服,便整齐的套上了这件长袍,趁李寻真等人还没到,便又是在空中虚画起锁链图案起来。

  戌时到后不到一刻钟,房中便响起了敲门声,景浩一笑,收起手指,整理一下衣服,起身打开房门。

  门外果然是李寻真三人。

  “景兄弟,可准备好了?”李寻真问道。

  “嗯,随时可以出发。”景浩笑着点头道。

  于是四人便边聊边走的朝醉香阁走去。一路上有说有笑,这段路倒也不显无聊。

  很快,醉香阁已经是近在眼前了。景浩等人走进醉香阁时,醉香阁已是只剩下稀稀落落的几个食客,几个伙计正在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剩饭。

  一个伙计看到景浩几人,马上放下手中的活计,边走边用一块毛巾擦着油腻腻的双手。

  “几位客人,需要吃点什么?”这伙计问道。

  “哈哈,孙火,你不认识我了。”景浩却是笑道。

  “唉,你……”被称为孙火的伙计盯着景浩看了一小会,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是景浩?”

  这孙火与景浩年龄相仿,在醉香阁时两人关系也颇为不错。故而景浩一见孙火便是高兴起来。只是景浩经过修炼,再加上心智愈发成熟,穿上一身古苍武院的院服,与那个醉香阁厨子的形象的确是相去甚远,也难怪孙火一时难以辨识。

  景浩点了点头,孙火看到景浩承认,才渐渐的将脑海中的两个身影重合起来,再一看景浩身上的古苍武院院服,颇有些敬畏的说道:“不知您想吃些什么?”

  景浩本来十分高兴,看到孙火这般姿态之后,顿感有些兴趣索然,摆摆手道:“不用,我去找下陈风,他在后面的作坊里吧。”

   , “嗯,我带您过去吧。”孙火略微弯腰的说道。

  看到孙火这般,景浩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说道:“也好,走吧。”

  半个时辰后,景浩四人和陈风一起坐在一张圆桌周围。桌上摆了一桌酒菜,且以鱼类菜肴居多。

  五人齐举酒杯,一碰之下,皆是一饮而尽。就连唯一的王古雪也是毫不顾忌,倒是景浩倒是因为第一次喝这种烈酒被辣的脸色通红,看的其余四人哈哈大笑。

  陈风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对着景浩说道:“我也没想到你小子能加入古苍武院,来,我敬你一杯。”说着朝景浩举起了酒杯。

  景浩同样举杯回敬,“这也要多谢风哥了,否则我连古苍武院在哪都找不到。”说的四人皆是面带笑意。

  五人便如此这般的聊着,房间中一直充满着欢笑声。在这时,景浩还是那个淳朴的渔村少年。

  晚上什么时候回去景浩已经不记得了。

  因为他是被陈奔雷背回去的。陈奔雷将其放在床上,盖好被子才关门离去。

  第二日清晨,一直以来的习惯让景浩像往常一样准时的醒来。景浩只感觉难耐。脑袋还是有些昏沉,当即打坐运行元气,这种感觉才是渐渐消退。

  吃过饭之后,景浩便还是练习绘制锁链图案起来。每当元气消耗殆尽,便是打坐回复。下午景浩便去青沙网中修习身法,晚上还是要打坐两个时辰才睡去。

  如此这般,半个多月的时光便很快过去了。

  在景浩的苦修之下,进步也是十分显著的。

  首先是寒阳缚元链的修炼,已经是可以熟练的绘制各组成部分了,只是由于元气的原因还是无法完全绘制而出。而灵烟步的修炼也是略有小成,在青沙网中已经可以同时面对十数个沙袋的撞击而不沾其分毫。最后修武境界上也是修炼到凝气三重圆满,离四重也只是差临门一脚罢了。

  这一日,景浩却是一早起来,取出了自己的所有银钱,大概有五十多两。此次景浩却是准备外出历练一番,为数日后的考核做准备。

  景浩穿上一身简单的青色劲装,便孤身一人的离开了古苍武院。

  再次走到蓝枫城繁华热闹的街道上,景浩却已不再好奇的看东看西,而是有目的走到一个名叫玄兵店的兵器铺前。

  此处是李寻真对其推荐的,据李寻真所说,此处的兵器质地不错,价格也是颇为公道,适合低阶武者。

  踏进这店中,只见店内两侧陈列着两排兵器。墙壁上也是挂着不少兵器,粗略一看,样式也是相当齐全。

  店内只有一个中年大汉在闭目养神,景浩进店后,那中年大汉便睁眼站起道:“不知阁下需要什么兵器,什么材质,我好向阁下推荐,阁下也可自行挑选一番。”

  景浩略一沉吟,伸手从架子上抽出一把精钢剑,随手挥舞几下又放回去了,再拿起一个判官笔,又是摇了摇头。

  那中年大汉见此,并未出言催促,只是静静的看着景浩。

  景浩把目光移到一杆长约丈许的长枪上,眼中微微一亮,伸手将其抽出,这杆长枪比景浩要高出两尺来,景浩两手将其握住才好掌握,一握之下,景浩便觉的十分畅快,大有挥舞一番的想法,只因空间狭小,景浩才作罢。

  转头问向中年大汉:“老板,不知这长枪如何出售。”

  “此枪枪杆是由红棱木制成,硬度较大,但却不失柔韧,而枪头则是使用玄铁所铸,颇为锋利。需要纹银四十两。”中年大汉淡淡的说道。

  众所周知,枪杆不能太过刚硬,所谓过刚易折,所以枪杆必须早有一定的柔韧性,否则对敌时对碰带来的反震之力也不易化解。

  红棱木硬度极佳,而又不失柔韧,算是一种不错的制作枪杆的材料。而玄铁所铸的枪头也属上佳,玄铁这种矿石轻且坚韧,正好用来制作枪头。

  这杆红棱枪整体上来说完全值得四十两,可是景浩只有五十多两,之后还要再买其他东西。

  景浩一笑,看向中年大汉……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景浩终于是用三十五两银子买下了这杆红棱枪,在中年汉子颇为无奈的目光下走出了玄兵店。

  ^酷!…匠c:网永*久1免))费看小:说/r

  随后,景浩带着仅剩的一些银两,在蓝枫城中采购了一些野外所需之物,好在这些物品价格大都不贵,在景浩身上银子所剩无几时终于采购齐全。

  景浩手执红棱枪,背上背着一个背囊,即将走出蓝枫城,进行自己第一次历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诸葛布衣说:

章节上传错误,无上一章重复,多谢网友提醒,已经改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