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阁是全天开放的,由于凝气境的学员只能免费修习两门武技,所以此处的人流量并不多。

  景浩走到藏书阁之前,抬头一看,一座三层的楼宇出现在眼前,从外墙上看这座楼宇已是存在不久的年头了,给人一股古朴大气的感觉。

  藏书阁门口有着两名学员在看守,在出示了身份铭牌后,景浩顺利的走进去。

  走进藏书阁,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桌子,桌子上懒洋洋的趴着一个青年,在青年之后有着一个内门。

  景浩心中有些奇怪,藏经阁这种重地怎么会安排一个青年过来。虽然心中疑惑,景浩面上却是并未表露分毫,走过去,递过自己的身份铭牌,说道:“在下景浩,想要抄录两本武技。这是我的身份铭牌。”

  那青年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听到景浩的话后却是丝毫未动,说道:“去吧,要在半个时辰内出来。”声音听起来却是温和以极。

  既然对方让进去,景浩便收起铭牌,道了一声谢后便走进了内门。

  待到景浩进入内门,那黑袍青年才是伸个懒腰,自语道:“再有一个月禁闭就结束了,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出去耍一耍。”

  景浩对于这青年的话自是不知,此时他正站在一个书架面前拿着一本典籍看着。

  这是一本名叫烈火焚天掌的武挤,名字听起来挺霸气,但只是一本一品功法,对敌时将体内元气用此门武技引导到手中,拍到敌人身上便是一片焦黑,适合火属性的武者修习。景浩知道自己的体内乃是一寒一阳的怪异元气,选择此门武技威力怕是要大打折扣,无奈的放下这本武技,继续的翻看起来。

  景浩又拿起一本名叫天罡混劲的武技,这本武技平日里修炼时在体内凝练出一股气劲,无事时可以存于体内温养以增强威力,对敌时可将其激射到对手体内并爆炸开来,威力可想而知。只是每使用一次便须重新凝练,景浩摇摇头,又将其放回原处。

  很快,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景浩只找到一本武技,名叫灵烟步。顾名思义,这是一种身法武技,以小范围腾挪为主,在与对手近身作战时,可以快速的移动,但较为耗费体力,只能做爆发的手段。景浩之所以选它,便是看中了这门武技在对战时所能发挥的作用。

  选好了身法武技,景浩还准备再修行一种攻击型的武技。

  又是一连看了几本,景浩都是摇摇头。眼看半个时辰就要到了,景浩心中不禁有些着急。

  忽然景浩瞥见一个书架上写着“不可修炼武技”,架上只放着寥寥的四本书。景浩有些疑惑,不可修炼为何还要放在藏书阁,而且特意用一个书架单独的放起来呢。

  反正也找不着合适的武技,景浩好奇之下,便走到这个特殊的书架之前,朝着这几本书看去。

  只见几本书上分别写着:大力魔猿诀,炎心录,九弦断魂曲,寒阳缚元链。

  =酷匠,3网bz首发

  这四本书上除了那本炎心录倒还干净外,其余三本之上尽是灰尘。景浩便先拿起这本炎心录看了起来。

  只见第一页上便写着:修炼此功法,需入地底岩浆内扑获一只炎心之灵,并将炎心之灵生吞入体炼化,在丹田中修炼出一颗炎心。景浩看到这便将这本炎心录放下了。

  炎心之灵乃是只存在地底深处岩浆中的天地灵物,不仅是火焰之精华,还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在岩浆中更是等于拥有无穷无尽的元气。而且这种灵物极其稀少,等闲根本不可能遇到。就算遇到能逃命就已经谢天谢地了,更别说吞噬炼化了。

  放下这本炎心录,景浩苦笑一声,难怪这个书架叫做不可修炼武技,炎心录的修炼如此艰难,其他三本的修炼难度怕也是大同小异。

  犹豫一下,景浩又拿起九弦断魂曲看起来,当景浩看到这门武技需要一种只可能出现在女子身上的九曲琴体才能修炼时,便干脆的放了下来。

  再看大力魔猿诀,需要一头上古大力神猿的精血才能修炼,开玩笑,这种存在,现在的圣元大陆还有没有都是未知。

  无奈之下,景浩又是拿起最后一本寒阳缚元链,翻来书页,只见第一页上写着:吾乃寒阳上人,天生具有寒阳之力……

  略过一大段生平事迹之后,景浩直接看向修炼方法:先是以体内特殊元气凝聚成两根元气之链,再通过法诀打入对手体内,而这两根元气之链在对手体内能束缚对方的元气,修炼到最后却是能将对手的灵魂都可束缚。

  看完这些,景浩心中却是喜忧参半,喜的是这寒阳缚元链威力如此巨大,忧的是自己体内的元气不知适不适合用来修炼此武技。

  最终,景浩一咬牙,决定试一试,就算不成也可以再想办法寻找别的武技。

  景浩便带着这本寒阳缚元链和灵烟步,走出了这第一层。

  那黑袍青年仍然是趴在桌上,景浩走至桌前,“在下已是选好了两本武技。”说着将两本选好的武技放在桌上。

  黑袍青年原本还是懒洋洋的样子,看到那本寒阳缚元链后却是猛地坐立起来,略带吃惊得问:“你怎么会选这本武技。”说罢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身体又放松下来,但眼睛还是盯着景浩。

  景浩感到这青年的目光,不知为何竟是感到一阵灼热,但体内元气运转之下,这种灼热感便消失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的这本可能适合我。”景浩认真的说道。

  黑袍青年听到景浩如此回答,点了点头,竟是不再言语,收起那两本武技,走进藏书阁,拿出两本崭新的书,递给景浩。

  又是随意的说道:“这是那两本武技的拓本,你拿去吧,不得外传,不得损毁,三个月内还回来。”想了想,黑袍青年又是说道:“其实我倒是极为希望你能修炼成功,不然这蓝枫城也就太没劲了。”

  他这后半句话说的景浩莫名其妙,但景浩还是接过那两本书,道了一声谢后便离开了藏书阁。

  在景浩离开后,这屋内却是突然响起了一道苍老的声音:“丰森,你就这般轻易的把寒阳缚元链这本武技借出去了。”

  黑袍青年却是丝毫不惊的回答道:“我可不是无的放矢,他能直面我的双眼而毫无不适,可见其并不一般,而且,我相信我的眼光。”

  那苍老的声音又是说道:“好吧,你这次关了禁闭,以后行事可要收敛一些。”

  黑袍青年闻言却是面露不忿的说道:“不就是把陈家那个垃圾打伤了,我爹就……”后面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也不知他说下去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