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浩径直回到自己的住处,直接坐到床上修炼起来。

  不久,听到阵阵的敲门声,景浩起身打开房门一看,却是陈奔雷。看到陈奔雷,景浩多少有些诧异,因为陈奔雷乃是面冷心热的性格,平时来见自己也是和李寻真等人一起来,今日却自己单独前来。

  心中疑惑,景浩嘴上也不怠慢:“陈哥,快进来吧,有什么事坐下说。”

  陈奔雷并未进来,而是摊开双手道,“这是我们三人每人凑出的一枚增气丹,希望可以帮到你。”只见其手心中赫然有着一个小瓷瓶。

  景浩见此,连忙摇头拒绝道:“这万万不可,这样一来,岂不是要耽误你们的修炼速度。”

  “无妨,这种低阶丹药对我等的作用也不太大。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说着将瓷瓶往景浩手中一塞,便转身离去了。

  Qs酷匠I网Iz正版x首W发:E

  看着陈奔雷离去的背影,手中握着瓷瓶。景浩心中不由感动起来,这三人让景浩看到了真性情,并没有完全朝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转变。

  有道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景浩将这些恩情都记在心中。

  将房门一关,景浩便盘坐在床上,打开瓷瓶,从中倒出三枚豆粒大小的丹药。只见这丹药呈淡黄色,隐隐的泛着光泽,正是增气丹。

  景浩此前也是服用过数枚,所以也并未研究什么,直接开始修炼,一缕缕天地元气被景浩吸引进体内,因为景浩经脉要宽于旁人,吸收的速度自是快上许多,但无论多少元气,一到经脉内便是诡异的消失了。

  这种情况景浩已是司空见惯,当即一翻手,仰头吞下一枚增气丹。这枚增气丹入口即化为一团庞大天地元气,相当于普通人修炼两三天的量。景浩运起功法,将这些元气朝经脉处引导。但毫无疑问的消失掉了。

  第二枚!

  第三枚!

  景浩将所有增气丹尽数服下,体内仍旧无甚么变化。景浩对这种情况早有心理准备,当即也不见失望之色,又是五心向天的修炼起来。

  忽然,正在修炼的景浩感应到了什么,急忙使用内视之术,只见经脉中涌出一股森白色的元气和一股金黄色的元气,而那股森白色元气给景浩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景浩能感到这两股元气中那极阴和至阳的能量,但对景浩的经脉却是毫发无伤。

  当着两股元气尽数涌出后,却是交叉着沿着经脉留向自己的丹田中,景浩尝试一下,发现控制不了这两股元气,无奈之下,只能放任自流了。

  两股元气交叉着进入丹田后,竟是如同水乳交融一般彼此的融合在一起,最后形成一团黄白相间的元气。其上黄白光纹流转不定,煞是好看。

  景浩却是看的目瞪口呆起来,因为照《凝气入门》中所说,这黄白相间的气团正是自己费劲心思想要凝聚的元气种子,而且看其大小程度,赫然已经是凝气三重的量了。

  也就是说,景浩从一个毫无修为的人突然变为一个凝气境三重的武者。这让景浩有种被馅饼砸晕的感觉。

  惊喜过后的景浩却是渐渐冷静下来,先是施展内视,发现自己可以操控这股元气了。景浩发现,这股元气带着一股极阴却又至阳的属性,但却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特别是那股极阴的感觉——景浩细细的感应之下,竟是之前每次寒脉发作时的那种感觉,难怪自己有股熟悉之感。

  而那股至阳的感觉,却让景浩突然想起被青龙吸入腹中后被一团极为灼热之物包裹,和体内的这种至阳能量一模一样。

  只是景浩想不通,这两股能量怎会融合在一起,现在的景浩已经不是什么不懂的小白了,知道天地间有些东西是相生相克的,比如水火不容,阴阳两极。

  想不通景浩便不再去想,无论如何,现在已经凝聚出元气种子,而且一举突破到凝气境三重。

  这对于此时的景浩就如同一个农夫久旱逢甘霖一般。

  景浩跳下床来,方才只顾上内视,现在才是仔细的感受起身体来。只感觉身体的力气又增大了许多,六识也是敏锐了许多。

  景浩只道是突破带来的,他却是不知,自己经过龙血锻体,庞大的龙血精华都隐藏在其身体内,每次突破后的都会激发一些出来,这才能感到身体的变化。至于旁人,突破对于身体的增进却是微乎其微的。

  既然突破,自然是要修行一门武技了。

  武技,乃是由无数大能前辈呕心沥血所创出的,包括身法,拳术,枪法,血术,等各种各样的种类。武技同样分为一至九品,但却是以品级来区分威力,并非是凝气境只能修炼一品武技。

  古苍武院有一处名叫藏书阁的所在,乃是古苍武院存放武技之处。藏书阁有一到三层,分别对应凝气境,气海境,空玄境。

  有人说,第三层存有三品武技,修行之后实力大增。还有人说,第三层空无一物,连古苍武院是否有空玄境存有都是未知之数,怎会有这种武技。

  这些传闻和景浩暂时没什么关系,因为他只需要进入第一层即可。

  一路上,仍有人对景浩指指点点,所说的话也是景浩很早就已免疫的言语,何况现在景浩已经突破。

  不过有时候你不想找事,偏偏有不开眼的送上来。

  “你便是景浩吧,听说你入学四个月还是没有修为,你为何还不退学,在这里浪费资源。”一道声音从一个身边簇拥几个学员的锦衣少年口中传来。

  景浩并不答话,脚步也丝毫未停。

  “陈少爷和你说话,你他妈的没听到。”锦衣少年身边的一个狗腿子说道。

  景浩眼中厉色一闪,身体一动,来到那开口的学员面前,“你说什么?”

  那学员被景浩凶厉的眼神吓了一跳,随即又想起这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废物,再看了一眼身旁的锦衣少年,底气更是大增:“我说你他…”

  话还没说完,一个迅疾的拳头便在其瞳孔中迅速放大,不待其反应过来,便感到身体一轻的飞了出去。

  景浩虽然父母双亡,但父母绝对是其心中最尊敬的人,是绝对不会容忍任何人侮辱谩骂。

  景浩一拳将一个人打飞出去,引起了早已围观的众人一阵惊叹。这还是那个废物景浩吗?

  一拳挥出,景浩却是大感畅快。再看向那个锦衣少年,只见那锦衣少年一副惊疑不定的神色,他本想找一个软柿子在小弟面前树立一下威信,不想碰上了刚刚突破的景浩。

  犹豫了片刻,发现自己可能也打不过景浩,当即对其他小弟说道,“扶起志远,我们走。”

  景浩也并未阻拦,那锦衣少年一看便是有几分来历之人,景浩虽然不怕他但现在实力还属低微,不宜树敌。

  锦衣少年走后,景浩也是继续朝着藏书阁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