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所知的景浩,在送走三叔之后,便回到床上沉沉的睡去了。

  次日,景浩早早的起床,动手做了早饭,饱饱的吃了一顿,又把昨日三叔送来的鱼又腌制一番。做完这些,景浩又是取了几条咸鱼,朝村里赵老头家中走去。

  赵老头年轻的时候曾出去读过几年书,是村里唯一识字的人,不过也仅限给人取个名字,景浩的名字便是这赵老头起得,但若是让其识文断句却是万万不能的。

  虽然赵老头学无所成,但因为赵老头与外界有几分联系,故而赵老头便成为渔村与外界的唯一联系。赵老头经常带着渔村的特产外出换取人们生活所需的物品,自己也可以从中获利,近些年赵老头逐渐年迈,这些事情便交给他儿子做了。

  景浩此番便是要找赵老头换取一些织渔网的丝线。

  赵老头的房子是村里唯一一户砖墙房屋,看起来高大宽敞。景浩到的时候赵老头正坐在门口的摇椅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赵爷爷,您又在外面晒太阳了。”景浩笑着说道。

  “我说这会谁还会在这,原来是你小子,怎么不去海边拾鱼啊。”赵老头一眯眼的说道。

  景浩扬了扬手中的鱼:“我昨天也捡了一些,现在想换一些网线。”

  “哈哈,小浩,你还不知道吗,现在鱼都不值钱了,海边全都是鱼,想要随便去都能捞一箩筐,我儿子一早就去了,你说我还缺这些鱼吗?”赵老头笑道。

  景浩却是没想到这一点,毕竟年轻,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赵老头见他这样,却是从摇椅上下来,“不过若只是要一些网线,爷爷我送你便是,这些鱼你可要拿回去,不然爷爷这里可是没地方放喽。”

  景浩闻言大喜,“多谢赵爷爷。”

  “嗯,你需要多少丝线?”

  “只要够织巴掌大小的一团就够了,”景浩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小手掌想了想说道。

  “好”赵老头应着声,走进屋里,片刻之后,便从屋里取出一大团网线来,递给景浩,“拿去吧,出去打鱼的时候别往深处去啊。”

  景浩小脸上满是感激:“谢谢赵爷爷,我会小心的,我就先回去补网了。”

  “嗯,去吧。”赵老头又躺在他那躺椅上,悠悠的晃了起来。

  景浩一手提着咸鱼,一手捏着丝线,一路小跑的回到了家中。

  先是把咸鱼挂在屋里,又把渔网在外面撑起来,手中拿着一个梭子,便开始修补起来渔网。景浩的一双小手甚是奇巧,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很快便将渔网之上的漏洞修补个七七八八。

  最后,景浩牙齿将留在渔网上的线头一咬而断,便完成了修补工作。

  修补完了渔网,那团丝线还剩下大半,景浩便将剩下的丝线和梭子放到一起收在了屋里。

  做完这一切,已是中午时分,忙活一个上午的景浩小肚子早就饿了,又做了一些饭食。

  吃过午饭,景浩待到中午最热的时候过去,便想再到海边看看。

  等到景浩走到海边,看到海边却是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腐臭味。水里的鱼也开始腐烂,有的都露出了鱼骨,鱼刺。景浩眉头一皱,这些鱼怕是不能吃了。

  海边的人也看到了景浩,一个大汉说道:“回去吧小浩,这里的鱼都被晒的臭了,吃不得了,还是回去吧。”说着提着空荡荡的鱼篓和那群渔民一起朝渔村走去。

  看~C正q*版《《章节=k上酷匠{网

  景浩应了一声,也是无奈的跟着这些渔民后面。

  由于海边的鱼皆是变的恶臭无比,再加上众渔民都是拾取了足够多的鱼,一时倒也不须下海打鱼。故而一连数日,都无人前往海边。

  在此期间,景浩的寒脉又是发作一次,这次比上次更加严重,发作之时,景浩呼出的口气都是森白之色。身体更是冰冷无比,屋内的温度都是跟着下降了许多,受了一番折磨之后,身体里的寒气才是慢慢消退。

  小屋外的沙滩上,景浩躺在上面,长嘘一口气。想起之前的寒脉发作时的感觉,小脸上浮现出心有余悸的神色。

  以其小小年纪便承受如此身心之痛,还能坚持至今,可见景浩心智之坚了。

  距寒脉发作又是两天过去,这天午后,景浩见家中食物越吃越少,便想出海打些鱼。于是就背着那满是补丁的渔网和小竹篓,朝海边走去。

  海边有一个小型的码头,这渔村里的所有渔船都是泊在此处,景浩的渔船赫然也在此列。景浩的渔船是他的父辈留下来的,倒也不小,上面放着一个长长的竹竿,用来做划水之用。

  景浩解开固定渔船的绳索,把渔网等东西放到船上,再跳上渔船,长杆一撑,渔船便驶出码头。

  景浩立在船上,看着海面上密密麻麻的死鱼,只觉又腥又臭,好在其从小出生在渔村,这些味道倒也勉强忍受。

  从海面上一路行来,只见到无数的死鱼,用竹竿拨开一些,看到水下也是空空荡荡,不见丝毫水产。景浩想仔细辨识,但拨开的水面随即就被死鱼填上。

  景浩见此,又往前滑动两三里,海面上仍是这般情景。景浩见此,心中一阵失望,当即撑杆回舵,准备朝渔村方向行驶。

  忽然,景浩只感觉身体开始发冷,仿佛有无尽的寒气从身体内涌出,这正是寒脉发作的前兆。景浩从小受此煎熬,自然熟知这一切。

  但按照往常发作规律来看,还有两天才会再次发作,这才趁此时间选择出海看一看,不想此次却突然发作。

  此时景浩却是顾不了许多,当即强忍寒冷,哆嗦着将竹竿放好,再往船内一趟躺做完这些,景浩便不省人事起来。

  失去了景浩的操控,渔船便在海面上飘荡起来,随着风向,渔船如同无头苍蝇一般的在海面上乱闯。不知不觉,渔船竟飘到一处十分干净的海域,此处海面上没有一条死鱼,与之前的海面大相径庭,而且这里的海水一片深蓝,隐隐约约成一片黑色,不知有多深。四周望去却是一片白色茫茫,不见丝毫陆地存在。

  更为奇怪的是,天空之上也不见任何飞鸟的踪影,这里虽是一片海域,却没有丝毫的活物,甚是古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