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元大陆,金霖域。

  某个靠海的渔村里,一间低矮的木屋里,屋中陈设简单,墙壁上挂着几条腌制好的咸鱼。屋内一张并不宽敞的床上,正侧躺着一个约莫十二岁的少年,这个年纪的孩子大都是活泼好动的性子,而这个少年的却在白天卧在床上,十分奇怪。

  只见这少年四肢紧缩,两眼紧闭,脸上出现一丝淡蓝色的苍白。身体不住的抖动着,连牙齿都是紧紧的对咬着,连牙龈都是在牙齿的咬力之下渗出了血丝,少年对此却是一副恍若未觉的样子。

  若是此刻有人触碰一下这少年,便是犹如触碰到一块千年寒冰一般,此等温度下,别说是一个少年,便是一个身强力壮的成年人身体变的如此冰凉,怕也是早已冻毙。而这少年,在这般极低的温度之下,却堪堪的坚持下来。

  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少年身上的这种情况才是逐渐的消退下去。随着寒气消退,少年那颤动的身体才是开始变的平静。

  虽说寒气消退,但少年却是由于四肢僵硬不能动弹,又是半柱香的时间过去,少年的体温才是恢复到常人温度。

  “呼”

  少年长吐一口气,慢慢的从床上盘起,用双手对自己的身体各部分揉捏放松一番,这才穿鞋下床。

  少年一身单薄的麻衣,推开房门,一缕金黄色的阳光投射进来,让屋里亮堂了许多,此时已是午后。

  屋外却是一片沙地,一个中午的炙热阳光照射之下,每一粒沙硕都变得滚烫无比,这少年对此却是恍若未觉,朝着地下沙地一屁股做下去,脸上露出了一抹舒服的表情。

  对于寒脉发作后的他,能晒晒太阳便已是极大的满足。

  少年晒了一会太阳,身体也是晒的冒汗,随便用袖子从黝黑的皮肤上拭去汗渍,又起身从屋内拿出一张颜色斑驳不纯的渔网和一个鱼篓,这渔网显然已经多处打过补丁了。少年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当即背着这个渔网朝海边走去。

  一路上,经过几间稀疏的房屋,这些房屋虽然也是木屋,但看起来却是要比少年那一间要大了不少,也结实了许多。

  这些房屋面前晒着一张张渔网,却是十分完整,比少年那一张不知好了多少。有些半大的孩童在绕着渔网嘻戏,一些妇女坐在门前阴凉处,或是聊天,或是做家务,这个时间,正是出海打鱼的时间,所以渔村里此时极少见成年男子。

  少年看到这些村民,都微笑着打招呼。

  当中一个妇女回应道:“是景浩啊,又出去打鱼了吗?”

  “是呀,三婶,今天天气不错,我去打几条鱼换点东西。”

  “没事,你只管打,不够我让你三叔给你送去几条。”

  “不用麻烦三叔了,我只是换一些织渔网的丝线,不需太多鱼来换,想来也是够了。”

  “好,那你去吧,小心一点。”

  “哎”。

  告别这些女子,景浩便径直朝海边走去。还未至海边,便听到海边传来一阵热火朝天的声音。只因距离较远,隐隐约约的听不清楚,景浩见此,不禁加快了脚步。

  待到景浩走近了一些,看到一众渔民即没有乘坐渔船,也不曾用渔网挥洒捕捞,而是在浅水处捡拾着什么,海面上看起来有着一片片的白色。

  景浩好奇之下,便一路小跑,待到景浩跑到海边,不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酷)匠/!网永Vv久F免费t|看f}小说){

  只见海面上密密麻麻全是死鱼,都翻着鱼肚白浮在海面上。方才所看到的白影正是鱼肚白形成的,而那些渔民正分布在海里,在捡取死鱼。

  由于死鱼很多,倒也没有什么人争抢,只是自顾自的捡拾,有人看到了景浩,也没功夫去打招呼什么的。

  景浩见此,又惊又喜,也是快步走进海中,伸手随意的捞起一条鱼来,放在鼻前闻了闻,只有一股鱼腥味,并没有丝毫腐臭之感,看来是没死多久。

  看到鱼是新鲜的,景浩也是和大家一起,迅速的捡起鱼来,只是因为景浩的鱼篓较小,不久便是装满了。

  景浩看着海面上的鱼,按照如此天气,不出两天,这些鱼怕是都会变的腐臭,那时便吃不得了。心中一转念,在海边又找了一团较为坚韧的长草,合了双股,又穿起了几条鱼,便就此返回了。

  从景浩到达海边,又满载而归,不足半个时辰,回去的路上,那名妇女看到景浩,又是问道:“景浩,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再往景浩手中一扫,不由惊异道:“你怎么打了这么多鱼。”

  景浩苦笑一声,当即把海边发生的怪事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听的众人半信半疑,但看着景浩手中的鱼,这些妇女一商量,便决定放下手中的活计,先去海边看看。

  告别这些妇女,景浩便回到住处,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先是将这些鱼开膛破肚,然后再用海盐腌制起来。景浩虽小,做起这些事却是十分的熟练,但绕是如此,腌制好这些鱼也是花了景浩两个时辰。

  眼看天色已晚,景浩便顺手做了一顿晚饭,饱饱的吃了一顿。

  正当景浩坐在门口用一根鱼刺剔牙时,有一个身体高大,皮肤黝黑的汉子走到跟前。

  景浩看到这汉子,感到:“三叔,你怎么来了,没在海边捡鱼吗?”

  三叔咧嘴一笑,“你这小子,我还想问你呢,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有空在这里闲着,不去多捡一点鱼吗?”

  “三叔,我就一个人,吃不完许多,这些鱼你还是带回去吧。”景浩看着三叔手中的鱼说道。

  “我都拿来了,你还让我拿回去,你三婶非……”说但一半,却是不再说下去,讪讪一笑又道:“这几天你的身体可还发作过?”

  景浩闻言,勉强一笑道,“今天发作一次,现在却也是无碍了。”景浩虽然不想让长辈担心,但年纪尚小,神色之中的无奈还是被三叔看出来了。

  三叔见此,脸色也是一凝,“可怜的孩子,这等病症怎会发生到你身上,若你出了什么问题,我如何去对大哥交代。”

  景浩心中一酸,到底只是一个孩子,两眼已经开始泛红,但还是强忍泪水说道:“没事的三叔,我现在不是好好的,说不定哪一天这病就自己好了。”

  三叔明知道景浩这是安慰之言,但心中也是如此期许起来。这叔俩又聊了一会,三叔便起身离去了。

  景浩却是不知,他身上生的是九阴寒脉,是一种难得一见的修炼体质,但会引起寒气发作,而发作强度一次比一比强,次数也会越来越频繁,便是用阳性灵药也是只能缓解,不能根除,在这种情况下,这种体质的人大都在十八岁之前便会寒气彻底侵入体内,那时便必死无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诸葛布衣说:

新手上路,请各位书友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