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遭遇战

听到说话声安晨不禁皱了皱眉,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在离他们桌只有两张桌子相隔的地方坐着四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少年。说话的正是坐在左边穿着暗红色长衫手持着一柄宝扇的少年。

少年这时也看向安晨这边,当他看到姚鋆时眼中充斥着鄙视。

“洪安,你怎么在这里?”姚鋆显然也看到了少年。

“怎么,就你这靠着有一个会说话的老爹上位的肥猪都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了?”红衣少年讥笑道。

安晨听着红衣少年毫不掩饰的鄙视,回头对着姚鋆问道:“你认识他?”

“嗯,他叫洪安,他爹洪盛是城主陆滕身边的谋士,现在城主府的红人,和我爹比也不遑多让。”姚鋆低声对安晨说道。

“哦。”淡淡地应了一声,安晨又坐了回去,继续喝他的梨花茶。姚鋆见安晨坐下也跟着坐了下去。

  酷,匠e网4正版v*首Z发"2

“怎么,看见我屁都不敢放一个。”洪安看着又坐回原位的两人更加放肆地说道。

“你!”姚鋆愤怒的起身,可一旁的安晨却摆了摆手。

“坐下。”安晨头也不抬的说道。

“晨哥!···”姚鋆看着不远处洪安那副欠揍的嘴脸咬着牙说道。

“我们是来吃饭的,一切吃完饭再说。”安晨只是微笑着将姚鋆按回了座位,这时菜也已经呈了上来。

“吃菜。”安晨夹起一块儿肉放进嘴了。姚鋆看着一旁老神在在的少年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吃起饭来。

不远处的洪安看着毫不理会的两人,也是哼了一声便坐回了原处。

一顿丰盛的美食是可以让一个人变得快乐的,姚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从吃到第一口菜到两人全部坐倒在凳子上,姚鋆的嘴就没停过。

“这知味楼的菜果然是首屈一指。”看着满桌的空盘子,姚鋆满足地拍了拍肚子。这有些滑稽的动作看的安晨也是一笑。

“走吧,下午老爹回来了我还要跟他出去。”安晨笑着说道。

“嗯,正好我也该回家把我爹老早就给我准备的药吃了,听说对初入通灵师的初学者很珍贵的。”姚鋆也说道,随即两人准备起身。

不远处的洪安看着走下楼梯的两人,眼中闪过一抹阴狠。旋即他对着身边的下属耳语了几句。

安晨两人刚刚出了城中心,突然安晨停了下来。

“怎么了,晨哥。”姚鋆问道。却发现安晨转过头去看向城西边的灌木丛。

“出来吧。”安晨淡淡地说了句,不一会儿,一个人影从灌木丛中走出来。

“警惕性还挺高的。”人影慢慢亮出了真身,那是一个鹰钩鼻子的男子。

安晨看了他一眼“是洪安让你来的?”,一旁的姚鋆早吓的躲到了安晨的身后,暗中将腰间的玉佩捏碎。

被少年认出了身份,鹰钩男却一点儿也不害怕。

“我们家洪公子有慈悲之怀,知道你们二人没有才能但手中却撰着万灵学院的招生券,此券何等珍贵,为了你们二人的人身安全,洪公子命我特来回收招生券,五灵币一张。”

“你怎么不去抢啊!”安晨身后的姚鋆跳出来说道。

“小昀,按你之前的说法,这洪安不应该缺招生券啊。”安晨不解地问了一句。

“他当然不缺,但多的他可以高价出售,这种东西有价无市,一张万灵学院的招生券在黑市里能被抬到五十万灵币。”姚鋆在一旁小声说道。

鹰钩男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眼里,他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看样子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鹰钩男缓缓向着两人的方向走了过来。随着他向前走,一道黑影出现在鹰钩男的身后,那是一个手持阔刀的红发大汉,只不过大汉的身体极为的虚幻,若有若无。

“挥起大刀吧,狂刃!”鹰钩男大喊了一声,而后他一手托举,只见红发大汉手持大刀狂笑一声,瞬间凝缩成一个赤红色的光球飞到鹰钩男的手中。鹰钩男手持光球狠狠地砸向胸口,随后他的头发变得一片赤红,下一刻一股气浪从他的脚下铺散开来。他缓缓抬起头,露出那一双嗜血的眼神。

“你们可能还没见过通灵吧,桀桀,真可惜,还没有成为通灵师就要死了。”鹰钩男舔了舔嘴唇说道。

看着一身血气又不断靠近的鹰钩男,姚鋆只觉得腿不断地打颤,这时一道淡然自若的声音从他的耳边响起。

“别怕,还有我呢。”

安晨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鹰钩男皱了皱眉,每次出来之前鹰老都告诉他遇到强大的灵或者通灵师可以用缚灵术自保,但决不能超出前五式。这让安晨很郁闷,眼前的鹰钩男应该不是前五式就解决得了的,只能试试看了,想着安晨上前走了一步拉开和姚鋆的距离以便施展缚灵术。

少年不进反退使得鹰钩男眼睛一缩,他残忍一笑:“真是有胆量啊。”

话音一落,一柄和刚才红发大汉手中的大刀一样的缩小型大刀出现在鹰钩男的手中。

“死吧!”鹰钩男大喊了一声挥起巨刀砸向安晨。

“苍穹厚土,暂聚于吾顶,缚灵术五·金钟罩!”

安晨口中默念了一声,一层透明的琥珀色光罩出现在安晨的周围将安晨与姚鋆护在其中。这时鹰钩男的大刀已经落下,与光罩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光罩不断的被压迫,可大刀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砍破它。最后鹰钩男只能阴沉着脸跳回了原地。

“哇,晨哥,你竟然会缚灵术!”光罩中姚鋆惊喜地对着安晨说道,就要上前拥抱。安晨一把将他推开,有些嫌弃地笑骂道:“口水都快溅到我脸上了。”虽然表面上有些轻松,可安晨的心里却有些发愁,这一个照面就用出了第五式的缚灵术,接下来鹰钩男肯宁不会再拖大只是简单的攻击过来了,如果不用后面的缚灵术那今天就不好玩儿了,实在不行就只能奋力一搏了。

鹰钩男面色难看的盯着不远处的两人,准确地说是盯着刚刚施放缚灵术的安晨。“真是小瞧你了,没想到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子竟然懂得缚灵术,而且还学会了前五式,真是走了狗屎运了。”他阴森地说道,不过随即他怪笑了一声:“不过相必你也就只能用出这五式了吧。”

“那我就用更强的力量打破那烂罩子,然后将你们虐杀。”鹰钩男又说了一句,随后他举起手中的大刀,猛然砸向地面,只见一道火焰从地表面窜出向着安晨跑冲而去。

“狂化·飞焰刀法!”

安晨看着在眼中急速放大的火焰,手以向前平举,做好了施展缚灵术八·大地之臂的准备。

就在这时,一阵狂风从安晨身旁吹过,使得他眯起了眼睛。安晨暗道一声遭了,火球马上就要到了,现在已经来不及施术了,看来自己这次玩笑开大了。想到这里安晨闭上了眼睛。

风渐渐地听了,安晨心中早该砸向自己的火球却迟迟没到,他睁开了眼睛,却看见一个女人正背对着他站在他的身前,而女人身前的鹰钩男却已经瘫痪倒地,生死未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